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残酷青春,“友”你陪伴

“校园霸凌”,是我们经常在社会新闻中看到的名词。

这一名词背后,是被欺凌者的无助,也有欺凌者人性中深藏的“恶”。

而这样恶性的事件,恰恰发生于我们教化育人的场所——学校。




近日,由周冬雨和易烊千玺主演的电影《少年的你》,大热。

之所以“热”,分两个方面。

一方面是电影的故事情节引发争议,被大家诟病的“融梗”之嫌。

另一方面,就是导演和演员在把握校园霸凌这一题材时,能够真实而细致地反应了目前真实存在的社会现象。通过团队创作与演员的演绎,展现了青少年的生存压力,得到观众认可,引发关注。

看电影时,印象很深的是教室里大家拼命复习时的读书声。

众人的声音合在一起,居然显得有些轰鸣而嘈杂。这嘈杂并没有冲淡教室里压抑沉闷的氛围,更是增加了电影氛围的紧张感。高考前的压力与紧张氛围包裹着所有的学生。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高考现场镜头,尤其是电脑阅卷和试卷封存的场景,很真实。

这些写实的场景,不禁让观众觉得真实和接地气。同样,也发人深思。


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本来可以成为好朋友”

我们从上小学开始,就为了这场竞争不断蓄力。一路考试,过关,走到高考,谁也不想轻易放弃。就像影评中的陈念,所有的委屈、压抑,都是为了高考这场“决斗”。

而这场“决斗”,是一场与他人的赛跑,也是与自己的较劲,容不得半点松懈。

这样的环境下,孤独与压力,对还未成年的她们而言,不得不说是很残酷的。

现有教育体制下,高考,实际上就是一种竞争。电影中根据模拟考试成绩重新排座位的场景,就是真实而赤裸的现实,也直接体现了竞争的残酷。

同在一个教室的同窗同学本来可以成为朋友,却成了高考“战场”是“拼刺刀”的对手。

可能这也是为什么将故事背景放在紧张的高考前,也是为什么一直欺凌他人的魏莱因为怕报警,不想再复读,可以给陈念下跪苦苦哀求。也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高考现场,电脑阅卷等直白的写实镜头。

除了陈念,我们从魏莱的身上也同样看到了同样的残酷与压力。

因为高考失利复读,她爸爸一年都没有和她说话,她很怕陈念报警后,自己还需要再复读一年。

就像魏莱在电影中对陈念所说的:“我们本来可以成为好朋友”的。

但她们注定不能,因为她们是竞争对手,是同为学霸的“敌人”。


图片来自网络

“或许别人需要朋友,但我不需要”

有人说,少年还是不相信成人,不信任这个世界,被欺凌后,就应该立刻报警。

的确,这个年纪的少年一方面急于证明自己是独立的成人,一方面又未完全脱离未成年人的青涩与单纯。

影片中的警察“郑易”,是“正义”的谐音。他代表了法律的公正与正义。

可就在陈念终于鼓起勇气向警察说出胡小蝶的死因后,却换来了魏莱一伙儿人更加的疯狂报复。

当她意识到,正义无法保护自己时,她只有放弃向成人的求助。

有人可能会说,陈念为什么不和她的同学成为好朋友,向同学求助呢?

或许是她本来性格就内向,或许是她为了全力以赴的高考,拒绝这样“亦敌亦友”的关系。

她说:“或许别人需要朋友,但我不需要”。

回头看看,陈念在学校的种种遭遇。当她被整蛊,全班同学给予的是嘲笑和冷漠。当胡小蝶跳楼,其他人都是用手机拍照。只有陈念过去给她盖上了衣服。

在一个冷漠的集体里,她是是唯一心存温暖与善良的人,也成为了一个不合群的异类。

她无法从这个集体中获得温暖,无法从躲债的母亲那里获得温暖。

在她心中,除了高考,再也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她拼尽全力地排除杂念,即使被魏莱极尽凌辱,都默默忍受了。


图片来自网络

可能,正是在这样“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她才选择了个社会混混——小北,保护自己。

为什么,她就单单选择了小北呢?

因为,她们都是缺乏温暖的人。陈念无法从集体与家庭中获得温暖,而小北被父母抛弃,从十三岁开始就孤身生活闯荡社会。他们走到一起,是相互的温暖与支持。

由此,我们也不难看出,与陈念说的相反。实际上,这个年纪的孩子,其实特别需要集体的温暖和家人、朋友的温暖。

就在大家讨论《少年的你》是不是“融梗”于东野圭吾的《白夜行》时,我们不要忘了,东野圭吾还有《恶意》。其中就直接写过校园暴力的内容。他在《恶意》中借一个中学老师之口说:“这种时候真正能发挥效用的,还是朋友。”


图片来自网络

“这样的罪名太重,我们不会,但他们会。因为他们是少年”

影片中,另一名警察问郑易:“杀人的罪名太重,没有人会替别人扛起这沉重的罪名”。

郑易回答:“我们不会,但他们会。因为他们是少年!”

的确,少年有少年独特的心理。他们比其他人生阶段更加渴望同龄人的认同,他们比成年人更具有责任和使命感。尤其是对朋友。

从个体心理学先驱阿尔弗雷德.阿德勒在《生命对你意味着什么》中来看,这也是人性使然。他在书中说:“对于人类而言,与自己感兴趣的人交朋友是最古老的努力目标。”

对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来说,更是如此。

人在这个社会上生存,总是需要有所归属的。而一个学生的归属感,除了来自家庭,还有学校这个集体。

由此看来,无论是学校还是家庭,都应该将目光更多地放在青春期孩子的人际交往上。

学校方面,除了关注学生的成绩,更需要降低竞争感,而不是把已经紧绷的弦再加一把力。

从家庭方面来讲,父母可以多支持孩子交朋友,交志趣相投的朋友。对孩子正常的人际交往,不要横加干涉。

青春期的孩子需要获得同龄人的认同。只有在交到好朋友时,她们才有力量去对抗这一切。或者,在遭遇欺凌时,才有勇气从伤害中重新站起来,从创伤中恢复。


图片来自网络

教育,就是发掘引导人性中“善”的一面。

再来看看欺凌人的学生,往往也是缺乏适当的家庭教育,缺乏归属感,才更容易从外界其他团体中获得存在感和优越感。

比如,魏莱,就是遭遇家庭冷暴力的孩子。

我们古代圣贤告诉后人“人之初,性本善”,是说每个孩子生下来,本身就有善良的一面。但同时,我们也应该记得后面的提醒:“苟不教,性乃迁”。西方基督教同时也认为,人性中本来就有恶的一面。

教育,就是发掘引导人性中“善”的一面。

或许,我们每个人身上本来就是“善”“恶”并存的。只是,后天的成长环境中,是引发了我们“恶”的种子,还是引发了“善”的种子。

而这,与孩子的家庭成长环境有很大关系。每个孩子都是通过父母的眼睛来认识这个世界,认识自己。

只有父母具有爱和善良的能力,孩子才有机会去学会爱别人。而“爱”他人,是唤起一个人同情心的根本。一个具有同情心的人,是不会去做欺凌他人的事。

如果一个孩子成为一个“恶人”,一定是父母对待孩子是“恶”的。

父母不具有的东西,孩子是无从学会的。


图片来自网络


是的,如一些观众所言,陈念是幸运的,她有小北的陪伴。

同样,小北也是幸运的。因为,她有陈念陪伴。所有生而为人的情感都有了寄托。

我想,陈念与小北之间是超越爱情的。

她们给予彼此的,是骨子里失去的一部分,是互相舔舐伤口的“战友”,是冰冷世界里,共度艰难的温暖。

我想,比她们更幸运的是,我们周围,不会再有“陈念”“小北”“魏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