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不吃药,他为什么不带套

这几天夜晚,孩子又开始每天都问我同一个问题, 我,竟无言以对。

Ta问:“你为什么不吃药,他为什么不带套?”

一进入腊月,孩子就问我这个问题,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两年,而这,已经是第三年了!

三年前的11月31日,我加了厚厚的秋衣秋裤后,还套上了一身宽松的棉睡衣,最后是大的看不到脚的羽绒服。这样穿不仅仅是怕冷,还有伪装。走在路上,别人诧异的眼光不断回头瞥我,所幸的是他们只能看见我的眼睛。她们的穿着同样让我不解,不少的美女都是穿着薄薄的两件,即便算上她们的bra和内裤,也只能算作三件吧。

我在同学六年的闺蜜的陪伴下,尽力避开熟人的目光,偷偷来到了一所邻近学校的教室。就在此前一天晚上,11月30日凌晨4点多,我打了个电话给闺蜜,告诉她我的肚子疼得不行,今天必须出来,不然会被学校发现。第二天她就向老师请了病假。

在教室她主动安慰我,大概是看出了我紧张不安,而我打心底感激她的故作镇静。她告诉我:“你放心,这几天我上网查了不少资料,生孩子能遇到的问题应该都有查到吧,我应该可以应付得了!”她声音越说越低,她担心我看出她的底气不足,她眼睛一亮,立刻扭头拉开书包,“你看,我买了新的剪刀,还有酒精灯消毒呢!我还买了新的毛巾,毛毯,棉布,这么多湿巾……东西都是新的,应该不会感染的,你就放心吧!”当她准备拿给我看另一个手提包里的东西的时候,肚子就开始痛了。

她愣了一下,“小声点!”她嘱咐道。然后立刻回头拉开她的手提包,是一床粉色的毛茸茸的毯子,铺在讲台的右边的一块空地上,她扶着我挪下去,确切得地说是滚上去。她立刻拿了一条新毛巾随意揉成一团放在我嘴上,然后把我的两只手摁在毛巾上。她开始脱我的裤子,连内裤一起扒的,不剩一件,像做爱那样着急。这是我第二次在这种没有人的公众场合下一丝不挂,我下面同样有一个忙活倒腾的人,可我对她满怀感激。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那样冷的天,竟然还有热水随身。她湿热热的手碰着我下面肌肤的那一瞬间,像是触动了我全身的开关,身心放松,紧张高悬的心下降了一半的高度,虽然很痛。我在她的催促声音下,金属碰地的声音下,打火机的声音下,倒水声下,还有湿润的肌肤之间的摩擦声音下,我一次一次用尽全身的气力,咬着牙,使着劲。我感觉这比电视剧里生郭靖他娘还要痛,还要恐惧。我望着看了十几年的教室天花板,天花板上有着一样的弯弯曲曲的裂痕,不知在什么时候,时间这把刀,割开了这块处女地,留下了再也不能愈合的伤口。没想到承载了我课堂上无数遐想的天花板,如今还刻上了这段刻苦铭心的,痛的经历。

不知什么时候她说:“好了!”瞬间感觉肚子一下子空了,像是被偷走了一样,无知无觉。我得感谢那天花板,那天花板上曲曲折折的裂痕。她扶我起来的时候,稍微合拢双腿的念头就让我如醉方醒一般,像是刚才在我下面割了无数刀。

她指着那一团肉问我:“Ta怎么办?”

后来纳闷,为什么不是哇哇地哭?

闺蜜见我迟迟不答,她就先帮我穿上裤子。衣服,女人的衣服,脱下来容易,穿起来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穿好衣服后,她扶我勉强站了起来。

“Ta怎么办?”

……

“就放在这?”

……

她收拾完东西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先说道:“走吧!”

闺蜜扶我到了租在学校附近的房子,那一年我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告诉那一个在家的长辈,唯一一个在家的长辈允许我一个人在外,明年回家。之后我就安心度过了这个可怕的修养声息的日子。

第二年的十一月,我以为可以若无其事的回到从前,没有听到过一丝关于在那间教室发生的事情,消息像被封杀了一样,我窃喜异常,依旧像以前一样躺在床上刷着手机。有一天刷微博的时候,刷到一条微博教如何避孕,以及避孕套如何使用的一些知识。这条微博一下子把我刷回到了一年以前,假如带了套,假如吃了药,是不是就不会发生那件事情?想了半天,一直在想,始终得不出个答案。

躺在床上,头捂着被子,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花板上的很条深的裂痕被一个长着翅膀的小孩挡住了,一开始我以为是天使,但是我心里很害怕,我的直觉告诉我Ta不是天使,虽然不知道Ta是谁。正在我想用被子捂住全身的时候,那个小天使说话了,“妈妈,你不认得我了吗?我就是那个被你丢在教室里的孩子!你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在那个冰冷的教室?为什么……”

Ta一直问,一直问,直到我醒来发现是一场梦。做完这个梦我才发现我连Ta是男是女也没弄清楚。

醒来之后我开始回想Ta是怎么来的。那一年我准备考研,因为他也准备考研,我们都选择了留在学校。每天我们在一起复习,每天晚上到了八点就出去溜达散步,或者是去吃好吃的。像新婚燕尔一般,两人天天黏在一起。有一次晚上他硬拉着我去操场,要我陪他一起跑步,那时已经是快十一点了,学校本来就没什么人,连灯也开得少。不知道是他的胆子,还是我的胆子在像浇了墨汁一样的夜色的遮掩下,做了我们一直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情。那是我第一次零距离接触一丝不挂,也是第一次被人零接触一丝不挂,在没有人的公众场合做了这件隐秘的事情。

后来他考研失败,回到了他的城市。我考研被调剂,来到了另外一座城市,竟阴差阳错碰到了我同学六年的闺蜜。

后来的事情都已经说了。

现在,我想陪陪我的小天使,因为昨天晚上Ta又来了,Ta说Ta好冷,别人都骂Ta是个不男不女没人要的东西。

谁叫我没吃药呢?

等我陪Ta的时候,我要问问Ta想不想那个没带套的人?

我一定要问问Ta!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