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嫁给我吧

毕业后我们班在北京有个小团体,四五个人,有空的时候大家一起约个饭,唱个歌,因为脾性相近,爱好相同,所以关系越来越好。

小团体里面有一对情侣,大毛和二毛,女者为大,所以大毛是女的。

大学毕业的时候,无数的小情侣分了手,原因无外乎“我觉得咱们不合适”、“我妈觉得咱们不合适”、“我弟弟觉得咱们不合适”、“我妈的哥哥的爸爸的老婆觉得咱们不合适”。

散伙饭那天,二毛对大毛说,大毛咱们俩要好好的,一年后咱们回学校结婚,把咱全班同学都请过来当咱们的证婚人。

大毛红着眼说,好,到时候我要穿给你提了好几次蓝色的婚纱,抹胸的那种(胸大自信),还得把辅导员请过来,妈的,当初消处分送的礼,得让他随份子随回来,我还要……blabla,最后,我还要你。

一口狗粮,猝不及防。

01

毕业后,大毛拒绝了家里人给找的铁饭碗,要拉着行李箱跟二毛去北京。

家里人都劝她,北京那是什么地界儿,全国的大学生都往那奔,你能受得了?老老实实回家,去你二伯的单位上班,不愁吃不愁穿多好。

大毛撂下一句,我男人说了他会养我的,然后义无反顾地拉着行李箱嫁鸡随鸡 嫁狗随狗去了。

壮士断腕,破釜沉舟大抵如此。

来了北京才知道她娘亲真的没有骗她。

北京哦,人真的多哦,前脚跟擦着别人的后脚跟,一眼望去乌漆麻黑全是人头,大毛还在心里嘀咕,这么多的高楼大厦,这么快的车水马龙堆砌了多少人的青春和血汗呀。

大毛后来说,其实那一瞬间她心里是有点犯怵的,但是二毛忽然牵住了她的手,忽然就她就金刚附体了。

多大点事儿。

02

上学时是情爱,毕业后是生活。

大毛二毛俩人五环边上安了家,开始了油盐酱醋茶的精打细算的生活。

二毛在来北京之前就签了一个公司。

大毛觉得自己双手健全,不能白吃白喝,但是由于大学的时候忙着玩,专业课一般,所以找的工作工资不高。

不过总归也是稳定下来了,所以也有时间他们俩也会和我们一块约个饭什么的。

当你在感叹岁月静好的时候,生活总会给你一耳光,不会给糖的那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二毛加班越来越严重,有时候周六日也不能在家,平时更不用说了,经常大毛一觉醒来一摸旁边被窝还是凉的。

啪啪啪的频率由一周三次,变成了一周一次,大毛仔细想一下,上次啪啪啪已经是一个月前了。

大毛有时候会调侃二毛说,咱家买的套套不会过期吧。

生活开始有了不和谐的的声音,大毛抱怨二毛加班时间太多,一点陪她的时间都没有。

大毛抱怨的时候,二毛总是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地在旁边扣手机。

抱怨完了日子还得继续。

周而复始。

抱怨的频率由一个月一次变成一个月两次,再后来一星期一次,慢慢超过了啪啪啪的频率。

03

后来的我们的聚会,很少能见到二毛,不用问也知道是在公司加班。

大毛会给我们诉苦,说现在她能见到二毛的时间和我们一样,只有看到二毛的衣服,才提醒自己。

哦,原来我身边还有个男人,blabla。

说到最后,勇哥问她,你还爱二毛么?

大毛不加思索地就说,爱,当然爱,可是……

勇哥接着说,可是个球,如果爱就坚持下去,如果不爱了就趁早回家捧你的铁饭碗,你知道现在的二毛,可能比你承受的还多一些。

你再搁这叨逼叨,叨逼叨,指不定哪天他就坚持不下去了。

大毛仔细想想也是,虽然二毛经常加班,但是他从来没有抱怨过工作的辛苦。

下班回来晚,脱衣服什么的也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吵醒了她。

对她的要求从来都是有求必应,眼中满满的还都是愧意。

反倒是她有事没事儿总爱抱怨现在的生活太扯淡。

想通了之后,大毛把自己八辈祖宗骂了个遍,下定决心和二毛好好地走下去。

生活呀,总会在你为你关上一扇窗的同时,顺手带上门,然后再放条恶狗。

在一个持续加了快一星期的班的周六,二毛对大毛说,我们分手吧,你回老家吧。

二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们分手吧,你回老家吧”。

大毛当时就炸了,二毛,你他娘地是在赶我走么,我走了可就不回来了,你她娘的可别后悔。

当天大毛流着眼泪收拾东西住到了同学家。

04

我们几个人都去安慰大毛,地上地卫生纸堆成了小山,大毛一手拿着卫生纸,一手擦眼泪,一张脸哭的梨花带雨,好不伤心。

大毛哭够之后,睡了一大觉。

然后大伙儿说,我要向二毛求婚,如果他拒绝了,劳资就当这辈子没爱过这个人,该回家回家,该相亲相亲。

大家也是被大毛惊地不行,这种只在电视上出现的戏码也能让我们遇见?

“当真要这么做?不后悔?”

“不后悔!”

“我负责把他约出来”,“我负责租婚纱,蓝色的是吧?”,“我负责起哄“。

周日我们把二毛约出来,理由是勇哥要回老家了,和大家见最后一面。

难得地是他居然没有去加班,不过能看得出来昨天晚上睡得也不好,满眼血丝。

到达既定位置,勇哥假装去买烟,我假装去上厕所,留二毛一个人在那低头玩手机。

这时候大毛出现,穿着蓝色婚纱,抹胸的设计(嗯,很大),

”二毛“,大毛喊,显然二毛也被惊着了,“你别动听我说,本来这是你该做的事儿,我知道你是故意逼我走的,我绝对不相信你劈腿了,不过就算你把我逼回老家,找一个我不爱的人结婚过一辈子,我也不会幸福的“。

”这是你想要的结果么,你说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可是我想要的生活就是和你在一起呀,二毛,嫁给我吧,即便你以后出轨劈腿,一辈子都是个穷逼,我都认了“。

我们几个人红着眼,跟神经病一样大声喊,”嫁给她“,”嫁给她“。

“对不起,就这样吧,我真的劈腿了,看群里照片(就我们几个人)吧”

我们打开手机,是二毛和另一个女生的照片,笑靥如花,恶心至极,其中有几张尺度还有点大,应该是真的。

女生我们都认识,使我们群里其中的一个妹子,大学的时候还追过二毛。

仔细想一下,其实有很多的迹象的。

自从二毛开始加班了之后,我们的聚会,女生也有好几次没来。

女生压根没有来北京的原因,除了我们几个同学,她在这举目无亲。

而且谁好像提过一次,没毕业的时候她家里就给她安排好工作了。

另外今天群里就那个女生没有来。

......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狗男女”,我们几个人扯着嗓子破口大骂。

大毛一个人拿出手机订了回老家的车票。

05

喏,这就是生活。


觉得不错的可以点个喜欢和关注,我会更加努力写出更好的文章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