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歌

死吧。

死吧。

奔走相告,

拿出勇气来,

写下结尾。

反正活着,每一天,每一时,每一秒,

也都在一般般麻醉。

无关痛痒。

用酒精灌溉,

用工作掩埋,

用一百迈的速度挑战,

用强人伪装。

笔尖划开手腕的脉搏,

看心血汩汩,在故事架构里漫漶流淌,

假装我的世界,

它存在吧?

它存在吧?

它存在吧。

蠢蠢欲动的渴望,

奔跑的现实两极,

能不能,把自我撕得粉粉碎?

太多的厌倦,

被抛洒在黑夜里,

猝不及防划破防备。

再不需要,

有任何一只无辜鸽子,

为我唱哀哀挽歌。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