逢生|第四章 冬日降临(5)

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就在宋衍为了朱雀的事情焦头烂额时,第三封邮件来了。一封招聘广告的邮件,末尾的链接,是个钓鱼网站。

宋衍目不转睛反复看了数遍,仍不知朱雀要传达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良久,他的目光定格到文案中两张图片上。

第一次朱雀发的邮件是一段音频,第二次是一副国画作品的扫描文件,这一次是一则垃圾邮件。三者看似毫无关联,又好像有什么规矩可行。

宋衍合上笔记本电脑,起身上了13楼。

13楼西南角的屋子,房门紧闭,屋内一个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正低头在一堆论文中查找什么东西。听见有人敲门,他有些生气地抬起头,说了一个进字。看清来人,也没什么好脸色。

“那些小儿科的东西,拿到隔壁,让他们练手去,别来打扰我。”

中年男子低下头,又在一堆论文中翻找起来。宋衍也不着急,将自己的笔记本放在膝盖上,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中年男子叫路政勋,是国内顶尖的信息解密高手,以前在信息安全局任职,后来网络尖兵成立时被请过来做信息加密解密相关工作的指导员。胡乱翻找一通,好像并未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有些沮丧的看着面前凌乱的文件,过了好一会儿才推了推金边眼镜,看向宋衍。

“文件拿来。”路政勋目光炯炯,早看到了宋衍手中的笔记本。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些文件胡乱地往一旁推,简单粗暴地收拾出一个空位来。

宋衍立即起身,恭恭敬敬将笔记本递到路政勋跟前。

只见路政勋先上传了一个软件,对宋衍的笔记本进行了全局扫描,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软件的可疑列表里,赫然显示着三个文件。不出所料,正是那三封邮件里的东西。

随后路政勋又打开了另外一个软件,在命令输入出,敲击出一段长长的代码。接着凝重、迟疑、惊喜等多种表情在他脸上轮番上演。

一阵操作后,路政勋大笑起来,连连称赞文件加密方式的绝妙。

宋衍有些迟疑地看向路政勋,似乎在问是否能破解密钥,获取到隐藏的信息。

路政勋读懂宋衍的表情,神采飞扬地说道:“还原加密文件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不过这个给你发送文件的人很聪明。先在文件中加了一层防护机制,不允许拷贝文件,一旦出现强制拷贝或者移动,就会自毁。”

路政勋弯腰从地上拿起一个黑色保温杯,喝了一口水。

“你先去忙别的吧,有结果了我再告诉你。”

说完,又一门心思地扑上去,再无暇顾及宋衍。

两天后,路政勋顶着一头蓬乱油腻的头发和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怒气冲冲进了宋衍的办公室。将一张A4纸拍到桌子上。

“你小子玩我呢?”

低头一看,那张纸上只有短短的一行字——给自己买个蛋糕吧,生日快乐!

宋衍内心大惊,那天刚好四月的最后一天,也是他的生日。自从爷爷脑溢血去世,就再也没有人记得自己的生日。时间一久,他自己也忘记了。

生日祝福,给宋衍带来的惊喜是巨大的,可是心中的喜悦,却因为担忧变得异常短暂。他在听到路政勋说那些邮件确实另有玄机时,以为只要破解了密码,就可以知道朱雀的处境。但结果却像是抽奖券,刮开图层看到的是“谢谢惠顾”四个大字。

路政勋本来已经离开了,但走到门口似乎想起什么又折回来。

“今天不会真的是你的生日吧?”

宋衍的目光从那张A4纸上移开,笑着说出一个否定词。

路政勋年纪也不小了,熬了两天一夜,实在吃不消,上下眼皮不住地打架,也没了向宋衍兴师问罪的精气神,摇摇头便走了。

宋衍的目光很快又落回到那张纸,他认真折叠后,放进了胸前的口袋。

说不上为什么,他的心因为那张纸忽冷忽热。

不一会儿,宋衍换了身便服,开车离开基地。

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应该去哪里,车子开得很慢,路过蛋糕店的时候他会下意识地瞟一眼。目光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过各种各样的建筑,再收回来时,色调就变冷一度。可是,每到一个路口,每转一次弯,宋衍的心就会暖一点。

这个路口,她在不在呢?

他就抱着这样的期望,然后又再次陷入失望。

回到基地,已是深夜,除了夜里值班的人,其他人都睡了。宋衍路过食堂,路过篮球场。心脏在空荡荡地胸腔里,用力回响。入目四处再找不到那个蹦来跳去的身影,寂静无声,寒冬凛冽。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