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小蜜逼宫成功,大婚当天却被啪啪打脸

[ 文章首发公众号:桑莫小茶馆,需转发请联系号主 ]


宋天浩没有看我,只是把早已拟好的离婚协议递到我面前。


“你看下,有没有要补充,我能做到的,一定满足你。”


我没有接,望了一眼已经熟睡的女儿的房间,说:“12年了,你当真舍得不要我们母女?”


宋天浩低垂着脑袋,咬了咬嘴唇,十指紧紧交叉在一起。


每当他坚定自己选择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我一直以为自己很了解他,以为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能和我同苦,就会同甘。


可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


我吸了吸鼻子,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想用孩子把他留住。


“天浩,糖糖还小,你真的忍心让她这么小就生活在一个不完整的家庭里吗?只要你肯留下来,我可以把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忘掉。好吗?”


可惜,即便我卑微到尘埃里,依旧没有开出花来。


“我们之间的问题不是一两天了,补不回来了。而且,我真的爱她。”


宋天浩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看向我,好像在告诉我,他的话有多么认真。


“爱?”我干笑两声,“就算她骗你,只是为了你的钱,你也爱她?”


“我爱她。”他说得那么坚定又有底气。


宋天浩将离婚协议重新放到我面前,毫不犹豫起身离开,甚至不等我把接下来的话说完。


如果他知道,会不会后悔现在的选择?


02

我和宋天浩结婚的时候才24岁,大学刚毕业,他是我实习公司的经理。


当时的他文质彬彬,才华横溢。我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孩,崇拜上了他的一切。


他那会已经30岁了,家里催得紧,我们交往一段时间后就结婚了。


他说家已经成了,现在想立业。


我们就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开了一家食品加工的小作坊。


当年电商刚起步,我想尝试一下。于是,摸索着开了一家网店。没想到,之后的生意节节高升。除了零售,还接到了不少大批量订单。


就这样,我们一路从小作坊,一直发展成50多人的注册公司,一切都是顺风顺水。


在宋天浩35岁那年,我们有了女儿,糖糖。


糖糖3岁进了幼托班后,我也筹划起了自己的事业。


美术院校毕业的我,在朋友的帮忙下,开起了一家小型儿童绘画室。从此,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上面。


好像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和宋天浩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


他嫌我整天不在家,每次回来连口热饭都吃不上,女儿都丢在了我妈那。


我也憋了一肚子的气,这8年来,我像一个黄脸婆一样只知道围着他转,什么都以他为中心。好不容易现在安定下来了,我想追求自己的理想,有错吗?


我天真地以为,夫妻间这种矛盾很平常,都生活在一起这么久了,还能怎样。


直到宋天浩38岁生日那天,我买了蛋糕去他公司,才发现他“众人皆知”的秘密。


03

前台小雪是我的远房亲戚,平时见我来了,总是拉着我聊八卦。可这次见到我,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宋天浩看到我,也略显意外。


我把蛋糕和新买的香水递给他,说了声生日快乐。


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宋总,你说我穿这身跟你出去合适吗?”


一个画着厚重妆容的女孩推门而入,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和宋天浩之间的关系不简单。


她看见我在,倒显得挺大方:“你好,我是宋总的秘书,白丽莎。”


我正想说什么,宋天浩先发制人,把我拉了出去:“走吧,切蛋糕去。”


以前每次来公司,大家都像一家人一样,说说笑笑。


但这回不一样了,气氛明显很生硬。切完蛋糕后,大家都捧着自己那份安安静静回到了座位上。


这时,白丽莎的一个动作,让我产生了强烈的不适感。


她在帮宋天浩擦嘴角的奶油,而且动作显得那么熟门熟路。


我的心再大,也不会认为这是正常的老板与员工间该有的肢体接触。


碍于有那么多人在,我不好发作,只能等宋天浩回家再问清楚。


当我准备离开时,小雪借着上洗手间跟我一起出来。她环顾了下四周,小声对我说:“晴姐,以后看紧点宋总。”


04

那晚,宋天浩依旧很晚才回家。


我打开他的衣柜,发现不知何时他多了好几件粉色的衬衣,而且衣服上残留的香水味,也不再是他以前喜欢的“大地”了。


我突然意识到,在我忙于自己的画室后,我们之间真的多了很多隔阂。


我们很久没有一起看过电影,没有一起带女儿去游乐场,我也很久没有为他做过早饭了。


宋天浩是半夜回的家,我忍不住朝他大吼:“那个秘书是怎么回事?你可别说你们之间是清白的。”


他的声音有些疲惫和不耐烦:“我很累,不想跟你吵。”


“哼,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你说啊。”


“闹够了没有?你这样子真的让人好烦。”


最终,我还是没问到什么,而我们之间的吵架以他摔门而去结束了。


他走后,我跌坐在地上,抱头痛哭。


为什么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此后,我更像一个侦探一样,有事没事就往他公司跑。我确实没有亲眼看到什么,但我相信,只要他们的关系是事实,就一定会有破绽。


没过几天,宋天浩说要去出差。


在他出门的第二天,一个陌生人加了我微信。


一开始,我还好奇,我设置的加好友方式是搜索微信号,可字母很长,平常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我通过了好友验证,对方自报家门,居然是白丽莎。


05

她一定是拿了宋天浩的手机,才加的我。


这么说,她也跟着一起去出差的。


白丽莎比我想象的更直接,上来就说:“我和宋总在一起有5个月了。”


我忍不住笑了,如今这是什么世道,这种见不得光的角色说起话来,竟这么理直气壮。


见我不回,她又发了很多他们在一起时的合影,包括她坐在宋天浩新车的副驾驶、头靠在他怀里的照片。


随后,又发来一段文字:


“姐姐,你别生气,宋总不知道怎么跟你开口说,所以,只好由我来说了。我不想破坏你们的,可我们也是真爱。”


我感觉身体里的血一下子都冲到了头顶,果然,这一切都是真的。


宋天浩,8年夫妻,我陪你走过风风雨雨,现在你就这么对我?


我终于被那些照片和文字激怒了,当即语音回给她很多不好听的话,也问候了她一家。


她却恬不知耻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


“知道宋总为什么喜欢和我在一起吗?他说只有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最舒服,像回到了20岁的样子。


可他每次回家,你不是质问他就是跟他吵架,他已经受够了。


所以,姐姐你考虑下让位吧,宋总已经不爱你了。”


真是活久见,原来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是这个样子的。


我把手机狠狠摔在了地上。


我已经做好了等宋天浩回来后,跟他大吵一架的准备,可没想到,他先主动和我坦白了一切。


06

白丽莎是宋天浩一个供应商的助理,在一次饭局认识的,然后加了微信。


之后,白丽莎经常主动联系他,借着工作的机会对他嘘寒问暖。知道他爱喝西湖龙井,不惜亲自跑去杭州买来送给他。


终于,宋天浩被20出头的白丽莎给攻倒了。


他说,在白丽莎那里他得到了久违的被崇拜的自豪感。


我哭着朝他咆哮道:“为了你的虚荣心,你就在外面乱搞?”


“小白她很温柔,从不给我压力,和她相处我很舒服。”


“所以呢?这些就是你出轨的理由?宋天浩,你把我当什么了?是谁在你最艰苦的时候陪着你,是谁不嫌弃你穷执意要跟着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说着,我伸手朝他脸打去。


他没有躲,像是在等这一刻的到来。


“岳晴,别让我讨厌你。”


“讨厌我?你有什么资格讨厌我。你的江山一半是我给你打下来的,我为了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居然说讨厌我。”


宋天浩不再理我,随手拿了几件衣服就走了,再也没回来过。


那段日子里,我整天以泪洗面。


我最好的朋友琳子看我日渐消瘦,好说歹说把我拖出门去散心。


她拉着我到一家知名的养生SPA会所做排毒,去去晦气。


可狗血的是,我们碰到了白丽莎。


07

她和她朋友在我们隔壁做按摩,因为只是隔了一层帘子,所以她们说话的声音,我听得一清二楚。


“丽莎,你现在可不得了啊,大老板都被你捏在手心里啦。”


“那是,他现在吃我吃得死死的,前天还送我了LV的新款包包呢。”


“哎,你可好命了。不过,高杰那边你打算怎么办?你们都同居两年了,被他知道你…不太好吧?”


“切,是他自己要当舔狗,人好有什么用,我可不想下半辈子坐在他的小毛驴后面度过。


对了,我跟宋天浩结婚那天,你要过来当伴娘啊。婚后,再给他生个大胖小子,我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就指日可待啦。”


没想到,这个白丽莎年纪不大,心思却这么重。


宋天浩估计死都想不到,他那温柔可人的小秘书背着他在外面还有别人吧。


那天,我约宋天浩来家里,准备尽最后的努力挽留他,顺便将这个事情告诉他。


可他却已经把离婚协议都准备好了,还说不管白丽莎是骗他还是爱他的钱,他都能接受。


终于,在他一句“等你有时间了民政局见”的话里,我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


离婚这事还是惊动了父母,可除了骂他是“白眼狼”“没良心”之外,他们也无能为力。


为此,两位老人还病倒了。


心已死,我也不想再给他留什么情面。


于是,我拨通了小雪的电话。


08

半年后,宋天浩结婚当天,小雪拍了一段视频发来。


在交换完戒指后,白丽莎满脸甜蜜地拿出一张纸,在宋天浩眼前晃了几下。


“老公,我怀孕了。你看,正好一个月。”


宋天浩的脸一下子白了,捉着她的手腕问:“你怀孕了?”


“对呀,我们的宝宝。”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白丽莎的脸上。


隔着屏幕我都觉得疼。


我删了视频,给小雪回过去: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谢谢。


没错,这一切都是我导演的。


宋天浩可以欺负我,但连累我父母病倒,就超出了我的底线。


我想起了那天在SPA会所听到白丽莎说的话,她要给宋天浩生孩子?我断定,有些事她并不知道。


我找到小雪,让她有意无意跟白丽莎提起,当年我怀上孩子后,宋天浩送我奔驰和200万现金的事。而且,我是在怀了两个月的时候才告诉他的,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没想到,白丽莎轻易就中了我的计,还当众说她怀孕了。


这对宋天浩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当初,我生下糖糖后没调养好,导致之后怀的两胎都没保住。宋天浩不忍心我再受苦,偷偷跑去做了结扎。


所以,他不可能再有孩子。


我想,白丽莎也是急了,半年多迟迟怀不上,才出此下策。先拿到车和现金,即便日后被宋天浩发现孩子不是他的,那她也不亏。


结婚当天就离婚,是她的报应。


可我们,好像谁也没赢。


后来,我把画室转租了。眼前,最重要的事就是陪糖糖长大,我欠她的爱,我会双倍补回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