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很多人读孙子兵法,第一个字就理解错了

大家好,这里是小播读书,前面我们介绍了《孙子兵法》这本书的一些背景情况,接下来,我们开始依次分享这本书的精彩内容,首先,让我们来看看第一篇:计篇

全文如下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

道者,令民于上同意,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危也;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

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之者不胜。

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曰: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

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

计利以听,乃为之势,以佐其外。势者,因利而制权也。

兵者,诡道也。

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

多算胜少算,而况于无算乎!

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02

很多人读“孙子兵法”第一个字就理解错了,甚至有人将“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认为是同一本书。所以有人认为,孙子讲的“计”是奇谋巧计、是算计或者说计谋。而其实孙子在这里说的“计”是指计算和比较的“计”,而不是计谋“计”。

孙子在第一篇中就开宗明义提出“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就是要告诉大家,战争是关系国家存亡、人民生死的大事,对战争要慎之又慎,在开战之前也要认真准备和周密部署。而这一切的准备和部署中,都要用到“计”。那怎么“计”呢?孙子接着提出了著名的“五事七计”,这“五事七计”是军事战略的基本要领。

“五事”是道、天、地、将、法。“七计”是指: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就是比较敌我双方的政治、天时、地利、人才和法治。

03

孙子说:“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道”就是道义或者说政治、“天”就是天时、“地”就是地利、“将”就是将帅、“法”就是法制。

所谓道,就是要恩信使民,你的人民听不听你的。你的君主是有道明君,还是无道昏君。所以道是比较双方的政治,比较双方君主的领导力。民众和君主同心同德,使得他们能为君主同生共死;

所谓天时,就是指用兵时昼夜晴雨、寒冷酷热、四时气候的变化。

所谓地利,就是指征战路途的远近、地势的险峻或平坦、作战区域的宽广或狭窄、地形对于攻守的益处或弊端。

所谓将领,就是说将帅是否足智多谋,赏罚有信,爱护部属,勇敢果断,治军严明。

所谓法制,就是指军法,军队组织体系的建设,各级将吏的管理,军需物资的掌管。

这“五事”其实是有先后顺序的,宋朝王皙注解说:“用兵之道,人和为本,天时地利助之”,人和、天时、地利三者都齐备了,然后才能举兵。决定举兵了,再选将,选谁做主帅。主帅定了,然后修法,他有领导力,能法令严明,令行禁止。所以是道、天、地、将、法,这个次序。

04

关于“七计”,孙子说:“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

对应上面的五事:“道、天、地、将、法”,然后进行一一比较计算,看看各个方面孰优孰劣。

第一是“主孰有道”,就是哪一方的君主有道。有道就是要上下一心同欲,就要共享胜利果实,对民众政策得当,对部下舍得封赏;

第二是“将孰有能”就是比较双方将领的本事;

第三是“天地孰得”就是比较谁得天时地利;

第四是“法令孰行”,就是比较双方谁制定了严格的军法条文,并执行到位,也就是军队纪律是否严明;

第五是“兵众孰强”,就是双方兵力、物资的数量谁更占优势;

第六是“士卒孰练”,就是军队是否勤于练习,这一句和上面的兵众孰强分开讲是有道理的。数量多并不是能保证有优势,而是要有真正的战斗力,而战斗力是需要勤于练习的;

第七是“赏罚孰明”,最后一条很重要,赏罚是个大学问。可以说赏罚决定战斗力。赏罚的关键,主要是两条,一是及时,二是恰当。 

《司马法》说:“赏不逾时,欲民速得为善之利也。罚不迁列,欲民速睹为不善之害也。”这是讲赏罚要及时,做好事的利益,让他马上得到;做坏事的惩罚,让大家马上看到。如果不能及时,效果就要大打折扣。王子(《孙子兵法》早期注家)注说:“赏无度,则费而无恩;罚无度,则戮而无威。”这是讲赏罚要适度,滥赏无度,大家拿了还不感激你;滥罚无度呢,人人愤恨,你也没有威信。

05

关于严明治军,有一个流传已久的故事。公元前516年,吴王阖闾亲自召见孙武。孙武向阖闾推荐了自己所写的《孙子兵法》十三篇。阖闾每看一篇,都拍案叫绝。可是那毕竟是书面上的东西,因此吴王决定让孙武拿实例验证一下他的兵法理论。吴王遂召集宫中宫女一百八十人,交与孙武演练。

孙武将宫女编成两队,并任命吴王的两个宠姬分别担任两队队长,耐心为她们讲解了训练规则。可是等到正式开始训练时,宫女们不但不认真听从号令,反而大笑不止,尤其是吴王的那两个宠姬,身为队长却不能以身作则,孙武于是下令斩杀两个队长。

吴王在看台上,看到要斩杀他的两个宠姬,连忙传令说,他已经明白了孙武的用兵之法,希望孙武不要斩杀她们。可是孙武却说:“臣既已受命为将,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毅然斩杀了吴王的两个宠姬。孙武再次发出号令时,全体宫女皆整齐划一。

孙武将训练好的“队伍”交与吴王,并且说即使让这支队伍赴汤蹈火,她们也会在所不辞。此时吴王才知道,孙武真正善于用兵。

06

在对比和计算了双方的各种优势和利弊之后,那怎样才能赢得战争呢?战争毕竟是双方你死我活的事情,所以计算之后,接着孙子就提出了他的的重要战略思想“出敌不意”和“致人而不致于人”,这个怎么理解呢?

孙子说:“兵者,诡道也。”,这句话几乎是孙子整个战略思想的核心,尤其是“兵者,诡道也”,历史上的注释家们有不同的理解,但大致上都类似,曹操注:“常法之外也。”就是“出奇制胜”或者说“出其不意”。孙子提出了在战争中要向对方作出与自己真实的作战意图相反的假象:能战装作不战;想攻却装作不攻;想攻打近处,却装作攻打远处;想攻打远处,却装作攻打近处。这样一来就能在战争中获得更多的主动权。而出其不意的目的就是掌握战争的主动权,所谓“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就是这个意思。

关于“诡道”,孙子说了十二条基本的“诡道”:“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其中大多数诡道的出发点就是造成对方的错误判断,引诱对方失误,引诱对方对形势判断错误。或者更进一步,孙子兵法的伟大之处,并不在于如何用兵如神,更在于少犯错误,或者引导对方多犯错误。这里也体现了孙子兵法的两个重要战略精神:等待和耐心

07

李牧是战国四大名将之一,赵国将领。另外三位是白起、廉颇、王翦。李牧驻守于代郡、雁门郡,以防匈奴。李牧优待兵士,严格训练,频繁侦察,但军令就一条:不许出战!胆敢出战者一律斩首。这免战牌一挂就是好几年。由于李牧把全部人缩入营垒,坚壁清野,匈奴来袭扰也都无功而返。

李牧几年不战,不光匈奴受不了,他自己的士兵都受不了,赵王也受不了了,认为李牧胆怯,把他撤换。新将一改李牧坚壁清野的策略,频频出击,结果败多胜少,损失极大。赵王不得已请李牧官复原职,但李牧称病不出。赵王无奈,答应不再干涉他的军事策略。

李牧回去后,又是几年不出战。但他可没闲着,练兵抓得很紧,比打仗还忙。经过数年的经营,李牧的边防军兵精马壮,军队士气高涨,士兵憋足了劲,宁可不要赏赐也情愿与匈奴决一死战。而匈奴则松懈了。李牧决定决战。精选战车一千三百辆、战马一万三千匹、勇于冲锋陷阵的步兵五万人、善射的弓兵十万人,出兵。采用诱敌深入的战术,先派大批牧民驱赶牲畜放牧。匈奴遣小股人马进行劫掠,李牧佯装战败,故意将几千人丢弃给匈奴。获得小胜后的匈奴开始轻敌,单于率领大批军队入侵。李牧广布奇兵,从左右两翼包抄匈奴,一举击破匈奴十万骑兵。李牧乘胜攻灭襜褴,击破东胡,降服林胡,匈奴单于落荒而逃。此后十余年,匈奴再也不敢靠近赵国边境。

08

《唐太宗李卫公问对》中记载,李世民曾对李靖说:“我读古今兵书,发现关键就四个字,‘多方以误’,就是想尽各种办法引对方误判,做出错误举动,把破绽露出来。” 李靖说:“对,打仗就像下棋,一着失误,满盘皆输,捞都捞不回来。”

到了唐玄宗李隆基,就没了他爷爷的智慧。安史之乱,哥舒翰镇守潼关,死守不战。李隆基急于平叛,下令哥舒翰出战。由于之前玄宗已斩杀了他认为作战不力的名将封常清、高仙芝。哥舒翰知道出战必败,但不出战必死不说,还得换一个大将来出战,没办法,被逼率军出关,结果二十万大军全军覆没,潼关失守,眼见长安不保,玄宗仓皇弃城逃往四川。

其实这种战略思想在今天的各个领域也同样实用。比如在体育比赛中,高手过招比的并不是谁更高厉害,因为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多,而决定比赛胜负的往往是比谁少犯错误,或者说等待对方犯错误,然后抓住错误一击即中,这正是孙子兵法的强大之处。兵家的思想,讲究一战而定。战争不是打过来打过去,而是积蓄力量,等待时机,一战而定。

好了,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小播读书”或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