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暮决战】

96
_没有名字_
2017.10.31 10:25* 字数 2610

白衣尊者:哼……你确实令我刮目相看!

白衣尊者:逼我不得不认真了——

白衣尊者:哼……此地实在无法让我发挥全部实力战斗!

白衣尊者:我们换另一处去决战吧——

白衣尊者:在此处决战,你我剑气依然多少伤及剑气之壁!

白衣尊者:我须顾忌诸葛大人安危,是以不能尽情挥洒剑气——

白衣尊者:你的同伴,也被我们剑气所波及……

白衣尊者:换一个地方决生死,如此对我们双方都好。

白衣尊者:但若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焉逢:好……我无妨!

焉逢:就依你所言,换个地方吧!

白衣尊者:很好!

白衣尊者:我们至观星台顶端的"七星坛"去!

白衣尊者:那里有我之前用"盘古斧"所划开的"空间裂痕,我们在那里面,可尽情决一死战!

白衣尊者:那么,随我进来吧!

焉逢:决战之前,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焉逢:是有关你的发色……以及何以你拥有如此剑气?

白衣尊者:我没有必要回答——

--------------------------------

白衣尊者:哼,你总算来了!

白衣尊者:来吧,我们就在此,好好分出胜负来!

焉逢:在生死决斗前,为求慎重——我再问你一次!

焉逢:你——当真对我毫无印象?

白衣尊者:……你为何如此问?难不成在流马渊交手前,我还见过你不成?

焉逢:你莫非忘了自己昔日与姐姐,哥哥一同逃难的往事了?

白衣尊者:……哼,全无印象!

白衣尊者:我上头只有二位姓徐的姐姐,从不知还有什么哥哥!

白衣尊者:我只记得你们飞羽,杀了我最敬爱的恩师!

焉逢:……那好,我明白了,看来,是我弄错了。

焉逢:既然如此,我也不顾忌了。

白衣尊者:很好,求之不得——

白衣尊者:尽管来吧!

(战斗结束,白衣跪地,焉逢收兵)

焉逢:你的力量明显减弱了,白衣尊者……

焉逢:这是怎么回事,莫非你故意手下留情?

白衣尊者:呵呵,算你走运。

白衣尊者:我把剑气……分给了……你们要刺杀的那个……丞相……

焉逢:什么——

白衣尊者:他被你的剑气贯穿了……所以,我用我的剑气修补了他的心脉。

焉逢:原来如此……难怪了!

焉逢:一旦如此,在七日之内你的剑气会十分紊乱。

白衣尊者:你怎么知道?

焉逢:因为,我其实——

焉逢:怎么回事?!

(白衣身上金光大作,化作剑气冲进焉逢体内)

(意识深处)

焉逢:这是哪里?怎么回事?

焉逢:好美丽剔透的珠子……

焉逢:为什么,会有这颗珠子?

白发小孩:这是内心世界。

焉逢:你是谁?

焉逢:为什么你的容貌仿佛我昔日的弟弟……

白发小孩:这个金球,便是昔日关于我的所有回忆……你看了就明白一切

焉逢:难不成……那个白衣尊者……真的是……

焉逢:不可能……不可能……

(摸金球记忆,跪倒在地,哭泣)

焉逢:原来……你当真是我的亲弟弟……

焉逢:弟弟……我一直在等待着哪一日与你相见……

焉逢:结果如今,我却亲手杀了自己的亲弟弟……

焉逢:对不起……弟弟……

焉逢: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焉逢:弟弟……

--------------------------

诸葛亮:是他输了……对不对?

焉逢:没有错——丞相!

焉逢:我击败了他,并杀死他了……

焉逢:是我亲手杀死了分散多年,苦苦期盼重逢的那位亲弟弟——"暮云"。

尚章:什么——

尚章:白衣尊者,就是焉逢大哥之前提到的弟弟——?

诸葛亮:所以……你是皇甫朝云?

焉逢:是的,丞相!

皇甫朝云:我们二人剑气融合为一——如今化为一人。

诸葛亮:果然如此……

诸葛亮:你们……战至一半……我……便知"徐暮云"……他败了……

皇甫朝云: (何以丞相一付视死如归模样,似乎一点也不恐惧?)

皇甫朝云:呃,怎回事——

皇甫朝云:我的剑气被封住了——完全使不出来?

诸葛亮:因为他……在阻止你啊……

焉逢:什么……?

诸葛亮:是与你合一的……徐暮云……他在阻止你啊!

诸葛亮:不……其实……也不劳你……亲自……动手了……

诸葛亮:其实……上次你刺杀我……我当时……就已该亡……

诸葛亮:但当时……徐暮云用他自己剑气……代替我心脉……

诸葛亮:如今……那剑气……渐渐消失……所以我明白……必是他牺牲了……

皇甫朝云:……

-------------------------------

一段时日后,巫峡畔

皇甫朝云:师父……感谢您来为我们送行!

皇甫朝云:徒儿这就带着孙小姑娘,沿江水御剑而行,前往建业,带夷洲那群人返回故乡!

赵云:北伐如今已中止,这段时间你便安心带着孙小姑娘返回她故乡去一趟吧!

赵云:此行自己多保重……朝云!

赵云:孔明老友死后,素有嫌隙的"魏将军"和"杨长史"彼此不合,闹得如今元气大伤……

赵云:将来大汉,还需要你我多所协助!

皇甫朝云:是的,师父……

赵云:不过为师始终不能明白,何以那位徐暮云,如此坚决保护孔明……

赵云:他身为铜雀尊者,应与孔明属于敌对立场才是……

皇甫朝云:师父,因为这是弟弟他赎罪的方式……

赵云:赎罪……?

皇甫朝云:是的,他的义父"徐元直"大人之死,与他有关……

皇甫朝云:徐大人得知他瞒着自己,偷偷去协助他义兄"曹元仲",一起来对付汉军北伐,十分不悦……

皇甫朝云:徐大人得知后,严辞指责他,并要他立刻退出铜雀尊者,但他不愿遵从——

皇甫朝云:尤其暮云又坚信杀死"张合"的元凶乃是"诸葛丞相",坚持前来蜀中来找丞相复仇……

皇甫朝云:父子二人,在洛阳起了严重争执……

皇甫朝云:结果暮云怒气爆发,一时剑气失控——

皇甫朝云:等他恢复理智时,徐大人已被他失控之剑气所重伤,奄奄一息……

皇甫朝云:误杀了一手抚养自己长大的徐大人, 弟弟无法宽恕自己铸下之大错…… 

皇甫朝云:于是,他最后遵守徐大人死前遗愿,担负起保护丞相安全的责任,做为自己误杀义父之赎罪……

皇甫朝云:也因如此,所以他才不惜付出性命,也坚持与我对抗……

赵云:原来如此,原来是为了元直……

赵云:老夫总算释了心中疑惑……

赵云:倒是奇了……横艾不说也要前来送行的吗?

皇甫朝云:是啊,怎至今还未前来……

皇甫朝云:横艾她一向说到做到的……

横艾:朝云,赵老将军……我这不是来了吗?

耶亚希:啊,是横艾姊……

耶亚希:她遵守约定,来为我们送行了耶……

横艾:瞧你怎的……这一身白衣,彷佛去千里外决死之行一样!

皇甫朝云:嗯,为了纪念我那位不幸的弟弟……

皇甫朝云:没想到我们兄弟久别重逢,竟是如此结局……

皇甫朝云:所以我决定去"夷洲"之后,再至"山海界"替他完成一个心愿……

皇甫朝云:这是如今我唯一能为他做的……

横艾:你去夷洲之后,再去山海界?

横艾:竟然和草卦结果一模一样……

皇甫朝云:嗯,我与弟弟心灵合而为一,因此感受到他心中这一个强烈的心愿!

皇甫朝云:我们是"轩辕剑双生子",但他拥有更多的剑气,所以他始终明白自己另有一重要使命……

横艾:那你也知道山海界入口在何处了?

皇甫朝云:两界最近之处,便在夷洲北方、江左之东的大海上!

皇甫朝云:他曾在在那里,以"盘古斧"劈开空间……

横艾:朝云……也许不去山海界,才是正确决定!

横艾:也罢……此事我尊重你和暮云的选择!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