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人爱你,你就好好爱自己

96
我是隐形的 1665fd4b 26c6 4df6 9f90 0bb25d460e30
2018.07.02 09:04 字数 2202

“现在没那么想死了,别担心。”

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正躺在床上敷面膜,吓得身子一抖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还因为用力过猛岔了气。

发消息的人是我十余年的老友阿越,打我认识他那会儿到现在,从轻度抑郁到中度,抑郁症也折磨他十余年了。

昨儿周末,我家小弟弟小妹妹刚中考完,我带着俩熊孩子浪了一整天,脑子一直循环播放我妹下午在ktv里唱的各种土味跑调情歌。

而在同一天,我的一个朋友,拼尽了全力,说服自己没打开家里煤气罐的阀门。

在今天之前,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抑郁症会成为我某一天推送的素材,我亦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抑郁症开始席卷了我周边的人的生活。

阿越打小就是个沉默敏感的小孩,初中那会儿我俩都是转校生,一块转到新班级捎带手就混成了好朋友,颇有那么点革命战友肩并肩的意思。

那时候他已经在服用抗抑郁药物,而我蠢到以为,但凡是生病,吃药总是会好的,吃一段时间的药总是会好的。那样经年累月吃到嘴里的小药片,大概和我妈每天塞给我的VC和钙片差不多,算是保健品那一挂的。

我小时候不懂,这是一种多么令人痛苦的疾病,只是觉着如果能像他一样三天两头不上课不写作业也不挨骂,那该有多好。

我只知道他总是不开心,我只知道他不太愿意和别人接触,我只知道他常常睡不好觉会在凌晨三四点给我发短信,可是我从来没有回复过。

我和身边的大多数人一样,认为抑郁症看不到摸不着,在身体机能的运作上几乎没有显性影响,那么这应该就不算是一种严重到需要我们去重视的疾病。

至少连流感,你都看得到高烧咳嗽流鼻涕,可抑郁症却不能。

可至少连流感都会得到身边朋友亲人的关心,抑郁症却少有。

他就这么自己扛着,扛到上了大学找了工作,扛到为了开解自己他一学自动化的也考到了心理咨询师的执照,他玩命想和这世界和解,想治好自己,可是真的太难了。

就像昨天,诱发他轻生念头的导火索,是他单位平日相处不好的同事对他说:

“神经病也能评职称?”

我不知道人该有多恶毒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填上他的伤口补上他的自卑,我甚至不知道就算我要怼回去,又能用什么话来回敬那人的刻薄。

我不知道该怎么让那些心有偏见的人知道,他们不是异类,他们只是病了呀。

阿越他不是不想救自己,只是生活...生活并没有对他抱着哪怕一点点善意,这场和抑郁症旷日持久的战役,也不曾让他有哪怕一刻喘息。

他这一次侥幸逃脱,靠着发病的时候还残存的一点点理智。可下一次,当恶意潮涌而来,他又还剩多少幸运能够全身而退呢?

我刚开始写东西的时候其实蛮顺利,没写多久就得到了一个很不错的机会,涨粉很快,也有了一点收入。不过自媒体这行当,行情瞬息万变,从就业到失业也不过一夕之间而已。

down到低谷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和我境况差不多的写手,我俩一块约着码字,想着俩人一块熬一熬,兴许就又见到柳暗花明了呢。

这一熬就熬到了现在也没能翻身,我重新回到入行起点当起了免费写手,而他,早就停笔不写了。

其实他天赋极佳,正儿八经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辞职全职写作之前,还是一著名杂志的编辑。他其实挺乐意过朝九晚五踏踏实实的生活的,所以也没相当个不稳定的作家,而是一毕业就选择了大公司,打算背靠大树乘一辈子凉。

让他下定决心告别稳定生活的契机是,他是gay,并且被单位同事发觉了。

总有人有意无意的关注,总有人有心无心的嘲笑,他一下就从上进的五好青年变成了被这社会排挤的边缘人,升职遥遥无期不说连采访都被欺负,明明已经是工作很久的老人,跑现场跑得比新入职的菜鸟毕业生都勤。

这些他都想忍下来来着,毕竟公司章程里也没写“同性恋不准工作”或者“同性恋工作了也不准领工资”不是,日子嘛,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直到他的伴侣,因为看到他的处境而惶惶不可终日,开始有意无意的接触身边单身的姑娘,还被他发现了手机里的暧昧消息。

他说觉着心里有什么忽然就碎掉了,之前的种种勇敢与淡然,似乎只是仗着世界上还有一个人站在身边并肩作战,当身边那人也对这世界临阵倒戈举旗投降,就好像一下子扯碎了他的铠甲。那些流言和中伤开始像箭雨一样把他扎的千疮百孔,最严重的时候,连别人看他的眼神,都会让他觉得恐惧和疼痛。

只好下定决心破釜沉舟,当个独立写手。

这本是他用于拯救自己的决定,却没想到...写手也并不那么好当...

他放弃写作之后我们就渐渐断了联系,如今他身在何处,又过的好不好,我一点都不知道。

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和阿越聊完忽然就想到了他。

我就是忽然觉得特心酸,为什么有人就像是出生时就被选定了困难版的人生,一辈子都陷在生活里苦苦挣扎?

性取向不是可由人选择的,生病与否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可怎么就总是有人用这些不能归罪的罪名否定一个人?

我很笨,关于这个问题我没有答案,而作为题目本身的他们,用了半生亦没能找到答案。

只是我还是想说,不管屏幕那边的你,又或是我身边的你正在经历如何如何的故事,有如何如何的委屈,请你,尽全力,活得快乐一点吧。

《白鹿原》改编成电视剧之后有段台词我特喜欢,是冷先生开导白嘉轩的:

“嘉轩啊,我看,这人到世上来,没有享福的,尽是受苦了。

穷汉有穷汉的苦楚,富汉有富汉的苦楚,皇帝贵人也有难言的苦衷。

这人人到世上来呀,头一声,都是哭,没听说谁落地的头一声是笑的。

为啥呢? 就是因为人不愿意到这世上来。 这世上,太苦楚了。

既然到了世上注定要受苦,那明白人,无论遇到了啥样的苦楚,也都能想得开。 得是?”

如果有真的逃不开也躲不过的命运,我们就想得开一点,好不好?

黄昏过后有星光,清晨老去是拂晓。

哪怕没有人爱你,也请你好好爱自己。

一一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