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五世卷一】第3章·费利佩

旁白君:费利佩获得了外祖父的“勃艮第遗产”,娶了卡斯蒂利亚的胡安娜,却并没有让这个生性风流的美男子一心一意……

卡斯蒂利亚的王位永远比卡斯蒂利亚的公主更诱人,况且比起身旁的这位侍女,胡安娜已经在生完查理之后松弛不堪。

女人如同猎物。这是费利佩怀抱着侍女时思索的问题,如果没有了追逐过程,一头见了猎人就瘫软在地的羊,是引不起猎人的兴趣的。

父皇将姐姐玛格丽特嫁给胡安,而让我将胡安娜娶过来的绝妙安排,让人佩服。权力除了靠剑获得,还可以用两腿之间的东西。甚至我觉得,玛格丽特结婚六个月就能在床上将胡安送去上帝那里,是不是父皇授意下的蓄意安排,是父皇伟大的计划之一?好让我最终能得到卡斯蒂利亚。

那个疯女人,趁早让她更疯一点就好,这样我就可以顺利前往托雷多,获得卡斯蒂利亚贵族的效忠。至于阿拉贡,胡安娜那该死的父亲永远都是个障碍,而且据说那里贵族的脑子比弗兰德斯的面包还要硬,还有个比王权更高权力的议会,简直闻所未闻!

费利佩和胡安娜在布鲁塞尔

“禀告公爵大人,公主殿下托人四处找您。”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

“好了,我知道了!”费利佩从侍女身边起来,嘟囔着准备穿衣,“这疯女人,简直要把我也要逼疯了!”

这时候,仍躺在床上的侍女从背后抱住了他,“我英俊的王子,怎么这么着急要走呢。我还想见识您的英勇呢!怎么能打一直小兔子就收拾起您的弓箭呢。”她边说边将手深入了费利佩还未来得及用裤子遮挡的裆部,并像蛇一样把头缠绕了过来。

费利佩半转身过来斜躺了下去,他也不想离去,还想再尝尝这位侍奉胡安娜的鹿特丹女人,尝尝她那掩藏在稀疏红色体毛下的露汁,像是清晨在寻找猎物的树林里,从树叶上滴落到嘴里的晨露。

费利佩的“弓箭”越来越坚硬,他想不通,这位在他进来前还是未经世事的女孩,为何在尝到男女之欢之后,瞬间就能够学会这些,像是娴熟的妓女。这时候的他已经无法思考。他挪开了侍女的头部,一把将她推到床上,提起她的两胯……

费利佩感觉像是在树林间追逐猎物,加紧马肚让其快速奔跑。猎物近了,最后一个冲刺,费利佩将自己全部释放,从后面压在了侍女的身上,像扑住一头母鹿,侍女也不再动弹。

费利佩穿好衣服,在雨中跨上马往府邸方向奔去。

“那个疯女人又怎么了?”回到公爵府,费利佩气愤地询问侍卫。

“禀公爵大人,公主不让奶妈给查理王子喂奶。一定要亲自喂养,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并让您立即回来。另外,有葡萄牙方面的消息,人已经在会客厅等您。”侍卫回答。

费利佩停下了前往卧房的脚步,转向了会客厅。

走到会客厅,费利佩看见火炉旁的人就问,“孔泰伯爵,葡萄牙有什么好消息?”

年老的孔泰伯爵立即起身,“恭喜公爵大人,有消息说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的儿子近况堪忧。”

费利佩难以抑制的兴奋,“你说的是胡安娜姐姐伊莎贝拉的那个儿子?自从伊莎贝拉死后,我早就预测这孩子活不了多久了!简直是上帝的安排!”

孔泰伯爵靠近到费利佩身边,低声说,“所以应该恭喜您,那孩子自生下来就体弱多病。消息说,现在病情加重,恐怕连这个夏天也撑不过去了。”

“太好了!等这孩子死后,卡斯蒂利亚的王位就落到我手上了!”费利佩一边说一边在会客厅里来回走动,不知道要如何高兴才好。

“问题是,接下来的顺位继承人是胡安娜公主,而不是您呢。”孔泰伯爵想知道费利佩接下来怎么办。

费利佩转过来看着他,“那个疯女人,迟早会疯掉的。不过在得到卡斯蒂利亚贵族的宣誓之前,我还得让她快活一阵子。至少现在,不是,是等葡萄牙那孩子死了之后,我和这疯女人将是卡斯蒂利亚的共主。一旦回到根特,我就会将她关起来,宣告她已经不适合统治。”

孔泰伯爵眼里还有些犹豫。

费利佩继续说,“你们也都看到了,那女人的确已经疯了,没日没夜地妄想。只是她不要疯地太早,不然去卡斯蒂利亚的时候,被她那该死的父亲看到了,恐怕不利于我的计划。”

“那在此之前,您得确保公主殿下不至于太疯癫。至少让旁人看到她时,认为她还算正常,你们的婚姻生活也应该让别人觉得满意才对。”孔泰伯爵担心的不是没有道理。

“你说得对。我先去看看她吧,你先退下吧。继续打探葡萄牙的消息,一等那孩子归天,我们就即刻启程前往托雷多。”费利佩留下话就出去了。

来到卧室的门前,费利佩整理了一下思绪和衣服,敲了敲门,“亲爱的,我回来了,请你开门!”

听着卧室里急匆匆的脚步声,门一下子被打开,胡安娜扑了上来,“费利佩,我想你,都快要死了。”边说话边亲吻着费利佩的嘴唇、脸颊和耳朵。

“我这不是回来了,今天打猎没什么收获,就回来早了些。”费利佩捧住胡安娜的脸,亲了她的嘴唇。

胡安娜想说什么也被费利佩封住了嘴唇。费利佩虽然在那侍女那边已经耗尽了体力,但想想卡斯提利亚的王位,还是将胡安娜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

胡安娜早已经闭上了眼睛,肿胀的胸脯上,还挂着几滴奶渍,她不停地扭动着身体。

费利佩扭头看了看躺着摇篮里睡着了的查理,继续着胡安娜的任务。

完事后,费利佩很快就躺在床上睡着了。而胡安娜还趴在他身上,不停地在亲吻。

雨已经停了,费利佩睁开眼睛时,胡安娜还在他的胸前睡着。他试着挪了挪她,却被她抱地更紧了。费利佩也不再挣扎,继续躺在床上,眼光放到了摇篮里的查理身上。

查理看起来很健康,被他母牛般的母亲用自己的奶水喂养地很红润,或许胡安娜是对的,我可不想查理像曼努埃尔的儿子那样虚弱,卡斯蒂利亚人都容易早死,而我这头哈布斯堡家的公牛,将这强韧的种性种在胡安娜身体里,生长出了健康的埃莉诺和查理,只是希望埃莉诺不要像她母亲那样疯狂,而查理应该获得贵族应得的教育。

或许在我继承卡斯蒂利亚的王位后,和父亲商量一下,将勃艮第的爵位赐封给查理,长大后他或许还能继承我从父亲那里继承的神圣罗马帝国。

费利佩脸上挂着得意又再次入睡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