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陪我,便要陪我一生一世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

——张仲素《燕子楼》


燕子楼诗三组

【张仲素】   

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

【白居易和】

满窗明月满帘霜,被冷灯残拂卧床

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

【张仲素】

北邙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中思悄然

自埋剑履歌尘散,红袖香消已十年

【白居易和】

钿晕罗衫色似烟,几回欲著即潸然

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十一年

【张仲素】

适看鸿雁洛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

瑶瑟玉箫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

【白居易和】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墓上来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小贴:

燕子楼:位于今江苏省徐州市。传为唐贞元年间,武宁节度使张建封为其爱妾关盼盼所建。关盼盼是当时著名女诗人,张逝世后,关矢志不渝,终身未再嫁,得张仲素与白居易二人称颂,故为燕子楼题咏,遂燕子楼千古名垂。

拂卧床:唐时用以借指小妾。

北邙山:汉唐时期有名的坟场。

剑履:唐朝时大臣的代名词。

玄禽:燕子。



『嗅言』剧场  

张郎:

今夜,又是一个不眠夜,独起合欢床,茫然四顾,伴我的只有残灯冷被和满窗的凄冷。这燕子楼中,他人酣然在卧,唯我清醒至今,今年的秋日好像比往年更加漫长了。自我进门,你我便恩爱不二,可,往日恩情有多浓蜜,今日思念就有多绵长,比自地角天涯,恐还不够。

独卧北邙,你可孤寂?我时常在想,要不干脆随你而去,但又恐这燕子楼中对你的思想又少了一份,所以只能日日遥望,时时挂念。自你离开,我已封舞近十载,每每拿起当年为你穿过的舞衣,眼泪就溢满双眼,每每拾起云钿花黄,心中就无限怅然,妆给谁看?

张郎,我想你了。你想我吗?

你不在的日子,时间总是过得飞快,适才刚看过有雁南飞,现又看见燕子北回,看,就连它们都是成双成对。思念的折磨让我无心鼓乐,你送我的用瑶装饰的瑟、用玉制的萧也因时间蒙上了厚厚的尘、结下了密密的网。遇见你,是我之幸;思入骨,亦我之命。

我要陪你,便是一生一世。



那年春天,张仲素自洛阳回来做客白居易家中,谈及曾到张节度坟上悼念,看到坟旁的杨树已经长得又粗又壮,堪比柱子,故而想到盼盼,她的花容月貌、窈窕舞姿是不是也随着时间化作尘埃了呢?




『嗅言』自话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我愿化作

你必经路上的一棵树

盛开的花

是我前世的期盼

凋零的叶

是我见你的热情

伸开的枝桠

是遮阳的荫

避雨的伞

若你爱我

是幸运

若不爱我

是命运

喜你成疾

药石无医


乐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