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青山老

96
可可了不起
2017.12.01 08:34 字数 2308
图片发自简书App


“都办妥了?”

“姑姑放心,万事俱备”

“好,那我就只等柳帮主的东风了。”

西林抬起头来,只看到姑姑一袭红裙离去的背影。她微微颔首,总想上去给姑姑添一件披风。

天青和流云两派好多年前开始就难以共存,从西林有印象的时候起,姑姑就一直在为倾覆天青做准备。姑姑说擒贼擒王,流云里所有的人也就这么觉得。师姐们被派出一波又一波去打探天青帮主敛森下落,却又一波一波徒劳无返。

直到今年姑姑决定在武林霸主大会上以天青派所有人的性命为诱饵,引敛森现身。

届时武林各大门派都会来到流云山,姑姑将接待各大门派的事项全部交给了西林,只是在一些大事上最后敲定主意。

而西林,也是流云众弟子中唯一知道姑姑目的的人。姑姑将以流毒入酒,用天青全派为饵,逼敛森现身。

另外姑姑选择了与天青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丐帮柳帮主在大会前一日散播自己下毒之事。

事不关己,各派自然高高挂起,不过他们也必然不会相信姑姑会做这么傻的事,若是他日果真事发,众人必会群起而攻之,姑姑不是如此行事之人。

可若是这流言传到敛森耳朵里便不是这回事了,姑姑说他一定会来。

西林不知道姑姑为何如此确定,但她不愿看这么多人无辜赴死,姑姑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反正西林看来不论姑姑说什么都是对的,她也就只管去做就好了。


终于到了那一天,西林给姑姑绾发的时候,看到姑姑盯着手里的油纸伞一直不动,“姑姑,你可决定了,真要这样做?”

“西林,自你入派,可曾见我半途而废”

西林自然知道,姑姑决定了的事,怎会后悔。可纵使两派水火不容,到底可惜了那些壮志未酬的年轻人。

……

姑姑一袭红衣似火,自人群上方踏白绫而落,“姑姑……”众人惊叹,姑姑与十年前毫无二致,岁月的痕迹倒是一点没在她身上体现出来。

“在坐的各位都是当今侠士,今日有缘聚在我流云,招待不周,还望各位莫要嫌弃。”

……

大会进行的顺利,赢者不骄不纵,败者愿赌服输,终于到了决胜之战。

柳帮主和姑姑分站在擂台两边,看的人屏住呼吸,比台上的人更要紧张。

“你可当真要许我这武林至尊之位?”

“绝不反悔”

剑走偏锋,两人一招一式都让人抓紧了头皮,可分明是不相上下的棋局,众人却发现姑姑慢慢处于下风,结果毫无意外,柳帮主打败姑姑成为了新的武林霸主。

别人看不出来,西林却能看得出。第三招开始,姑姑便开始只用七成力了。

“承让了”

“哪里哪里,柳帮主实至名归了,这整个武林终将是帮主的格局了。”姑姑说完微微颔首,移步走下擂台。

柳帮主迟疑片刻,到底还是遵守了约定“姑姑留步,在下有一事想请姑姑告知”

红衣美人停住脚步,总让人感觉这才是她今日真正开始在乎的一刻,远甚于刚才的比武,“请讲”

“前几日传言姑姑今日会下毒,在下想问这传言是否是真的?”

擂台下的江湖人都觉得好笑,所有人不都好的很吗

“不错,我下了毒,给天青派的酒里放了我流云的密毒”姑姑抬头望着远处语无波澜

众人惊骇,一时竟全场安静。

“不过,若是敛森能来,我可以给你们解药”

“妖女!你好狠毒的心肠,明知帮主隐身江湖,就连武林霸主之位都无心来争,你分明就是要灭我全派!”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又怎么知道他不会来呢”姑姑毫无表情,转身看着身后房檐,略提高了声音“来都来了,不出来见见人吗”

姑姑眯了眯眼,一白衣男子飞身而下,他一步一步走向姑姑,“我知道你早就看到了我”,“你还好吗,小楼”

是有好多年没相见了呢,上一次见面,还是姑姑满心欢喜要嫁给他的时候。可这世上多少相思输给了时间,多少感情又都无疾而终了。

姑姑看着眼前的人,好久都没说话,终于她抬了抬手抚上了眼前人的发,“三年前我散播消息说自己身中剧毒,将不久人世都不见你现身,今日却能见上你一面,天青果真是是这世上你最重视的事了”

他垂下眼眸,“以我全派人的性命做赌注,你可真狠心。”

“我只想找到你,找了这么多年,我不在乎用什么手段了”

天青的长老见到了自家的帮主底气瞬间足了不少“敛森帮主!这妖女给我全派下毒,如此蛇蝎心肠,今日一定要她给我们个交代不成!”

敛森冲姑姑苦笑一下“你看你,每次都给我出难题,上次的我花了十年来解,小楼,你说这次我该怎么解呢”

姑姑一下子呆住了,她不明白敛森说的是什么,

“你以为,我当真会让你以退出流云,自断经脉为代价嫁我为妻?流云天青之间你我都清楚,不过是误会罢了,天青剑是在流云丟的,但行事之人绝不是你们。”

姑姑怔怔地看着他,原来只以为他抛弃了自己,却不曾想他另有目的

“没跟你说清楚再走,是我最后悔的事情了,让你这么伤心,我也很难过。我花了十年的时间找回了天青剑,你说我要多久的时间能得到你的原谅呢”

众人听着,微微替敛森有点脸红,谁能想到方年那个放荡的江湖浪子,竟是这么个……这么个情种。不过好像……好像有点跑题了,帮主,你这全派人的性命还要不要啊。

还是大长老不糊涂“咳咳……帮主,刚才姑姑说您到了就给解药,你说这…”

西林攥了攥衣角,老不要脸的,你刚才喊我姑姑妖女当我聋了吗!

姑姑噗嗤一笑“长老别担心,只需在我流云山上待上三天,便可解了。”她转头看着敛森“你说我怎么会真做那样的事呢”

你不知道今天以前我有多恨你,可是你说奇怪不奇怪,我见到你,心里面的,只有十年前初见那般悸动,原来我十年所求,不过如此罢了。

西林这是多久没看到姑姑笑了,姑姑笑起来也倒真是好看。

“西林,你过来”姑姑摘下拇指上的扳指“今日起,流云一派我就交给你了。你记住,流云天青的旧账一笔勾销”

“姑姑你呢”西林有些急了

“我,”姑姑稍微红了脸“你姑姑她自然是要同我过小日子去了”敛森揽过姑姑的肩头,呵呵地笑着。

好吧,虽然有点压力,可西林觉得这个结局真是不能再好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青山碧水,一对璧人依山而偎。“我记得你说我红衣最好看,我便日日穿着,现在我想问你记不记得那日杏花微雨,我说过什么?”

敛森抱着她,生怕有人来抢似的

“伊人在侧,此生不悔。”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