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也配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向暖第一次见到菲菲的时候是在一个寒冷的夜晚。向暖和“西单女孩”一样,是一个漂泊在北京街头的流浪歌手。每天晚上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四处透风的筒子楼里,那是他在北京唯一的归宿。

今天有点不同,破破烂烂的铁皮门旁竟然躺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向暖用脚踢了踢,才发现那是一个裹着厚重被子的人。女孩从被子里钻出来,鼻子冻的通红,看到向暖像是看见了希望。

“你就是向暖吧?我是你新来的合租客,菲菲。房东说只有一把钥匙在你这里……”

看着面前这个兔子一样的女孩子,向暖的心在这个腊月的寒冬突然变得温暖起来。他连声道歉,因为今天自己心情不好在外面多逗留了一会,没想到家里来了人。

“快请进吧!”向暖主动帮女孩子把行李拖进去,原本就小小的一间房子,竟然又要挤进来一个人。

不过菲菲可没有嫌弃这个地方,在这个偌大的北京城能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已经非常不错了。在这之前她可是睡过火车站、地铁站、马路牙子的人。

可是问题是这间不过二十平米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菲菲盯着那张床看了好久,向暖立刻跳出来解释。

“那个……我睡地板就好,你睡床。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偷窥你的!”说到这里,向暖冲着掉皮的天花板举起来自己的手发誓,“我明天就去给你买个帘子挂上。”

菲菲噗嗤一声乐了,看着向暖这副呆头呆脑的样子觉得他可真可爱。

明黄色的灯光下,这间原本冷冷清清的筒子楼小屋变得越发温暖起来。给姑娘打了盆热水洗漱,向暖就坐在板凳上擦拭他的吉他,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菲菲聊着天。

菲菲听说向暖是一个流浪歌手,佩服的不得了,非要和他一起去天桥上演唱几首。向暖摇摇头:“得了吧,你们小姑娘面子薄,拉不下脸。”

“那你还真小瞧我了!”菲菲抬起头看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落满了星星。

事实证明,向暖还真的是小瞧她了。

第二天的天桥上面,不再仅仅有向暖一个孤独的流浪者,还多了一名和他红尘作伴潇潇洒洒的女歌手“菲菲”。

菲菲的嗓音很好听,她一开口的时候把向暖都给惊讶到了。听菲菲唱歌,感觉她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只是向暖明白,在这个城市四处为家的人哪个没有点故事?

她唱刘若英的《后来》完全辨别不出来是翻唱,她的声音弧线简直完美到恰到好处。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愿意放慢脚步甚至是驻足聆听,这都证明菲菲是一个很出色的流浪歌手。

“怎么样?”菲菲唱完歌,把话筒递给向暖,嘴角的一边轻轻上扬,满脸的得意。

不用向暖评价,就看地上的纸箱子里堆满了钱币也知道,菲菲比向暖更厉害。

从那以后,向暖每天都带着菲菲一起出去唱歌。他们兴高采烈的捧着一天所得的零钱在出租屋里乐此不疲的数了一遍又一遍。菲菲笑起来嘴角上方有一个很深的酒窝,每次看到菲菲开心的模样向暖觉得比吃了蜜还甜。

后来向暖心疼菲菲,为了不让她大冬天的受冻,他们就不再去天桥上,改为地铁站。地铁站的行人也依旧是匆匆,但是不少人也会因为这对年轻人而驻足。他们身上洋溢着热血,和只属于他们这个年龄的不服输。

每次向暖和菲菲低头唱歌的时候都是把自己的灵魂投入到了里面,目光从来不会去瞥纸箱子里有多少钱。他们是真心爱唱歌的人,不然也不会放弃稳当的生计来到这里。

有一次菲菲喝水的时候,向暖无意中问了一句:“你以前就是流浪歌手?怎么也没见你带家伙什啊?最起码有个音响吧?”

菲菲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水,呛的她咳嗽起来。向暖拿过来纸巾给她擦,一边擦一边骂她冒失鬼。

如果可以,真的想做你身边永远的冒失鬼。

转眼到了年底,许多北漂族都在纠结一件事情,回家还是不回?向暖已经五年没有回家了。

二十岁那年,他辍学。带着一把吉他,买了一张去北京的无座火车票就来到了这个连呼吸都觉得拥挤的城市。他曾经说过要在这里闯下一片天地,如今他二十五岁还依然过着吃了上顿担心下顿的生活。

深夜菲菲不知为何突然就醒了,她觉得口渴的厉害起来找水喝,却发现地上的铺盖卷里面没有人。

窗外的月光不算太亮,但是能清晰的看到窗户边冒出来的白烟。菲菲放下水杯走近,一个身材魁梧的大男人正蹲在地上流眼泪,地上一堆烟头。菲菲什么也没有说,回到床上躺着,一直等到向暖回到屋子里睡觉。

第二天一早,菲菲告诉了向暖一个不可思议的消息。

“我做你女朋友吧?带我回家,再也不回来了。”

菲菲俯在向暖耳边说这句话的时候,向暖的脑袋是懵的。他的确喜欢菲菲,可是菲菲长的好看唱歌又好,他实在是没有一点可以配得上的。

“就这么定了!”菲菲一把拉起来向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嘻嘻的笑着。

不知道为什么,向暖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虽然之后的日子,他们可以大大方方的牵手进进出出,一起唱歌挣钱,一起做饭洗碗。可是这种太过甜蜜的生活总是让向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那么一伸手,这个梦境就会破灭一样。

向暖拿出来他和菲菲攒的钱买了两张回老家的火车票,一张卧铺让菲菲坐,一张无座留给自己。拿着手里的火车票,向暖心里想,板上钉钉的事应该不会出差错了。

菲菲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家里的事情,向暖问的时候她只说家里的父母过世很早。直到那个看似平静的夜晚,向暖才恍然大悟。

筒子楼里的犬吠声震天响,菲菲从噩梦中惊醒,听着外面一阵骚动声,她明白她走不了了。向暖糊里糊涂的打开灯,刚准备看看菲菲有没有被吓到,房间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

十几个穿着制服的人冲进来把菲菲抓了起来,向暖疯了,他冲过去阻拦却怎么也敌不过他们的力量。他大声的怒斥着,让他们放开菲菲,可是却没有人理他。

菲菲含着眼泪,对向暖摇摇头,只留下一句:“忘了我吧。”

向暖穿着单薄的衣服在警车后面追了很远,最后脚底磨破流血他才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的手里还紧紧握着火车票,说好了他们要一起回家的啊。

后来向暖才知道,菲菲是一个在逃罪犯。她的亲生母亲去世的早,而父亲给她娶了一个继母。因为忍受不了继母的长期殴打,她才一时冲动把她推下楼。

这么久了,菲菲以为他们不会再找到她了。她想让向暖带她远走高飞,过他们二人世界的生活,可是向暖还是晚了一步。

后来北京的街头不再听说有“向暖”这个流浪艺人了,听说他去了菲菲所在的那个城市,只是因为他去看过菲菲。

他问:“你跟我走,到底是因为爱我还是利用我?”

菲菲泪眼模糊:“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年我18岁,上高三,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时常逃课打架,抽烟,不交作业,老师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管我。大概他...
    子衿98阅读 10,694评论 111 375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是巧合(。ò ∀ ó。)) 12月25日,传说这一天是耶稣诞生的日子,...
    湫叔阅读 1,110评论 13 78
  • 老公是一个独生子,公婆经营着一个小饭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本来我们一家子的小日子过得其乐融融的,可是一场...
    风之色彩2019阅读 1,344评论 2 48
  • 一 现在是凌晨两点,我在睡梦中,房间门被悄悄打开,锁孔转动的声音太小,熟睡的我没有惊醒。 门开了,一个穿着黑色风衣...
    冷惜然阅读 271评论 7 9
  • 今年是我刚刚出来的第一年,那时候我们还没结婚,第一次有两个人共同的小窝,就好像未来两个人同样的目标。 我们两个人脾...
    时光依旧在_77ef阅读 1,901评论 27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