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婚女嫁:婚姻里隐藏的阴影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陈明朗把车子停好,拎着公文包,走到自家别墅门前,用钥匙开了门。

才一推开门,就看到姚殷欢快的朝自己奔了过来。

“老公老公,我告诉你……你要做爸爸了。”

“啊?”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他还怔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我要做爸爸了?你怀孕了?”

姚殷带着笑容,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幸福的喜悦瞬间向他袭来,让他有种原地爆炸的感觉,激动地抱起她旋转起来,“太好啦,我要做爸爸了,我要做爸爸了……老婆,我太爱你了……”

“老公,我也爱你和宝宝。”

谢淑萍端着一碟菜从厨房出来,看到两人那搂抱旋转的动作,当即黑了一张脸,“你们两个快停下,都多大年龄了,还没点分寸。”

陈明朗急忙把姚殷放下,却没有松开环住腰的手,抬头冲她喊道:“妈,你要当奶奶了,开不开心?”

“我当然开心了,盼了两年终于盼到了。”谢淑萍黑着的脸立马融冰,咧开嘴笑着。但下一秒,又严肃起来,“小殷,以后你走路的动作什么的都要万分小心点,可别伤着我的乖孙了。”

姚殷拉开他的手,乖巧地点着头,“妈,我知道了。”

“快来吃饭,我特意去市场挑了现杀的母鸡回来炖汤,等会你可要多喝几碗。”

“我也要多喝几碗,谢谢妈。”

“煮了好多,你们把它喝完就好。”

陈明朗见他妈妈把菜放到桌上,又进了厨房后,笑嘻嘻的吻了吻姚殷,“老婆,你怎么不让我陪你去医院检查,那样,我就能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了。”

姚殷偷偷望了厨房一眼,柔声说:“我早上测了验孕棒,知道是两条杆,我很开心,想告诉你。可又怕是像上次那样,让大家空欢喜一场。自己悄悄去医院检查,知道结果后,又想着当面告诉你更好,就一直按耐住激动的心情,忍着没给你打电话。”

“老婆,谢谢你。”他深情地吻了吻她的额头,再温柔地搂住她。

他们结婚两年,都没有避孕,可一直都没怀孕。

他妈妈催了好多次,让他们去医院检查,他想着刚结婚,也不急着要孩子,顺其自然就好了。

一年前,姚殷在吃早餐时,反胃想吐。大家以为她是怀孕了,兴冲冲的跑到医院,得到的结果却是胃病引发的不适。

而且还查出她输卵管不畅通外加排卵不正常,这才导致了难孕。

他妈妈当即变了脸,从那之后对姚殷的态度冷淡了很多,说话都带刺。

甚至还不止一次跟自己暗示,如果她一直不孕,就要他离婚再娶,他是独子,可不能断了香火。

那段时间家里笼罩着一片阴影。

他夹在中间,也是烦恼躁郁,只能陪着姚殷去各个地方检查看病。中药、西药、保健品、女性私护用品等等,别人一说会有效果,她就买来用。

折腾了这么多,终于怀上了能不欣喜若狂又紧张万分吗?

陈勇特意拿出家里珍藏的洋酒说要喝几杯,庆贺一下。

因着姚殷怀孕这事,一家四口坐在饭桌上,个个笑意满满,有说有笑的,空气里洋溢着欢快的气氛。

谢淑萍挟了一大块鱼肉放到姚殷的碗里,“来来来,多吃点,以后吃饭可要讲究营养均衡,不能挑食。”

“好的,谢谢妈。”

“小殷明天就去公司把工作辞了吧,安心养胎。”

姚殷挟菜的动作一顿,侧过头用求助的目光望向陈明朗。

可不待他说话,谢淑萍就已经继续说了:“当初结婚时就让你不要去工作,你非要去,就让你去了。家里不缺你赚的那几分钱,现在好不容易怀上了,就不要瞎折腾了,女人在家相夫教子,保持家务才是本分。”

“妈,这个年代,女……”

“妈,放心,我们会处理好的。”陈明朗先打断了姚殷的话,再在桌下扯了扯她的衣角,示意她不要说了。

陈勇目光在他们脸上环视一周,才沉声道:“好了,先吃饭,小两口商量后再决定。不过现在重中之重还是把孩子平安生下来。”

一家之主发话了,其余的三人也不敢反驳,全都低头挟菜吃饭。

2

晚上,陈明朗洗完澡出来,看到姚殷倚着床头玩手机,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老婆,这是怎么啦,小嘴都撅得上天了。”

她干笑了一下,“呵,明知故问。”

“老婆……”他脱掉鞋子,爬到她身边,“老婆,你也知道爸妈那是老思想,何必在意呢?”

“我怎么能不在意?”姚殷气愤地嚷了一句,怕公婆会听到,声音又慢慢弱下来,“恋爱时,我就告诉你,婚后一定要两人单独住。结果呢,不但住在一起,还这也不让那也不让的,一点自由也没有。没见过你爸妈这么霸道的人。”

“老婆,别气了,再气就气坏身子了。记得你是有宝宝的人,凡事想开点哈。”

她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怒瞪他:“孩子,孩子……你们一家人都是把我当作生育工具。”

“咋说话这么难听呢?”

见她一直使着性子,他也有点火气了,不过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再怎么说都是自己的老婆,肚子里还怀着宝宝,要哄着宠着才行。

“老婆,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好,不该那样吼你。也知道妈妈让你不去上班,心里觉得委屈……”

姚殷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大腿,“陈明朗,我虽说是想去工作,但暂时辞工在家养胎带孩子,也还是愿意的。我最讨厌的是你妈那副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样子,从来没有一句商量,我又不是奴隶,我有自己的观点和想法的。”

“嗯嗯,知道你为了我承受了很多,老婆,我尊重你的决定。”

“我吃了那么多苦才怀上宝宝,医生也说我的胎不稳,凡事注意,也要保持好心情。我会把手头上的工作交接完再离职,但我可说好了,等孩子戒了奶,还要去上班的。”

“好,只要你喜欢就行。”陈明朗把脸往她的腹部凑过去,笑嘻嘻地说:“我要听听宝宝的声音。”

姚殷一掌就把他给拍开了,“这才六周呢,哪能听到什么声音。”

“好吧,老婆,晚安。”

姚殷很快辞掉工作,开始养胎生活,而陈明朗每天下班就开始往家里赶。

一有空的时候两人就在网上看婴儿的衣服帽子被子生活用品,还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孩子该起什么名字。

吃完饭,再一起去附近的公园散散步,偶尔看看电影什么的,小日子过的挺滋润的。

唯一不好的便是姚殷在家呆的时间多了,和他妈的矛盾冲突越来越严重。

他妈一有时间就逮着他诉苦,说他媳妇有多难侍候。一日四餐准备好,她还不乐意吃,不是嫌味道淡了就是嫌买的菜不是她爱吃的。

跟她说话也是冷冷淡淡,爱理不理的态度……

而两人躺在床上,换成姚殷念念叨叨的埋怨他妈多不讲理,天天就是煲汤煲汤,香辣炒炸的东西不让吃。胃口本来就差,吃那些汤汤水水的,就一点食欲都没有了。

特别是孕吐的时候,他妈也不关心两句,就远远的看着说是正常反正,吐了就好。

……

……

听得多了,他觉得很烦,不就是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嘛,天天讲来讲去的,有必要吗?

可当着她们的面时,只能费尽心思的听着哄着夸着,不敢表现出一丝的不耐烦。

不然妈妈会说自己有了媳妇忘了娘。

老婆会说自己不爱她不在乎她,没把她放在第一位。

日子也就这样掺合着过着,转眼就过了两个月。

遇上陈明朗的朋友生日,一群兄弟好友约着一起去吃饭喝酒唱歌。

他想着这段时间天天呆在家里,是该出去透透气放放风了。给姚殷发了条信息,得到允许后一下班就奔赴饭店。

寿险公深情地献唱了一首粤语情歌,受到大家的欢呼夸奖,心里高兴就说要在群里发红包,让大家去抢。

醉醺醺的陈明朗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开锁就看到几十个未接来电,都是爸妈打来的。

心里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酒意也散了一半,急忙回拨回去。

只想了两秒,电话就接通了,“爸……”

“你死哪去了,打几十个电话都不接。”

“手机静音,没听到电话响,怎么了?”

“怎么了,你老婆摔跤出了血,现在在市医院做手术。你还不快滚过来。”

一股寒气冲上脑门,让他蓦然睁大了双眼。

他也没跟朋友说一声,就慌忙跑到路边,拦了一辆的士赶往医院。

到了医院,看到爸妈正守在手术室门口,“爸妈,现在情况怎么样?”

谢淑萍红着眼眶,焦虑地说:“还在做手术呢,都不知道孩子能不能保得住。”

“好端端的,她怎么会突然摔跤的?”

“她在洗手间洗完澡,刚想出来,就一时脚滑,摔到地上了。我俩在一楼看电视,也没听到她的呼喊,等她爬到床边拿手机给我打电话,才知道出事了。”

陈勇对着他骂了一句,“哼,老婆大着肚子,你还往外跑……”

“你骂儿子干嘛,这又不能怪他。”谢淑萍把陈明朗拉到身旁,然后低着头,双掌合十,虔诚的祈祷着:“求佛祖菩萨保佑我的乖孙平安无事,我会到庙里给你们多烧香的……”

姚殷经过四小时的手术,终于转危为安,只是孩子没有保住。

医生说可惜了,是个男孩,如果早点送来的话,还有保住的机会。而且她本来身体就不好,现在大出血,子宫受损,以后就算怀孕了,也容易自然流产。

陈明朗呆愣在原地,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胸口,让他痛得难以承受。

他张了张嘴,有问题想问医生,却发现喉咙干涩发不出声音。

谢淑萍跌坐在地上,大声哭喊着:“天哪,我们陈家是造了什么孽……”

而陈勇先是爆了两句粗口,接着又唉声叹气起来。

护士小姐用保持安静的理由制止了他们发出噪音。

姚殷从手术室推出来,被送进普通病房。

陈勇和谢淑萍只是用复杂的眼光看了她一眼,然后就搀扶着离开了医院。

3

陈明朗搬了张椅子坐在病床边,看着因为打了麻药,还没醒过来的姚殷。

她双眼紧闭,头发凌乱地散开着,好不容易养得圆润的脸此刻却苍白憔悴,嘴唇也有些干裂。

他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想去摸摸她的肚子,那里曾经孕育过他们的孩子,爱的结晶。

此刻却……眼泪再也无法控制的掉下来,一滴一滴的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

他本来喝了酒,就有些困乏,再加上经此打击,身心俱疲,无声地哭了一会,就两眼一抹黑直接趴在床边睡了过去。

“老公,老公……”

不知道睡了多久,陈明朗听到声音后快速醒了过来。

“老婆,你醒啦,感觉好点了吗?”

姚殷皱着眉头,声音虚弱地说:“痛,老公,好痛……宝宝没事吧……”

“宝宝……”

没有了,这三个字到了他嘴边,却无法说出来。

她看到他的表情,就猛抽回被他握住的手,摸向自己的肚子,“宝宝怎么了……不,不会的……”

说着说着,她突然扯着嗓门尖叫了起来,还蹭的一下想坐起来,只是牵扯到身上的伤,又疼痛的倒回床上。

可她却像癫痫发作一样,疯狂地挥动双手。

“老婆,老婆,你冷静点。”陈明朗只能用力搂住她,制止她剧烈挥动的双手,侧头冲外面大喊:“医生,医生快过来啊……”

医生和护士都快速的跑了过来,见她这样的状况,只能给她打了一支安定针。

姚殷很快安静下来,重新睡着了。

而陈明朗则毫无睡意,一直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心里五味杂陈,脑海更是闪过无数的画面。

最后盘踞在心头的只剩一个问题:以后怎么办。

第二天,姚殷醒过来,没再折腾发疯。变得不言不语,即使跟她说话,也不回应,就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望着天花板。陈勇夫妇带了早餐过来,却是心疼的看着陈明朗憔悴的脸,一个劲的劝他吃多点,然后回去休息。

言语中则是透露着对姚殷的不满,把孩子流产都怪到她的身上。

他担心地望向她的时候,却发现她依然两眼放空,似乎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妈,这是一场意外。孩子没保住,最难受的人还是殷殷,毕竟孩子在她肚子里三个多月了。我们还年轻,以后会有机会给你们生几个乖孙子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让殷殷把身体养好。”

“我们盼了这么久不也难过吗?况且这事是她不小心……”

“好了,少说两句。”陈勇打断了谢淑萍的话,侧头对陈明朗吩咐道:“你先跟单位请几天假,再回去睡一觉,这里有我们看着。”

谢淑萍瞟了姚殷一眼,没敢再说话,只是拉着一张脸收拾吃完的便当盒。

“老婆,我先回去睡一会,你要是有什么事就跟爸妈说,或者给我打电话也行。有什么想吃的吗?到时候给你带。”

姚殷不说话,还把头侧向墙的那一边。

陈明朗请了五天假,直到陪着她出了院才回去上班。

她在家里休养,整天躺在床上,不出门,吃得少。

即便是这样,谢淑萍也是满肚子的怨气,对着她由一开始的指桑骂槐,到当面的冷讽热嘲。

可见她一直不理会,渐渐也熄了火,家里的气氛都有些凝滞。

看到姚殷流产了,陈明朗既自责又难过,老是想着那天晚上没出去聚会,是不是结果就不一样了。

心中的烦郁无法排解,他便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每天早出晚归,借此麻痹自己。

4

夜里,他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刚开始以为是做梦。可那声音一直不停,吵到他睡觉了,而且还很像是姚殷的声音。

便迷迷糊糊的伸手往身旁摸去,“老婆,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触手而至的是空气,让他清醒了几分,打着呵欠坐了起来,就看到靠在窗边的贵妃椅上坐着个人影,长发飘飘,猛地一瞧就令他背后一凉。

透过窗外的月光,认出是姚殷,心才稍稍安定了下来,“老婆,你怎么不睡觉,坐那干嘛?”

姚殷似乎没听到他的问话,搂着怀里的抱枕,声音温柔地说:“宝宝,别怕,妈妈在这里。妈妈给你唱歌儿,你快快睡哈。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

摇篮摇你快快安睡……”

她的声音没有起伏,也没有感情,复读机一样。

陈明朗这次吓出了冷汗,伸手按亮了屋里的灯,吞咽了一下口水,才穿鞋往她旁边走了过去。

“老婆,你没事吧?”

姚殷眼神迷离地看了他一下,抱着抱枕躺回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而陈明朗听着她轻柔的鼻鼾声,彻底没了睡意。

第二天,他跟姚殷说起夜里的事,她却矢口否认,坚决认为是他做梦。

见她情绪激动,他也不敢再说下去。想着她可能是受到刺激,才会突然出现这种状况,过段时间就好了。

可接下来,连续三天深夜,她都会抱着抱枕唱歌,然后第二天醒来,又一点印象也没有。

“老婆,我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吧,再这样下去,只怕情况会越来越严重。”

“不去,我又没病,估计是你得了幻想症,应该你自己去看。”

没办法之下,陈明朗把她的自言自语用手机录了下来。

当她看到视频里自己抱着个抱枕,温柔地说话唱歌时,脸色一僵,“我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什么也想不起来……老公,我是不是得了精神病?”

能听到她声音深深的颤抖。

陈明朗认为她是精神错乱了,每天晚上和她同床共枕觉得害怕。

但她毕竟是自己的老婆,只能安慰道:“老婆,放心,估计是你最近压力太大。明天周末,我陪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开解一下就没事了。”

他又安抚了几句,让她不要多想,才去上班。

晚上一家四口坐在饭桌上吃饭,谢淑萍给陈明朗挟了一块甜酸排骨,“你这段时间都瘦了,要多吃点。”

“谢谢妈。”陈明朗也体贴地给她挟了一块鸡肉,然后又给旁边的姚殷也挟了一块。

“中午买菜时,我遇到了林姐,她说穗儿回来了。穗儿有没有联系你?”

“前天给我发了微信,简单聊了几句。”

“你有没有叫她过来我们家里玩啊?她以前可爱往我们这边跑了。天天粘着你,朗哥哥朗哥哥的叫着,还说长大后要嫁给你……”

他看到姚殷挟菜的手一顿,接着又像没事之人继续吃饭。心里怕她介意,就极其认真地说:“妈,以前都是小孩子,不过是开玩笑的话,还提来干嘛。”

“什么玩笑话,我们都把你们当成一对儿,还说要给你们定亲呢。”

姚殷把碗一放,“我吃饱了,先上楼。”

“你就吃这么少,要不要再喝点汤?”

她没应声,径自往楼梯口走去。

谢淑萍冷嗤一声,“哼,整天摆张黑脸给谁看呢,家务不用做,孩子也生不了,这娶媳妇回来……”

“妈,你别说这些了行不行?”

看到儿子护着她,谢淑萍的脸也拉了下来,“我说说还不行了,当年要是你和穗儿在一起,我的孙子早就不知道多大了。”

“我吃饱了。”陈明朗不想再和他妈争辩,只能把吃了一半的碗往桌上一放,也上了楼。

他知道他妈对姚殷不满,所以她半夜自言自语的事,没敢跟他们说。

看心理医生,两人也是偷偷去的。

医生诊断过后,说姚殷得了抑郁症和早期精神分裂症,需要吃药和做心理辅导。

还叮嘱他要多关心和陪伴老婆,不能给她压力,尽量让她处于开心放松的环境。

他便想着请假,带她去外面旅游一段时间。

可恰好单位安排他下基层一个月,想请假也要等一个月后再批。

而在一个屋里同吃同住,哪里藏得了秘密。

没两天,谢淑萍就知道姚殷精神出现了问题,大吵大闹着要他们两人离婚,骂她神经病,连累人,就算以后生的孩子也可能是不正常的……

姚殷原本一直没说话,任她说,可听到关于孩子那里,就像疯了一样,砸了手机,还扑过去要打谢淑萍。

要不是陈勇父子拉架,估计两婆媳真的会打起来。

闹了一晚上,还是陈明朗撂下狠话,要是家里容不下他老婆,两人就搬出去。

他妈才消停了。5

陈明朗见他妈安静下来,不再说那些难听的话。

以为她是怕自己真搬出去,就放心的去出差了。

在基层出差,最避免不了的就是被下面的领导干部拉去吃饭唱歌。

他只能每天抽出时间给姚殷打电话,关心她有没有按时吃饭吃药,妈妈有没有为难她……

好不容易熬到出差结束,一下飞机就往家里赶。

“朗哥哥,你回来啦。”

陈明朗看着眼前娇丽动人的女子,怔愣了两秒,“穗儿?”

“对啊,不认得了?”

虽然他偶尔会在朋友圈看到她发的自拍照,可和真人看起来还是挺大区别的。

“哪会不记得,现在是越来越漂亮了。”他把行李箱往沙发边一放,就坐到姚殷旁边,“老婆,我回来了。”

“看到了。”

陈明朗听到她这冷硬的话语,心里有点不悦,自己的老公在外出差这么久才回来,不但没句体贴话,笑容也不露一个,怎么做人家的妻子的?

不过随即看到她严重的黑眼圈,还是忍不住关心地询问:“最近是不是没休息好?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

“问什么问,烦死了。”

“你……”陈明朗被她的话气到了,脸色也冷了几分,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了。

谢淑萍从厨房里端着果盘出来,笑盈盈地说:“穗儿啊,以后可要多来家里走动走动,陪阿姨聊聊天。”

“嘻嘻,就怕我经常过来,阿姨会嫌我烦。”

“哪会呢,把这当自己的家,随时过来都行。况且,工作上有什么不懂的问题,也可以找你朗哥哥研究研究。”

陈明朗抓起块苹果,边嚼边问:“穗儿,你现在找到工作了吗?”

“我爸把我安排进你们单位,以后大家就是同事了,可要多多关照我哦。”

刘穗儿还留下来吃饭,气氛很热闹,就连陈勇也时不时的插两句话。

而一直沉默不语,低头吃饭的姚殷,倒像是外人。

吃完饭又坐了一会,刘穗儿便说要回去。

谢淑萍让陈明朗送她,她顾虑他出差回来太累了,自己搭的士就好。

他便把她送到街口,等她上了车后再回去。

陈明朗拎着行李箱进到卧室,“屋里什么味道?”

“你妈给的熏香,非要我点,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他一听,眉就皱了起来,“我妈要你点,肯定是对你有帮助的。她现在都懂得示弱了,你就不能懂事点,哄哄她开心。”

“我哄她开心,谁来哄我开心。”姚殷坐在床上,用力的抓着抱枕,发泄着不满,“我做的再好,你妈对我都不会满意。她想要的那个穗儿当她儿媳妇,你去娶她,那你们就一家欢喜了。”

“不可理喻,你都知道我只是把她当妹妹。”

“可人家没把你当哥,你妈更没把她当外人,想逼我走,给她……”

“我现在没力气和你吵架。”他拿起睡衣,揉着太阳穴进了卫生间。姚殷把手里的抱枕往地上一砸,怒吼了一声,“啊……”

等他洗完澡,情绪也平复下来了,想和姚殷好好的交谈一下,却发现她睡着。

她的身体蜷缩着,双手放在胸前,这是很没有安全感一种睡姿。

即使睡着了,眉头还是紧紧地皱着,小脸上挂着泪痕。

他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躺到她旁边,用手环抱住她,沉沉睡去。

陈明朗出差回来后,没再发现姚殷半夜起来自言自语的症状,倒觉得她脾气越来越暴躁了,动不动就发火。

和他闹就算了,对着他妈也是没一句好话,仿佛全家人都欠她一般。

他妈现在都忍着不回嘴,就是时不时的唉声叹气,白头发都冒了出来。

而且每次穗儿来家里做客,她都摆脸色,等人走了,对着她是又吵又闹的,不管多难听的话都说得出来。

他虽说爱她,在意她,再好的感情都经不起她这样的折腾。

他们是夫妻,他又正值壮年,可她就是不准他碰,还嚷嚷着让他去找外面的女人。

一气之下,他就搬到客房去住了。

有什么应酬都不再推托,还特意耗到十一二点才回来。

6

陈明朗虽说住在客房,可衣服生活用品啥的都还在主卧。

晚上,他喝酒喝到十二点多才回来,醉醺醺的去开主卧的门,却怎么也拧不开,知道是从里面反锁了。

“开门,姚殷,你给我开门。”

他连拍了好几下的门,都不见开。酒气挟着火气,让怒火攻心的他喊得更大声,“我叫你开门听到没有……”

门猛地从里面打开了,接着是他的衣服被扔了出来,“拿着你的衣服滚……”

姚殷把他的东西扔了出来后,就想关门。

“你这女人有病。”他的脚用力一踹,然后迈了进去,“你到底发什么神经?”

“我是有病,你们全家不就因为这个嫌弃我嘛……”

“谁嫌弃你了?是你天天闹腾,搞得家里没一天的安宁。”

谢淑萍从楼下跑了上来,看到满地的衣服,惊呼着:“你们大半夜的不睡觉,是想……”

“我们夫妻的事,不用你多管闲事。”

陈明朗怒瞪着姚殷,眼里冒出火来,“姚殷,你这用的什么态度跟我妈说话?快跟她道歉。”

“我又没错,你妈本来就不安好心,一直想把我赶出去好给那什么穗儿挪位置呢。”

谢淑萍一只手捶着胸口,一只手指着她,“作孽啊,我们陈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媳妇。”

“你胡说什么呢。”陈明朗伸出手扶住他妈,“妈,你别激动,要是气出病来就不好了。”

姚殷冷笑了两声,右手不停地挠着头发,“哼,估计你早就和那女人滚在一起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做的腌臜事……”

她的话还没讲完,就让陈明朗啪的一巴掌给打断了。

他看着她眼里的难以置信和痛苦,心里有些发懵,没想到自己会一时冲动就打了她。

“好啊,陈明朗,你竟然打我。我是受够你们一家人了,离婚。”

“老婆,我……”

“是你说要离婚的,儿子,明天立马和她去办离婚证。我们这个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不然被你害得家无宁日。”

陈明朗打姚殷的那巴掌,只是想制止她不要说出那么难听的话,可没想着要闹到离婚的地步。

不过,这婚还是离了。

因为那天晚上吵到最后,姚殷像疯了一般,不但把谢淑萍推倒在地,还要冲到厨房去拿刀砍人。

闹的动静太大,邻居和保安都过来敲门了,只差把警察叫来收场。

别墅是陈勇名下的,陈明朗的车是结婚的时候买的,两人只有十来万的财产,他都给了姚殷。

办好离婚手续的当天,她就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离开了这个生活两年的家,也结束了这段短暂的婚姻。

陈明朗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结婚当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他们说好要生儿育女,相爱到老的。

怎么一转眼就离婚了……

7

谢淑萍拿着新买又洗好晒干净的床上四件套进了陈明朗的房间。

先是把屋里的窗打开,接着换枕头被套,再把姚殷没带走的生活用品化妆品都给扔了。

她打开抽屉的时候,看到半盒熏香,心里咯噔了一下。目光扫视四周一圈,然后快速地把它扔进垃圾桶。

这熏香是她花了不少钱千辛万苦托人买来的,功效并不是安神助眠。而恰恰相反,会使闻了的人心神不宁,恶梦连连,暴躁易怒难以自控。

当初她就对姚殷不满意。

爸爸早亡,妈妈改嫁,跟着奶奶一起长大的丫头,虽说长得是挺漂亮,可贫困家庭出来的人总归显得小家子气,对陈明朗的事业也起不了任何的帮助。

相比之下,她更喜欢穗儿,开朗活泼,嘴又甜,她的爸爸还是财政局局长,两家是门当户对。

不管是在哪一方面,穗儿都比姚殷强。只是奈何陈明朗被姚殷迷了眼,非要娶她为妻。

最后,他们退让了,准姚殷进了陈家的门。

可她不但不感恩,还想怂恿儿子搬出去,平常也没把自己这个婆婆放在眼里。

盼了两年才怀上了,又因她的不小心而流产。

而且她以后可能不孕,就算怀孕,也不知道生出来的孩子精神会不会有问题。

这样的媳妇不是个祸害吗?

偏偏儿子把她当宝,还说赶她出去的话,他也不回家了。

正心愁的时候,一个好姐妹给献了个计谋,从对付姚殷入手,离间他们夫妻的感情。

在儿子面前,装可怜装委屈,把他拉到自己的阵营来,事情就好办了。

于是在儿子出差的时候,她把弄来的熏香给了姚殷,还千叮万嘱要她每晚都点上。

而且还时不时的约穗儿到家里做客,故意当着她的面,谈起他们两人年轻时的亲密互动,制造出他们的暧昧关系。

果然,姚殷吃醋了,加上熏香的作用,她无法和陈明朗耐心沟通,而是动不动就发脾气来表现不满。

一切都按照自己设想的那样进行着,他们顺利离婚了。

虽说亏了十来万,但能把她赶走,就值得了。

谢淑萍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卧室收拾干净,一边摸着酸软乏力的腰一边笑眯眯地给陈明朗发微信:

儿子啊,晚上你刘伯父一家过来做客,下班后,你可要早点回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