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密语》


玫玫今年15岁,是个初二女学生。相比起其他同学而言,大了一岁的玫玫无论是行为还是思想都要比他们的思虑多了几分,所以玫玫认为自己是不一样的存在。正是因为这个颇高的自我认识,使得玫玫总是想要干些什么来证明自己的“地位”是不容小觑的。从初一到初二的下半个学期以来,玫玫始终奔赴在这条“人生理想”的道路上,并且小有“成就”。

这年春末夏初,玫玫班上来了一批师范实习生,实习期为二个月。其中有一个二十来岁的男生,戴一副金丝边眼镜,长的白白嫩嫩,看起来就是文质彬彬的模样,碰巧的是他的名字和他的一举一动实在是太相得益彰。

“你们好,我、我、我叫张彬,是、是、是师范大、大四学生,很、很、很高兴认识你们。”说完,站在讲台上的张彬便往后急忙一退隐到其他实习生身后去,另一个实习生开始自我介绍。从玫玫的角度刚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个叫张彬“隐身”后的一举一动,只见他不断的在黑色西装裤左侧口袋里摸索,玫玫猜想,他肯定是要拿纸巾擦汗,然而他摸索半天却没了动静,左手好像十分留恋地放在口袋里边,不舍得出来了。玫玫觉得这个叫张彬的实习生有点奇怪,奇怪在哪又说不上来。

那个叫张彬的男生,因为在班上上课时说话总是吞吞吐吐的,说起话来又没完没了,他的与众不同,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在班里也不知是谁给他取了个外号,于是“了了”“了了”就这样在学校里传开了去。

新安小镇的人们的生活,一半是宁静一半是喧嚣。在这些平平淡淡,安安静静的日子里,历经过岁月洗礼的成人大都是心平气和的。他们的那双双眼睛里闪烁着明了和理智的光芒,每当他们眯着眼,望着年轻的后人们俏皮惹事的模样,那微微颤动的或长或短的睫毛好像是在说“哪个没有青春?这才是青春!”玫玫的俏皮捣乱是众所周知的,然而她并没有受到大人们过分的苛责。在这里,大人有大人的底线,小孩有小孩的原则。所以新安小镇一直都处于一种外人所不能理解的异样的和谐之中。

五月花开正是时候,新安学校里有一种无名花,因为大家都不知道这花的名字,久而久之这无名花便真成了无名花了。无论你走到哪儿都可以闻到一种特殊的香味,浓郁却不使人晕眩。玫玫爱极了它,爱它有二个花期的独特性格,一个是在五月至六月,一个是在九月至十月。有时候她看着看着闻着闻着就会产生幻觉,以为这花是另一个自己。

“张老师上午好啊!”一道“鸭嗓子”突兀地在宁静的林荫小道那边传来,一听就是王强,他不是正处于变声期吗?!玫玫下意识皱眉,王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礼貌了?

“上午好!”

“张老师,看你手提包装这么多资料,肯定很重,我帮你拿吧!”

“谢谢,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啪的一声在耳边不远处响起,难道就因为张彬不让他拿,二人不会打起来了吧!那张彬怎么可能是练武出生的王强的对手?玫玫赶紧从一旁的花树丛里出来准备去劝架。

哪里有打架?不过是二个人相互拉扯着手提包结果包不小心被甩掉在地上而已,包包里面原本码的整齐的文件和他们班的语文试卷现在都凌乱的洒了一半出来,瞬间安静的只听见风窥探纸的秘密所发出的翻页声。

“哎呀!这是什么?”呆愣几秒的王强首先反应过来,抢在张彬的前面弯腰想要捡起包,却发现包的开口处有一个被撞翻了盖子的灰色丝绒盒,里面露出一抹黄色的薄纱布料来。他二话不说直接捏住一角轻轻一拉便出来了。“天啊!竟然是条手绢!!”

张彬满脸涨红,想要夺回黄手绢,不料王强眼明手快举着黄手绢躲了过去。这时小道的另一旁花丛发出悉悉簌簌地声音,隐约透着笑声。张彬温怒的再次伸手想要夺回手绢,王强一时疏忽,等他反应过来时手绢的另一角已经在张彬的手里了。王强本不甘,便与张彬争夺起来,谁知只听见“嘶”的一声,黄手绢竟被撕裂成二半了。张彬瞬时愣住,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一半再看了看王强手里的那半边手绢,手绢已毁的太严重,撕裂处还有几根细丝像无家可归的缕缕幽魂般在空中飘荡。

张彬只觉怒火中烧,这是他妈妈一直以来贴身的物品,也是她最爱的一条手绢!他当初离家时,她亲手送给他的。这几年他不知碰到了多少的坎坷以及来自精神上的酸楚,这些都是靠着它来抚慰和拯救自己的!张彬愤怒的扬起手,到最后也仅仅只是缓下手来指着王强说:“你,你,你……唉……”张彬从王强手里夺回那半边手绢,弯腰拾起手提包便快步走开了。

等王强反应过来后,对着张彬的背影低声嗫嚅了几句,像是道歉的模样。而后又大声喊到:“出来吧!我说了吧,他就是个娘炮!”王强不削地挑眉,“男人哪能是他这样啊,说话文绉绉也就算了,还随身带黄手绢!说了你们还不信我!”

“啧啧……这下信了!”一旁的几人憋着笑意从花丛身后的斜坡站出来,不一会儿,他们又全都大声地笑开了去。笑声惊动了在花瓣上休憩的蝴蝶,它们纷纷向张彬离去的方向飞去,最终不见了身影。

“你们太过分了!”她实在没有想到王强他们竟然可以这样欺负可怜的张彬。玫玫自家虽然不是武艺家族出身,但是从小她就跟随着习武了一辈子的爷爷学习武术,哪怕她偷丁点懒都不行,因为爷爷是忠于武术的,他容不得别人拿武术开玩笑。于是,玫玫爆发,后果很严重。

玫玫刚怒斥完,对着王强就是一个攻其不备,一拳狠且准的打在王强的肚子上,王强还没反应过来,顿时觉得肚子那块儿火烧火燎的痛。他捂着肚子半蹲着身,痛得感觉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同王强一起来的那几个人看到王强被打,个个都撸起了校服袖子。是他们太轻敌了,要是被别人知道他们的老大被一个女生打,这可不是乱套了吗?!他们正准备上前却被王强使眼色喝住,他们又都退了回去。他们这才想起,他们是不打女生的!

教训了王强他们,玫玫心里总算是有点舒坦了。以前她不是没欺负过人,现在看着张彬被欺负的可怜样,她突然开始自我反省起来:自己是不是太没善心了?持强凌弱?……怎么会?!她突然想起历史课上老师总是说的“弱国无外交”,弱的人总是容易受到别人欺负,此刻她感受尤深,所以玫玫更加不想当一个任人欺负的人。

近来,玫玫发现了一件怪事。每天早上她的书桌里面都有一朵含苞待放的纯白的无名花,花瓣上面还隐隐有着露珠滑落的痕迹,玫玫觉得煞是可爱!可是除了这么一朵花便再无其他了,玫玫猜不出到底是谁送的,原本打算扔了它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是拿到手里要把它抛向窗外时又停住了手。唉,终归是不忍。于是,现在玫玫每天又多了一件事情――小心翼翼的把无名花夹进自己珍贵的日记本里。这算是她的私藏了吧?玫玫这样想着。

日子不知不觉间就在玫玫的日记本里丰富了起来,她今天又看到别人欺负张彬了,然后她又忍不住动手欺负了那些欺负张彬的人;她今天早上收到了二朵无名花,令她兴奋不已的是这二朵花并蒂开在一枝上的,不知道这是不是诗里面所写的“连理枝”呢?她今天不想回家,因为爸妈又在吵架闹离婚了;她今天又赢得了一场胜利,终于有机会打了隔壁班那个她一直看不顺眼的矫揉造作的王丽;校运会快来了,可她真的不想过校运会!她讨厌那种喊着友谊第一暗里却又使尽浑身解数要拿第一名的劲儿!……

每年一度的校运会在不断逼近,玫玫作为班级里具有一定“影响力”人物的存在,被极力要求要起到良好的带头作用。于是,玫玫顶不住压力妥协了。为了班级女子组2500米赢得好的名次,也更为了不想丢了自己的面子,玫玫每天早上都会早早的来到学校操场练习跑步。只是这一天玫玫终于知道了是谁送花给她的答案。

“张彬老师?”玫玫不确认,更多的是受到了惊吓。她曾经有猜想过会不会是张彬送的无名花?她低头脸似火烧云,立马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想。张彬只知她是一个捣乱鬼,像他那样温柔尔雅的男生应该也是喜欢和他性格一样的女生吧!更何况他还是我们的老师呢!

教室里没有其他人,只有张彬在,他的手里拿着纯白的无名花,尴尬万分且无措的站在玫玫的书桌旁。“陈,陈玫!早上好!”

玫玫此刻的心情犹如即将下大雨前挣扎着要冒出水面呼吸空气的鱼一样,她想要逃走,平日如风的脚步却挪不动分毫,只得憋红着满脸,惊慌失措的呆站在教室门口。她还太小,以她的年龄还不知道该如何“衣不带水”的自然而然地处理现在的情形。

“嗡嗡嗡嗡……”手机震动声打破了僵局,张彬回神,掏出手机看了眼屏幕,脸色微变,立马按了接听键。“别急!我马上回来!”

张彬看了眼玫玫,把花随手放在桌面上,便急匆匆的从玫玫身旁跑了。

玫玫走回自己的位置,盯着桌上的花,看着它一半身子悬在桌子的边缘,微风一过,岌岌可危,好像是要纵身一跃的模样。玫玫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急忙把花放回到桌子里面。这一次,无名花没有在玫玫的日记本里面安生立家。

似水的流年,勿忘花开。玫玫一直都很喜欢这句话,她也不记得是从哪里看过或是听过,凭着记忆它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浮出水面来了。

日子一如既往的过,唯一不同的是校运会过后的那几天张彬一直没有来班上上课。玫玫望着课桌里那朵已经枯萎了的无名花,所有的这一切都让玫玫愈发肯定无名花就是张彬送的,可是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是自己想的那样,消失这么多天也应该联系她啊,如果不是,不是的话又怎样呢?唉……

玫玫开始时假装不在意,后来从同学那里得知,他家人生病请了假回家了。玫玫突然之间觉得舒了口气,随即又担心起来,不知道他家人有没有好点?

“嗨!玫玫,想什么呢?”闺蜜黄佳拿肩膀轻撞了一下玫玫。玫玫一回神,只觉得自己的脸烧的厉害,急忙推开黄佳,一边用手扇着风降温一边说道:“想着今天怎么这样热呢?!”

“热?还好吧!”黄佳纳闷,今天哪里热了,基本是多云呢!“你很热?脸这么红,不会是发烧了吧?!”说着就要伸手去摸玫玫的额头,被玫玫一闪躲了过去。

“没发烧啊!”说着说着感觉脸更热了,那种好像秘密快要被人揭开的恼羞感让玫玫坐立难安。“我出去透透气,可能是教室里面太闷热了。”

黄佳望着落荒而逃的玫玫的背影,嘟嘟小嘴表示无奈,她话还没说完呢!“王强这几天也没来上课,这臭小子借了我一张专辑还没呢!”

玫玫手里把玩着一朵无名花,她盯着这朵白的似牛奶一样的花儿竟然使她联想到了那只黄手绢!它之于他到底有什么特殊含义呢?让他这样紧张,让他这样珍惜,让他随身带着它!

“哎哟……”迎面而来的碰撞,不由得让玫玫趔趄了好几步。抬头一看,原来是总找张彬麻烦的王强!玫玫不由得皱眉。

“玫……陈玫,你没事吧?”王强不免担忧,看玫玫一皱眉还以为撞疼了哪里。这可使不得啊!

“没事!”玫玫不着痕迹的挡开王强伸过来扶她的双手。“你怎么在这儿?”这是学校比较偏僻的角落,一般下课时间学生都不愿意来这么远的地方。

“我爬围墙进来的,大门进不得。”王强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这样的丑样竟然让玫玫看到了!“你怎么了?有心事?”

“别人爬围墙是为了逃学,你倒好是为了来上学?!”玫玫有点不敢置信,一向最不把学习当回事的王强竟然爱起学习来了!

“你不知道我这几天请假没来学校啊?”王强嗅出言外之意,不免有点失落。“我要开始学习了,家里人下了最后通碟!”也是想要住进你心里的那个人,只是不想让你再看扁,王强不自觉地摸摸鼻子。

玫玫在一旁只顾唏嘘感叹着,没注意到一脸失落的王强。玫玫虽是个不大不小的孩子,在她这个年龄正是性格成立和成熟的时段,自主意识也在不断地完善,所以当玫玫认定了某件事时,就算是再调皮捣蛋的玫玫也有自己的主意和专注。比如,张彬,而其它的便都成了描绘画布的背景。

微风俏皮的在树叶缝隙中玩着捉迷藏的游戏,掀起一阵阵地绿浪,无名花的香味也来凑热闹,追随着风,留下若有似无的痕迹。

“你喜欢我送……”

“什么?”

“你喜欢无名花吧?!”

“诺,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

……

“我,我……”王强想即使咬碎牙也要向玫玫表达自己深深地思念啊。这样温温吞吞的还是王强吗?!“我,我喜欢……”实在是难为情啊!万一她拒绝了,我该怎么办?她会不会从此更加不理我了?她会不会讨厌我?……越想越严重,这些后果都不是他能承受的。

“你知道吗?有个人每天都坚持送我一朵无名花,我一直都在想这个人会是谁呢?直到前几天我亲眼看到他手里拿着花站在我桌边,从那时起,我就发现自己喜欢上张彬了。”话一落地,玫玫就懊恼的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和他说这个干嘛呢?和他又不熟,更何况他还是自己的手下败将,万一他报复自己把这件事说出去怎么办啊?!玫玫恼羞的落荒而逃了。

……

王强如雷轰顶,望着玫玫离去的背影,只觉得视线有点模糊,是什么挡住了眼帘?难道下雨了么?王强苦笑一声,傻女孩,你以为上次就你那点力气能打赢我?你每天走过教学楼下都要俯身闻一闻它,坐在楼上窗户边的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喜欢无名花呢?……

王强咬牙狠狠地吸了口气,那天他一起玩到大的结拜兄弟出事了,当他接到电话后偶遇到张彬,急忙之下顾不得以前的恩怨便托让他帮忙送花……王强半阖上眼,他只后悔那天没有亲手送给她!喜欢张彬么?他可是我们的老师啊,傻女孩!王强从路旁选摘下一朵纯白的无名花,看了几眼,把它顺手夹在了手里的课本里。直到很多年以后,王强在无意间打开这本课本时,他有瞬间的诧异,看着那已泛黄干瘪了的无名花,他觉得岁月真是个巧妙的浣纱者。

从那以后,玫玫再也没见到过张彬。听说,他原本是个富家子弟,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高考偷偷报考了师范大学……现在他被家里人找到并且被逼着回家继承家业经商去了。听说,他以后再也不会当老师了……

一场青春一场雨。玫玫觉得自己的青春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哪里还会有雨?

夜幕徐徐来临,玫玫洗完澡趴在书桌上。玫玫的房间是在二楼,窗外阳台上种着一盆无名花。这是她从张彬办公室的窗下的花坛里面偷偷拔出来的,种在阳台上,风一吹,无名花的香味就漫进房间,一点一点地渗入玫玫的心里,感觉就像张彬随时都陪伴在自己身边一样。花是他,他是花,无形中就一点点地侵占了玫玫的整个身心。

玫玫抬头望向窗外,视线从那盆无名花飘移到星星点点的灯火处。哪一家灯火里面有你呢?玫玫从抽屉里拿出日记本,看着那中间鼓起的厚厚的日记本,里面藏着一朵朵的无名花,玫玫觉得自己的心一阵甜蜜一阵酸涩。

一页一页翻过去,时间停止在2010年6月6日。距今天是1000多个日夜。

听说你不再来学校,所有的东西你也没有带走一件。你来的意外,走也意外,就像一场夏雨。你说我能拿你怎么办呢?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悄悄去你的办公室偷,不,应该说是拿,毕竟你已经走远,这些东西也没了主人。拿一件你的物品,就当是你离别送的礼物吧!也许老天觉得我可怜,让我一打开你来不及上锁的抽屉,就发现了灰色的丝绒礼盒。我是认得的,那里边装着你珍若宝贝的黄手绢。我把它带回了家,并把它缝了起来,虽然它很丑,但是我大概更了解你了……

玫玫伸手探进抽屉的最里边,小心的拿出一个灰色礼盒,打开,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条黄手绢。上面的缝痕似一只丑陋的黄蜈蚣在上面弯弯曲曲的延伸着,它的脚尾处绣着一行字:千里共婵娟。

她后来从别人那里知道,这是他为自己的梦想离家出走时他的妈妈亲手秀上去给他的。她懂这其中的含义。有关于他的事一半是自己偷偷观察而来,一半是从别人那里拼凑而来。但是,玫玫觉得这并不影响自己的感情。

离别总是难分难舍,痛过的青春,只会犹如激浪而起的浪花,开在阳光下绚烂非凡。她的青春已悄无声息的成长了。

“玫玫,该睡觉了,不然明天起晚了怕赶不上去厦门的火车!”即使夜已深,陈妈妈的声音里依旧透着难以掩映的喜悦。一向不爱学习,调皮捣蛋,四处惹事生非的玫玫竟然考上了厦门大学,这简直是天降福灵啊!

“妈,我这就睡了!您也早点休息吧!”玫玫等妈妈转身关了门便熄灯上床了。深夜的微风从窗外悄悄地进来,惊动了熟睡的窗帘,桌上站着的台灯上外罩着垂下来的的麦穗也慵懒的伸着腰,日记本经不起风的诱惑随着它一页页的翻着篇章,躺在绒盒里的黄手绢似乎也将醒未醒。在月光的投射下,一切似乎都活了起来,它们跟随着风来到玫玫床前,进入玫玫的梦乡……玫玫在睡梦中,略勾起唇角,是个美梦呢!

你们太过分了!”她实在没有想到王强他们竟然可以这样欺负可怜的张彬。玫玫自家虽然不是武艺家族出身,但是从小她就跟随着习武了一辈子的爷爷学习武术,哪怕她偷丁点懒都不行,因为爷爷是忠于武术的,他容不得别人拿武术开玩笑。于是,玫玫爆发,后果很严重。

玫玫刚怒斥完,对着王强就是一个攻其不备,一拳狠且准的打在王强的肚子上,王强还没反应过来,顿时觉得肚子那块儿火烧火燎的痛。他捂着肚子半蹲着身,痛得感觉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同王强一起来的那几个人看到王强被打,个个都撸起了校服袖子。是他们太轻敌了,要是被别人知道他们的老大被一个女生打,这可不是乱套了吗?!他们正准备上前却被王强使眼色喝住,他们又都退了回去。他们这才想起,他们是不打女生的!

教训了王强他们,玫玫心里总算是有点舒坦了。以前她不是没欺负过人,现在看着张彬被欺负的可怜样,她突然开始自我反省起来:自己是不是太没善心了?持强凌弱?……怎么会?!她突然想起历史课上老师总是说的“弱国无外交”,弱的人总是容易受到别人欺负,此刻她感受尤深,所以玫玫更加不想当一个任人欺负的人。

近来,玫玫发现了一件怪事。每天早上她的书桌里面都有一朵含苞待放的纯白的无名花,花瓣上面还隐隐有着露珠滑落的痕迹,玫玫觉得煞是可爱!可是除了这么一朵花便再无其他了,玫玫猜不出到底是谁送的,原本打算扔了它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是拿到手里要把它抛向窗外时又停住了手。唉,终归是不忍。于是,现在玫玫每天又多了一件事情――小心翼翼的把无名花夹进自己珍贵的日记本里。这算是她的私藏了吧?玫玫这样想着。

日子不知不觉间就在玫玫的日记本里丰富了起来,她今天又看到别人欺负张彬了,然后她又忍不住动手欺负了那些欺负张彬的人;她今天早上收到了二朵无名花,令她兴奋不已的是这二朵花并蒂开在一枝上的,不知道这是不是诗里面所写的“连理枝”呢?她今天不想回家,因为爸妈又在吵架闹离婚了;她今天又赢得了一场胜利,终于有机会打了隔壁班那个她一直看不顺眼的矫揉造作的王丽;校运会快来了,可她真的不想过校运会!她讨厌那种喊着友谊第一暗里却又使尽浑身解数要拿第一名的劲儿!……

每年一度的校运会在不断逼近,玫玫作为班级里具有一定“影响力”人物的存在,被极力要求要起到良好的带头作用。于是,玫玫顶不住压力妥协了。为了班级女子组2500米赢得好的名次,也更为了不想丢了自己的面子,玫玫每天早上都会早早的来到学校操场练习跑步。只是这一天玫玫终于知道了是谁送花给她的答案。

“张彬老师?”玫玫不确认,更多的是受到了惊吓。她曾经有猜想过会不会是张彬送的无名花?她低头脸似火烧云,立马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想。张彬只知她是一个捣乱鬼,像他那样温柔尔雅的男生应该也是喜欢和他性格一样的女生吧!更何况他还是我们的老师呢!

教室里没有其他人,只有张彬在,他的手里拿着纯白的无名花,尴尬万分且无措的站在玫玫的书桌旁。“陈,陈玫!早上好!”

玫玫此刻的心情犹如即将下大雨前挣扎着要冒出水面呼吸空气的鱼一样,她想要逃走,平日如风的脚步却挪不动分毫,只得憋红着满脸,惊慌失措的呆站在教室门口。她还太小,以她的年龄还不知道该如何“衣不带水”的自然而然地处理现在的情形。

“嗡嗡嗡嗡……”手机震动声打破了僵局,张彬回神,掏出手机看了眼屏幕,脸色微变,立马按了接听键。“别急!我马上回来!”

张彬看了眼玫玫,把花随手放在桌面上,便急匆匆的从玫玫身旁跑了。

玫玫走回自己的位置,盯着桌上的花,看着它一半身子悬在桌子的边缘,微风一过,岌岌可危,好像是要纵身一跃的模样。玫玫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急忙把花放回到桌子里面。这一次,无名花没有在玫玫的日记本里面安生立家。

似水的流年,勿忘花开。玫玫一直都很喜欢这句话,她也不记得是从哪里看过或是听过,凭着记忆它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浮出水面来了。

日子一如既往的过,唯一不同的是校运会过后的那几天张彬一直没有来班上上课。玫玫望着课桌里那朵已经枯萎了的无名花,所有的这一切都让玫玫愈发肯定无名花就是张彬送的,可是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是自己想的那样,消失这么多天也应该联系她啊,如果不是,不是的话又怎样呢?唉……

玫玫开始时假装不在意,后来从同学那里得知,他家人生病请了假回家了。玫玫突然之间觉得舒了口气,随即又担心起来,不知道他家人有没有好点?

“嗨!玫玫,想什么呢?”闺蜜黄佳拿肩膀轻撞了一下玫玫。玫玫一回神,只觉得自己的脸烧的厉害,急忙推开黄佳,一边用手扇着风降温一边说道:“想着今天怎么这样热呢?!”

“热?还好吧!”黄佳纳闷,今天哪里热了,基本是多云呢!“你很热?脸这么红,不会是发烧了吧?!”说着就要伸手去摸玫玫的额头,被玫玫一闪躲了过去。

“没发烧啊!”说着说着感觉脸更热了,那种好像秘密快要被人揭开的恼羞感让玫玫坐立难安。“我出去透透气,可能是教室里面太闷热了。”

黄佳望着落荒而逃的玫玫的背影,嘟嘟小嘴表示无奈,她话还没说完呢!“王强这几天也没来上课,这臭小子借了我一张专辑还没呢!”

玫玫手里把玩着一朵无名花,她盯着这朵白的似牛奶一样的花儿竟然使她联想到了那只黄手绢!它之于他到底有什么特殊含义呢?让他这样紧张,让他这样珍惜,让他随身带着它!

“哎哟……”迎面而来的碰撞,不由得让玫玫趔趄了好几步。抬头一看,原来是总找张彬麻烦的王强!玫玫不由得皱眉。

“玫……陈玫,你没事吧?”王强不免担忧,看玫玫一皱眉还以为撞疼了哪里。这可使不得啊!

“没事!”玫玫不着痕迹的挡开王强伸过来扶她的双手。“你怎么在这儿?”这是学校比较偏僻的角落,一般下课时间学生都不愿意来这么远的地方。

“我爬围墙进来的,大门进不得。”王强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这样的丑样竟然让玫玫看到了!“你怎么了?有心事?”

“别人爬围墙是为了逃学,你倒好是为了来上学?!”玫玫有点不敢置信,一向最不把学习当回事的王强竟然爱起学习来了!

“你不知道我这几天请假没来学校啊?”王强嗅出言外之意,不免有点失落。“我要开始学习了,家里人下了最后通碟!”也是想要住进你心里的那个人,只是不想让你再看扁,王强不自觉地摸摸鼻子。

玫玫在一旁只顾唏嘘感叹着,没注意到一脸失落的王强。玫玫虽是个不大不小的孩子,在她这个年龄正是性格成立和成熟的时段,自主意识也在不断地完善,所以当玫玫认定了某件事时,就算是再调皮捣蛋的玫玫也有自己的主意和专注。比如,张彬,而其它的便都成了描绘画布的背景。

微风俏皮的在树叶缝隙中玩着捉迷藏的游戏,掀起一阵阵地绿浪,无名花的香味也来凑热闹,追随着风,留下若有似无的痕迹。

“你喜欢我送……”

“什么?”

“你喜欢无名花吧?!”

“诺,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

……

“我,我……”王强想即使咬碎牙也要向玫玫表达自己深深地思念啊。这样温温吞吞的还是王强吗?!“我,我喜欢……”实在是难为情啊!万一她拒绝了,我该怎么办?她会不会从此更加不理我了?她会不会讨厌我?……越想越严重,这些后果都不是他能承受的。

“你知道吗?有个人每天都坚持送我一朵无名花,我一直都在想这个人会是谁呢?直到前几天我亲眼看到他手里拿着花站在我桌边,从那时起,我就发现自己喜欢上张彬了。”话一落地,玫玫就懊恼的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和他说这个干嘛呢?和他又不熟,更何况他还是自己的手下败将,万一他报复自己把这件事说出去怎么办啊?!玫玫恼羞的落荒而逃了。

……

王强如雷轰顶,望着玫玫离去的背影,只觉得视线有点模糊,是什么挡住了眼帘?难道下雨了么?王强苦笑一声,傻女孩,你以为上次就你那点力气能打赢我?你每天走过教学楼下都要俯身闻一闻它,坐在楼上窗户边的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喜欢无名花呢?……

王强咬牙狠狠地吸了口气,那天他一起玩到大的结拜兄弟出事了,当他接到电话后偶遇到张彬,急忙之下顾不得以前的恩怨便托让他帮忙送花……王强半阖上眼,他只后悔那天没有亲手送给她!喜欢张彬么?他可是我们的老师啊,傻女孩!王强从路旁选摘下一朵纯白的无名花,看了几眼,把它顺手夹在了手里的课本里。直到很多年以后,王强在无意间打开这本课本时,他有瞬间的诧异,看着那已泛黄干瘪了的无名花,他觉得岁月真是个巧妙的浣纱者。

从那以后,玫玫再也没见到过张彬。听说,他原本是个富家子弟,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高考偷偷报考了师范大学……现在他被家里人找到并且被逼着回家继承家业经商去了。听说,他以后再也不会当老师了……

一场青春一场雨。玫玫觉得自己的青春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哪里还会有雨?

夜幕徐徐来临,玫玫洗完澡趴在书桌上。玫玫的房间是在二楼,窗外阳台上种着一盆无名花。这是她从张彬办公室的窗下的花坛里面偷偷拔出来的,种在阳台上,风一吹,无名花的香味就漫进房间,一点一点地渗入玫玫的心里,感觉就像张彬随时都陪伴在自己身边一样。花是他,他是花,无形中就一点点地侵占了玫玫的整个身心。

玫玫抬头望向窗外,视线从那盆无名花飘移到星星点点的灯火处。哪一家灯火里面有你呢?玫玫从抽屉里拿出日记本,看着那中间鼓起的厚厚的日记本,里面藏着一朵朵的无名花,玫玫觉得自己的心一阵甜蜜一阵酸涩。

一页一页翻过去,时间停止在2010年6月6日。距今天是1000多个日夜。

听说你不再来学校,所有的东西你也没有带走一件。你来的意外,走也意外,就像一场夏雨。你说我能拿你怎么办呢?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悄悄去你的办公室偷,不,应该说是拿,毕竟你已经走远,这些东西也没了主人。拿一件你的物品,就当是你离别送的礼物吧!也许老天觉得我可怜,让我一打开你来不及上锁的抽屉,就发现了灰色的丝绒礼盒。我是认得的,那里边装着你珍若宝贝的黄手绢。我把它带回了家,并把它缝了起来,虽然它很丑,但是我大概更了解你了……

玫玫伸手探进抽屉的最里边,小心的拿出一个灰色礼盒,打开,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条黄手绢。上面的缝痕似一只丑陋的黄蜈蚣在上面弯弯曲曲的延伸着,它的脚尾处绣着一行字:千里共婵娟。

她后来从别人那里知道,这是他为自己的梦想离家出走时他的妈妈亲手秀上去给他的。她懂这其中的含义。有关于他的事一半是自己偷偷观察而来,一半是从别人那里拼凑而来。但是,玫玫觉得这并不影响自己的感情。

离别总是难分难舍,痛过的青春,只会犹如激浪而起的浪花,开在阳光下绚烂非凡。她的青春已悄无声息的成长了。

“玫玫,该睡觉了,不然明天起晚了怕赶不上去厦门的火车!”即使夜已深,陈妈妈的声音里依旧透着难以掩映的喜悦。一向不爱学习,调皮捣蛋,四处惹事生非的玫玫竟然考上了厦门大学,这简直是天降福灵啊!

“妈,我这就睡了!您也早点休息吧!”玫玫等妈妈转身关了门便熄灯上床了。深夜的微风从窗外悄悄地进来,惊动了熟睡的窗帘,桌上站着的台灯上外罩着垂下来的的麦穗也慵懒的伸着腰,日记本经不起风的诱惑随着它一页页的翻着篇章,躺在绒盒里的黄手绢似乎也将醒未醒。在月光的投射下,一切似乎都活了起来,它们跟随着风来到玫玫床前,进入玫玫的梦乡……玫玫在睡梦中,略勾起唇角,是个美梦呢!

(初次发文,还望各路高手多提点^_^)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接C接Chapter1(上)) 士道早早的就醒来了。 不是因为要上学,今天可是周末,虽然昨天半夜还被一次空间震警...
    2297347894阅读 17评论 0 0
  • 我从清淡中走来 像洛阳的白纸 我向清淡中走去 若宋代的青花
    萍宣阅读 28评论 0 2
  • 可以说互联网是现在年轻人最有希望的一个地方,因为十几岁,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喜欢互联网,更懂互联网,也能跟上互联网快速...
    王者战天下阅读 40评论 0 0
  • 我就是我 不一样的水果... 啦啦啦~
    笨笨小怪兽阅读 24评论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