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童花开 缓缓归矣

世上风景闲流水,端的还是要人慢下来,逛古镇,亦莫如是。

前童古镇除了一条较为宽敞的主街外,是纵横交错的小巷子,有的窄到仅容一人通过。蹀躞于墨染般的旧弄堂里,向小圆卵石铺就的小路深处漫溯。昔日贩夫走卒、野老道者的身影早已消散在古城和煦的阳光里。信步游走,不是与来往的村人擦肩而过。华枝春满,时光驻足,袅袅的炊烟把日常生活的琐碎串成了一幅淳朴的风俗画。

偶尔闯进一栋栋装满故事的老宅子,抬头看被屋檐框住的蓝天,看蓝天下依然屹立不倒的马头墙,看马头墙上没被青苔覆盖的烟熏痕迹,脑海里浮泛其一些充满温度的词语,平和,安好,慈祥……尽管当年象征着地位和财富的悬山式屋瓦以及木质结构里的雕梁画栋,都已蒙了一层黑白滤镜,尽管知道这些遗迹迟早会腐朽坍塌荡然无存,我也没有一丝遗憾和不安。相比稍纵即逝,我更害怕成为永恒的囚徒。因为前者让我知道应该用力拥抱每一刻的欢喜,后者让我不再保有任何期待。

聪明的古村民将山上的泉水引进村子,建成水渠,缭绕在屋舍人家之间。渠水清澈极了,又有人放了几尾金鱼,点缀在这碧缎之上,点点阳光从屋檐和树梢倾落,与欢腾的溪水耳鬓厮磨。柔柔的青草也开始在水底招摇,好看极了。



古镇的屋舍大多由石头垒就,这石头又是一块一块手工打磨而成的。最费工匠的就是那石窗了,虽然不及玉石切磋琢磨后的精致,但光是依着样式凿掉多余的石材,也要破费一番力气。所幸的是,同时代的雕花木窗都已垂垂老朽,唯有这石窗、石墙、石板,容颜不改,唯将经年的清苦和宁静浓缩成亘古的沉默。友人说,他更喜欢下点淅淅沥沥的小雨,可我怕朦胧烟雨搅扰了古镇的思绪。

我更喜欢古城温暖的阳光,白墙黛瓦,绿树青苔,执一人手,铺陈时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