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容面对恶意

        李季今年大四,自己找了一份实习工作,准备好好适应一下职场的生活,今天刚入职,就遇到了一件挺棘手的事情。教他操作公司OA(在线办公系统)的那位姐姐,在一声不响的演示了一遍后就自己走开了,也没有告诉李季账号密码,也没有告诉这个学生时代根本用不着的系统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

        感觉有些一脸茫然的李季发挥了学生的那种执着的精神,想找那位姐姐问一下一些基本问题,没曾想却被对方一记白眼,一句“还大学生呢,这点东西都不会”给怼了回来。

        李季突然感觉到有些冤屈,他并没有得罪过这位姐姐,怎么连这些最基本的工作必备工具的操作方式都不给讲一下就挨了这么一记重拳?

        不得不说,这种刚入职场就要面对的恶意,的确来得有些莫名其妙,但真的是防不胜防。你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跟你毫无瓜葛的那个人,总是对你吹鼻子瞪眼的,总是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上告你的刁状。

        其实这种恶意的源头,不得不说是两种心态的作祟而导致的。一种是自卑心,一种是虚荣心。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种人,心中永远都对自己的现状与能力极度的不满意,却没有改变这一切的能力,只能在某个岗位或者层次滞留住,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组织上会不念功劳念苦劳的给一个安慰奖性质的晋升,但是这一切却对他自己的焦虑的解决没有半点帮助。最后只能利用自己的经验优势,在一些新晋职员身上发泄一下,找找优越感,证明自己还不是一个什么都干不成的组织底层人员。

        这样的人比比皆是,不光是一个组织内的底层人员,有些在没甚太大能力却凭借着组织内用大量资金堆砌出来的所谓高级人士亦多半如此,因为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就是用钱能解决的事情,今天组织能用钱堆砌出他们,同样明天也能用钱堆砌出别人,所以往往这种可复制、可量产的成功人士,在一些真正的成功人士的圈子里,往往会因为词不达意、话不投机、知识面单一等行为而遭受到在自尊层面的打击,为了弥补这方面收到的损害,在恶意对待别人的层面上来讲,是表现得最为淋漓尽致的。

        小汤的公司里有一个不属于自己直线的他部门领导,平时见面笑呵呵,偶尔还能打个招呼,嘘寒问暖一下,小汤一直认为对方人还不错,所以偶尔在一些非本职业务上的请求时,往往也没有推辞,能办的也就帮忙办了。

        可是直到有一次小汤却无故遭到直属上级的一顿无端指责,为的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当场差点没气得小汤立马辞职,但是后来也因为多方面的劝解,包括当时将小汤拉进这个公司的猎头也过来劝慰了一番,这才让小汤重新进入到工作状态。这样的事情每隔一段时间,基本就会重演一次,每次都让小汤精疲力尽,最后只能是以性格不合为理由离开了这个公司。

        不过小汤心里一直都在犯疙瘩,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了领导?需要用这种方式来逼他离开?而且还正是他的事业团队正在最大限度的为企业发光发热的时候。

        很久以后,已经自己开了一家工作室独立创作的小汤,补充新团队成员时,意外的招到了以前老公司的老下属,二人一顿喝酒神侃,最后才了解到当年的事实真相。

        说起来很简单,正是因为小汤所负责的团队项目,在当时的那个公司里,尚属于新生事物,基本没人能懂,自然小汤就是属于那种只要出了点成绩肯定就会受到很大的肯定。然而,心怀恶意的人很多,而且其中毫无理由的恶意也屡见不鲜,就是这样的一种容易招人嫉恨的荣誉,断送了小汤的在这个企业的路。

        不过小汤却从来没有想到过没事儿总在自己领导面前说坏话的人会是之前曾提到过的他部门领导,因为他们的交集太少太少,少到根本威胁不到对方的任何利益。

        恶意这种东西,太难以让人琢磨,更难以让人防范,不过恶意这种东西,却又是最不值得去琢磨和防范的事情,因为怀有恶意的人太多了,恶意中伤这种行为太过于肤浅了。

        如前文所说,浅薄的知识储备、金钱堆砌的陈旧经验、无可弱化的自卑情绪让一些人无法用正常的手段来进行正常人的竞争,为了维持自己生活的现状,使用一些看似有道德缺陷的行为手段,其实是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些,叫能力,叫竞争,叫职场生存法则。

        那在这种行为下的受害者们,该怎么去争取属于自己的利益呢?很简单,一句话——从容面对,仅此而已。

        我很喜欢罗辑思维对于现在的年轻人的新发展趋势的描述——脱离组织,U盘化生存。用一种自带信息,不装系统,随时插拔,自由协作的心态去工作,这叫一种自由。不仅仅是择业的自由,更多的,是让自己有从容面对任何刁难的自由;有了选择的自由;有了面对那些仅仅是经验比自己多了那么一两个月的人(没错,他们的工作经验,顶多只值一两个月的学习时间)也敢开口嘲讽你时,你能一个白眼翻过去的自由。

        显然,这些理论在那些人的眼里,很是大逆不道的,但是没有办法,社会在进步,社会的协作方式也在进步,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更是让协作的方式更加的流水线化,更加的多点开花,他们想用大组织里那一套混日子的哲学来生存,或许没有问题,但是仗以否决这个发展趋势?还不够格。

        如同小汤一样,即便那个部门领导以某些权利让整个公司乃至所有与这个公司的友好企业都不与小汤合作,小汤依然有能力活得更好,互联网上求贤若渴的企业,可比这些鼠目寸光的组织多太多,大太多。

        有句话,说得挺好:“任何想用来隔离开什么的墙,最终都会变成景点”。

        从容面对那些恶意,因为他们没有资格伤害一个强大的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前言 在开发Android的过程中经常使用到Gradle依赖,这里就总结一下Gradle依赖管理中的一些用法。...
    AndroidHint阅读 273评论 0 1
  • 投射今天的通读非常顺利,感赏投射越来越具体真切。感觉浑身充满力量,聚焦的都是好的。 投射今天能做一顿美味的晚餐,让...
    桃儿妈妈阅读 214评论 0 8
  • 不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而是理念的差距。我们只是用不同的价值观去支配了我们不同的行为,我们服务的对象都是儿童,不存在...
    月清浅阅读 6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