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名

       看不见的,是不是等于不存在?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

       夜静谧得只听见笔尖划过的声音,还有浴室里嘀嗒的漏水声,此刻月色正浓,窗外阵阵暖风略过天际,此起彼伏地哼着小调。我有点微醉,整个人都放空了,记忆如满山的绿萤,星星点点地挥舞着。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我仿佛看见在路灯下站着的那个女孩,耳畔闪过女人脸上那藏不住的笑意:他对我很好。

       记住的、遗忘的,只留下一地微微晃动的迷离树影。卷起……

       女人对女孩说男人对她很好,以后找个对自己好的男人,这样就好。女孩微微一笑,虽然很诧异于女人的话,但是还是表示应和,因为男人虽然很上进,工作特别努力,恨不得自己动孙悟空的分身术,但却是个自卑到自负的人,常常呼哧得面红耳赤。但是也有很赞许的地方,男人是个有担当的父亲、丈夫,女人虽说性子凉,但是总是岁月静好的样子。

        女孩听老人说过男人和女人的故事,虽非青梅竹马,但也是豆蔻年华时彼此的初恋,缘起于那年,女人还是个15岁女孩的时候,男人18岁,那个年代女人家里生活贫苦,母亲就让她和邻村的男人去倒腾凉鞋补贴家用。大概是青春正茂的年纪,荷尔蒙分泌,两人就此有了感情,女人说等她长大了就嫁给男人,男人说等女人长大了就娶她。后来,女人为了家里生计不得不出去打工,当女人被克扣工资时,男人也从外地赶回来帮她要工钱;当女人没地方安身时,租房子就用省下来的钱帮她租房;当她面临失业时,男人就为她找工作。

          那年,女人24岁,男人27岁,女人不顾家里的反对,义无反顾地嫁给了男人。那天,女人没穿嫁衣,男人也没穿喜服,两人也没喜宴。为了躲避家人滋事,女人在隔壁邻居家躲了一天,而后坚定地迈进了他家的门槛。从此,他们成为了彼此的男人和女人。以至于多年后据悉那些年的点滴,女孩仍为之动容。有些事,有些人经历过,所以他们选择在平凡的日子里甘之如饴。

        那时候的男人和女人一无所有,最富有的爱却为他们撑起了一个家,在这里似乎可以看见关于家的所有美好与琐碎。女人做好饭,带着女儿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等男人回家;男人和女人,还有孩子一起打扑克,累了彼此依偎着就这么睡着。

        没有回忆,怎么能有回忆杀呢?有时候幸福只能停留在某一时刻,定格在某个时段,却无法回望。

        那天傍晚,路过家门口,女孩听见男人对女人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而女人只是傻眼地看着男人,我没有图他的钱。男人直接摔门而去。女孩小心翼翼地离开,不敢看女人,更加不敢劝男人。整整两个月,女孩一直沉默着,因为她怕,斑驳陆离,面目全非。

         女孩还在回味着路灯的朦胧,平常的所有不耐心竟在此刻土崩瓦解。女孩和男孩的相识也是在这里,男孩大概是偶像剧里的高富帅,但是帅的不是皮相,而是骨子里的儒雅和见多识广的头脑。但是没有偶像剧里的浪漫,因为男孩是女孩的学长,男孩见女孩也是出于公事。此后,女孩成为了男孩的助手。

         事情都是顺理成章的,但是对于渴望关注、缺乏安全感和爱的女孩来说,是很容易把别人的好当做他可能会喜欢自己的理由。男孩是个很敏锐的人,知道女孩有其他的事情,都会提醒知会女孩;工作上的事情都会直接和女孩沟通,也不忘帮女孩拓展人脉关系。一次有一个很重要的见面会,女孩不善处理人际关系,面对这样的场合很紧张,就谎称老师不让请假,周末也要上课,其实请假是可以的。当第二个星期去上课的时候,老师说以后再也不强制自习了,有人向她反映与她争辩,说得她自己好像做错了,再也不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了。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个人就是男孩。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见到男孩就紧张,生怕自己做得不够好,平常一副言情偶像剧看多的姿势,在自习室也在幻想着和男生偶遇,就像花痴般 的迷恋,但是有些事止于唇,而掩于岁月。男生的一点好在女生这里都是呈放大镜般百倍千倍的放大着。是的,一个过于耀眼的存在,容易灼伤旁人的黯淡。对于女孩来说,男孩就是这样的存在。这里没有惊天逆袭的转变,因为很现实,金鱼就是,红鳉鱼就是红鳉鱼,再努力也成不了金鱼。或许有点厚黑了。

        我们总是贪恋温暖的。而男生就是女孩的温暖,既是铠甲,也是软肋。女孩会因为他的一句话开心或难过好久,会因为一个关注开心好几天。女孩把温暖都画了下来,她知道故事已经有了结局,但是只要还活着,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如今,她在某个角落温暖着。

         只要还没走到生命的尽头,谁知道呢?男人和女人去了新的城市。

          看不见的,好像看见了。风儿轻轻吹过,树叶在草间飞舞。遗忘的记住的,起身关窗,一片月光落在了身上。以爱为名,看见的,看不见的,风吹过了。

           也许,看见,看不见,都在,或深或浅;记住,遗忘,都曾出现,或多或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