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友狗腿子的故事

前些日子,我的好友狗腿子打电话请我出去吃饭,叙叙旧。我满口答应,好啊好啊。吃饭不积极脑袋有问题。

见到狗腿子是在城西的一家西式餐厅,她招呼我坐下。狗腿子跟我相识在高中,她长得秀气,穿衣服说话好像要突破男女性别限制,但她结结实实是个文艺骚包的小姑娘。整个高中的青葱岁月里她谈了三场恋爱,中间几乎没有间隙,而难得的是她每段感情都付出了真心,都在吵架生气时拽着我绕着操场一遍遍走一遍遍痛哭流涕抓心挠肝。她是个真性情的姑娘,她总是骄傲地和我说,欣酱你知道嘛,我在有生之年至少见过爱情的样子,我还是很幸运的。

狗腿子正儿八经的初恋在高二,前两段甚至连牵手之仪都没有举行就匆忙散场了。男生是我们文科班难得的五官端正家境殷实的主,狗腿子上课爱说话,男生是她同桌,正为毕业出国做着准备,上课也自由散漫,一来二去两个双子座上课就成了班里一筐难以铲除的田鸡,从山南聊到海北,从恋爱史聊到三大姑八大姨。狗腿子和男友感情甚笃,男生为了能继续陪狗腿子留在国内毅然决然报考了飞行员,然而冥冥之中结局早就写好了,男生飞行员没考上出了国,异地恋最朴实的形态展现在两个人面前的时候,他们挣扎过努力过最后还是丢盔弃甲。毕竟十三个小时的时差是条难以逾越的鸿沟,一个隔着电话的亲亲永远不及吵架是你站在我旁边跟我死乞白赖说好啦,你生气丑死了来的有效。大概是后来,时间消耗了太多的喜欢,残存的习惯并不足以抵挡爱情里的洪水猛兽。男生是个好男生,狗腿子也是个好姑娘,谁都没有错。狗腿子哭哭啼啼泪眼婆娑了大半年,人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吧。

狗腿子掏出手机让我看他前男友的现女友照片。我瞥了一眼,长得一脸骚样儿。狗腿子特正义凌然地说,你别因为我就对人有偏见。我抑扬顿挫地说,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我说真话,你看看那女的哪张照片都在床上拍撅个嘴。狗腿子翻了个白眼。那我这心里啊,就舒坦多了!他新女友还挺有钱,果然有钱人就该找有钱人。

我喝着布丁奶茶,布丁太大坨没有钻下喉咙,虽然狗腿子真性情前秒说的事儿后秒就忘得干干净净,但我还是不太敢主动提她的前男友。我小心翼翼问,狗腿,你现在还喜欢他嘛。狗腿吧唧了下嘴,不啊,但是经常会想起他,也觉得自己挺幸运,至少我两处对象那会儿他很认真我也是。而且也是我作呗,作死了呗。我知道狗腿子并不是个多么豁达的姑娘,但对于一个不可能的前任最好的做法就是狗腿子的三不原则。不联系,不诋毁,不祝福。

狗腿子大口吃着牛排,她是我见过第一个把牛排切那么大块往嘴里塞得不紧不慢的姑娘,她总说这样才有满足感。像狗腿这样的适龄女青年,总会有个踩着七彩祥云的臭傻逼来欣赏她的小作怡情。

一个女生可以不豁达,但不可以不聪明不理性。联系前任就算重修旧好依旧有可能重蹈覆辙;但凡不是快餐爱情,走了心的,真心祝福并不是易事;至于诋毁,姑娘,别傻了。分手看人品,你诋毁前任的同时也在给你的人品不停减分。

永远不要把自己当灰姑娘,因为现实生活里的王子很现实,门当户对是中国传统里最让我认同的一点。没有相同的背景没有相似的学历生活在一起就像你撑着独木舟在大海上,暗礁风浪都可以轻而易举把你掀翻。

也别高估爱情的力量,经济学里有机会成本一词,爱情虽然不是交易,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没有人会因为爱情这一勺蜂蜜就喂饱,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要吃白饭,即使它没有什么味道。

这是我好友狗腿子的故事。那么姑娘你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