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九章:冰裂

沉静许久之后,男子脸上扬起爽朗通透般的笑容,也正是因为这笑容如一剂迷药,让冰寒深深陶醉于心坎里。

对于眼前的女子,杨慕次不是陌生的,之前几次的合作,他们配合默契,无需过多的言语,只需一个片刻的眼神,就知道在行动中如何配合对方。经过几次共同的合作,杨慕次心里不得不承认女子的身手,胆魄,均属于佼佼者,无疑,在执行任务时这女子与他配合的天衣无缝。

但仅仅限于此,因为杨慕次知道,无论他们配合的如何完美,但是他们终究走不到一起,终究信仰不一样,到头来还是会道不同不相为谋!杨慕次在心底叹口气,心里说不出的感觉。站在他面前的女子,他也是清楚了然的,极冷极淡的性格,戴笠的私人秘书,动起手来顷刻间便取了对方的性命,一招致胜,一丝一毫不留情。

虽然说眼前的时刻,他们是战友,他们是搭档,他们有着共同的任务,共同的目标,共同的敌人。那么之后呢?待到战争结束后,他们总会走上对立面,到时候俩人或许在战场上相见,也许在那个时候他们会在刀剑相迎。

尽管可以清楚预想到之后的情形,不过在当下时刻,杨慕次还是希望她可以好好保重自己,不管怎么说,他们终究相识一场,他们曾经并肩战斗过,他们共同患难过。还记得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她为了掩护了他撤退,自己却不幸被敌人的子弹击中左腿。后来当杨慕次把她搀扶到住所。

杨慕次知道,女子的伤势拖不得,最关键的就是帮她取出子弹。但是,现在的时候已经是宵禁,去医院必然是不可能了。女子仿佛了解到杨慕次的心中所想,强忍着腿部的剧痛,气弱游息嗓音暗哑的说道:“在第三层柜子里有一把柳叶小刀和一瓶白酒……”杨慕次听闻后,立即从柜子里拿了刀和一瓶白酒。

看着女子煞白的面容和额头上流下的汗水,杨慕次的内心不可名状的抽了一下。对着女子轻声言道:“没有麻醉药,你只能忍着点!”女子双眉微蹙,点了点头。

杨慕次先用烈酒将刀进行消了毒,接着容不得他犹豫太多,在此时的情况下,拖一秒,女子就危险一分。深吸一口气,杨慕次果断下手,把崁入腿部的子弹给取了出来,然后进行消毒,缝合伤口。

  在整个过程中,杨慕次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了。但他却觉得时间过得无比的漫长!他也不是第一次取弹,偏偏这一次是令他最为紧张的。

  杨慕次看了看半倚靠在床头的女子,只见那女子自始至终没有发出过一丝声音,只是双手紧紧握着浅蓝色的床单,指甲也泛了白,可见疼痛度是有多深!

  “谢谢你……”女子脸色惨白如纸,却仍然一如既往的冷静的说道。

  这一夜,杨慕次彻夜未眠。他担心女子的伤势不稳定,用手探了探女子的额头发现温度过高,用冷毛巾敷在上面进行降温。也正是因为一次的相处,让冰寒的整颗冰冷而又孤傲的内心感到丝丝的温暖,也让杨慕次对这女子,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

  曾经杨慕次一度认为,除了荣华,他的心里无法再住的下其他的女子。可是面对着眼前的女子,他的内心还是深深的颤了一下。纵然是这样,他还是清醒的知道,这个女子依旧无法与他走到一起。与其这样,倒不如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长痛不如短痛,克制着只有他一个人独自知道,不敢面对的情愫。

拉回思绪回到现实,杨慕次对着冰寒说道:“赵小姐,多多保重自己!”冰寒淡然的笑笑说道:“谢谢,你也是多多珍重!”

告别完后,就转身离开。转身的那一刻,冰寒脸上流下了滚烫的泪水。刚才从他嘴里说出的“赵小姐”这三个字,这犹如那陌路人般的语气,让冰寒整个心底像窒息一样的疼痛。

  不知不觉,雨停了,天晴了。依然往前行走着!

冰寒在心里苦笑一下自己,心里默念着:阿次,到头来我却无法告诉你,我最真实的自己,而赵绮清这三个字已然成为我们之间最后的纽带!纵然是这样,我只期望你可以好好的活着,平安的活着,对我而言就已经足矣!

回到自己的下榻之处,冰寒早就敛去了刚才的情绪,她知道,她接下去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所有不利的证据都指向于她,让桑葵这个叛徒告知周佛海,最终周佛海向戴雨农告密。冰寒正是利用,桑葵复仇的心里和周佛海急于立功的表现,让自己成为这盘棋上的死棋,

当杨慕次回到家里的时候,神色有些异样。杨慕初看到后有些担心上前问道:“怎么啦?出什么事啦?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啊?”杨慕次笑笑摇摇头说道:“大哥,我没事!只是觉得有点累了,我先上楼回房休息去了。”说完后,杨慕次转身到楼上去,而只留下楼下杨慕初一人叹息着,他总觉得,他这个宝贝弟弟遇上了什么事情,让他产生这样的表情。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杨慕次双目微阖。再次见到冰寒,尽管他外表表现的再怎么的冷静,但是心是无法欺骗自己。他也很想抛下一切,吐露自己的心声,不过终究是不被允许!飘风有他自己的信仰,也正是这信仰,他最终无法与冰寒走到一起。

披上外套走到门口,打开窗户任由夜晚的凉风吹乱他的思绪,吹乱他的心房……而杨慕次无法想到,这一夜,有一个女子也是站在窗外,欣赏着月明星稀的夜晚。这一夜,俩人都注定无眠!

往后的几天里,大家都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好似这一切依然平静如旧。可是在这样安谧的情景下,却充斥着即将到来的一场风暴。

  明诚办完事后,明诚一路开着车,却不是往明公馆的方向行驶。把车一路开到海边,看着残阳如血染红半边天的夕阳 ,明诚的内心如波涛一样汹涌!想到冰寒对他所说的一番离别之话,不由自主的再一次红了眼眶。

  走上这条路,明诚就已经做好各种牺牲的准备,有自己的,也有自己的同志和战友!而现在的明诚,却有着前所未有的自责。

  如果不是他当初带领顾雅璇走上这条路的话,那么结果会是不一样吧?最起码不用戴着伪装的面具在黑暗中行走着,连自己真实的姓名也要缄默于的心里,隐忍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小心翼翼的周旋着各式各样的人物……可是没有如果,历史也不能重演,人生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俩字,事已成这样,只能坦然的面对与接受!

  把车停靠于江畔旁,看着潮涨潮落的浪花,明诚的耳边响起了冰寒的几句话语:“组长,你知道吗?在我一生生命的时光里,最令我感到自豪,感到幸福的就是能够认识您与阿次!”一个是我的救命恩人和指引我方向的领路人;一个是我放在心底深处唯一动过真情的男子。虽然我知道,走上这条万险千艰,困难重重这条路时,时时刻刻要面临着牺牲的准备!但我仍然豪不后悔!”

  明诚在心底深叹一口气,当初是他救了冰寒的命,可是如今,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冰寒一步一步走向牺牲道路,而又无能为力!他终然没有给她一个好结局!

  眼前再次浮现出那一日冰寒身穿红色套装,双眼无所畏惧的望向前方,嘴角扬起一丝笑容。那是明诚第一次见到冰寒如此摄人心魄的笑容,如一朵绽放最热烈,最灿烂的一朵昙花。极其的短暂刹那,然而又是那么的鲜艳与耀眼!照耀了所有的一切!

  看到天色慢慢暗沉下来,明诚的眼眶隐去了刚才流过泪的悲伤,显现的又是清澈而又坚定的双眸。

  上车,往明公馆方向开去,既然不能逃避,那么只能欣然的去接受。如今他能为冰寒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保重自己,将这条未完成的路继续战斗到底!

  才走近家门,明镜声音焦急的响起:“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晚回家?穿的那么少,晚上风又那么大,病了可怎么办?”明诚笑笑,由于在江畔旁冷风吹的时间有点长,明诚声音有点暗哑道:“大姐,对不起,处理些手头上的要事回来晚了!”哎~你呀”明镜轻叹一口气,握住明诚修长的双手时猛然间觉得一阵寒凉。“怎么手这么凉啊!再抬头一看不是很好的脸色,明镜关切的问道:“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啦?”咳……咳……”大姐,我没事!”脸色这么差!还说没事!”明镜有些嗔怪道。

  不放心明诚的情况,明镜让阿香煮了一碗姜汤,喝完姜汤后明诚回到房间休息去了。

  看着明诚离去清癯的背影,明楼内心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明镜走了过来说道:“你上楼去看看阿诚这孩子!他是你弟弟,要多多关心他,不要每次都给他数不完的任务!”知道了!大姐!”我这就上楼看看阿诚去。

  推开房门那一刻,看到明诚正在写书法。宣纸上:一个“国”字最后一笔正好完成。整个字体,苍劲有力,有楞有角!明诚除了擅长喜欢画画,书法也是他偏爱的,俗话说,字如其人。明诚的字体一般为柳体:潇洒,清瘦,笔画细劲,棱角峻厉!也正如明诚的为人一样!

  “怎么突然想到写起书法来啦?”明楼走上前问道。明诚看了明楼一眼,没有说话。明楼拿起明诚写的那个“国”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正是因为这个字,让所有有血性的华夏儿女迎着敌人的刀枪炮弹,谱写出一首又一首可歌可泣的奏章;也正是因为这个“国”字,让他们甘愿奉献出他们的一切,包括最为宝贵的生命!

  “大哥,你还记得吗?”在我读书的时候,你给我念了这两句诗:“夜阑卧听风吹雨,饮马冰河入梦来。”看着眼前这个弟弟,不知何事。明楼拍了拍明诚的肩膀言道:“怎么啦?一下子感慨这么多!”明诚摇摇头,接着笑容淡然的说道:“没什么大哥!我相信,总会有一天胜利终是属于我们的,付出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明楼知道这孩子定然是有心事瞒着他,但又不方便开口询问。只能安慰道:“别多想了,早点休息吧!接下去的要走的路,要做的事更为艰难,我们只能愈发的坚强!”知道了,大哥,你也早些休息吧!”明楼点点头,随即离开。

  夜色深沉,明诚突然觉得身子有些不舒服,整个人头晕眼花,料到自己又发烧了。从抽屉里拿出一粒退烧药 ,倒了一杯热水服下。不多想,便躺在床上休息去了……

  过来一日后,明楼,明诚俩人去上班。苏州厂里有事,明镜也去处理了,阿香的姨妈身体不舒服,也请了几天假回去探望了,家里只剩下明台一人。

  经过几天的寻找,并没有得出什么重要的答案!心想难道是他自己多想了吗?咬了咬唇,再次走进明诚的书房,四处望去,依然没有什么!明台有些不甘心,也知道此地不能久留,若是被俩个哥哥知道的话,一顿家法肯定逃不了!

  正要离开明诚房间时,不小心撞到书架上的一本史记掉落下来。明台蹲下身体去捡,看到里面一张纸条,一串复杂的摩斯密码

明台眉头皱起,想来想去,拿出微型相机把它拍下来。

  趁着家中无人,明台走出了家门,看了看那人上次见面留给他的地址。

  一路往前走着,豪不知道有人正在尾随他其后。到了指定的地方,等待着那人。过了五分钟左右,那人走了出来!正当要明台把东西交手的时候,忽然间,背后觉得一痛,短暂的失去了知觉。等到反应过来后,手里的东西不见了踪影。

  明台和桑葵俩人皆是惊愕不已,互看对方一眼,他们想不到有人会对他们下手,事情只有他们俩人知道,怎么会?桑葵一把拉住明台的领子问道:“是不是你通风报信的?否则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明台气极一把甩开桑葵拉住他的手辩道:“你乱说什么?怎么可能是我!”

  “现在好了,出现这样的事情,我要得到东西都没有了!”桑葵不服的说道。而一旁的明台,其实心里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他不敢确定,这份消息将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更不敢想象万一真的连累阿诚哥的话,那么后果也不是他能所承担起的!

  “先生,我看这里也没有我什么事了,我就先离去了。”明台知道,他要赶在他俩个哥哥回来之前赶回去,要不然的话,一顿审问是免不了的。

  “请便,明先生!下次我再另约你。”先生,如果没什么要事,还是不要见面为好!毕竟我也身不由己!”说完,没有理会桑葵径直的走了出去。

  桑葵脸上露出一丝诡笑冷哼道:“明少爷,你以为你还能抽离的掉吗?一旦踏进来了,就没这么容易走出去!这趟浑水,我看你是趟定了!”

  正逢走出去的时候,撞到一个人,只见那人说道:“先生,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桑葵抬头一看是一个容貌秀丽的女子,笑着说道:“没关系,小姐!”恰巧眼睛的余光瞄到了地上一个菱形形状的一个暗器。

  桑葵望了望这个菱形的暗器,双眼微眯,心里想道这个应该是刚才那个刺客留下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趁着四周无人注意的时候把这菱形暗器放进衣服的口袋里。

  另一边,冰寒夺走东西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知道,她已经留下了对她不利的证据。拿出那份胶卷其实所谓的加密的摩斯密码,也是冰寒的伪造,只是为了把注意力转移她这里。

  冰寒并没有把胶卷进行销毁,而是把它锁进了抽屉里了。

  数天后,远在重庆坐镇的戴雨农收到一份匿名电报,和一个菱形暗器。电报上暗示着,有人有通共的嫌疑!再一看,拿在手里的菱形暗器仔细的看了看,他认识这个东西是属于谁的。

  双眼发出狠厉的目光,他向来不是心慈手软之人,一旦令有人存有二心,对他不忠的话,他一定会手下不留情!

  拿着菱形暗器,发出一丝残忍的声音:“敢背叛我!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冰寒出门办事。刚一下车,就被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拦住,带头那个人说道:“赵小姐,戴局长有令,麻烦跟我们走一次!”话完后,在冰寒的腰间顶了两把枪。

  冰寒自是感觉到了,淡淡的开口说道:“我自己会走!”接着就坐进黑色的车里。

  “赵小姐,得罪了!”说着把冰寒推进了监狱里,带上了镣铐。

  冰寒坐在冰冷的地上,看着周围的环境,已然想到了接下去要面对的事情,那些人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是谁派来的。


  “我命令你们把这房间里的东西,给我仔仔细细搜查一遍,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听到没有?”领头的人说道。是,黄队长。”手下的低头恭顺道。

  房间的摆设很简单,没有什么其他多余的物品,那些人把抽屉砸开发现里面有个胶卷:“报告黄队长,发现了这个。”黄坚手里掂了掂胶卷,又有人跑过来说道:“黄队长,我们在卧室的暗阁里发现了一台发报机。”

  “很好!看来我们要去好好会一会那位赵小姐了!”

  在监狱里度过一天的冰寒,脸色有些憔悴苍白,静静的再思考着,她明白只要到这里来,那么她就很难走出去,况且她也没打算活着出去!

  闭上双目,安然的等待着所有严酷的考验。

  “赵小姐,我们在你家里发现了这些东西,你准备如何解释?”说着把那卷胶卷和发报机放在了冰寒的面前。

  冰寒冷淡的瞥了黄坚一眼说道:“黄队长,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既然不知道,那我们就换个地方好好聊聊!”黄坚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阴暗的刑讯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可怖刑具,充斥里一片血腥!冰寒淡定的看着一切。

  黄坚从架子上取下一根充满倒刺的铁鞭。走到冰寒身边带着一丝可惜的语气说道:“赵小姐,看你一身细皮嫩肉,这铁鞭要是落到你身上的话,那就太可惜了!我也不是那种不怜香惜玉之人,赵小姐,我看你还是从实招来一切吧!”

  “我没有什么要说的!”冰寒清冷的开口说道。

  “既然赵小姐,这么不识抬举的话,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啪”的一声巨响,铁鞭快速的挥下,然后再用力往回一勾,倒刺连拉着皮肉,冰寒细白的脖颈间瞬间多了一条血印,令人看上去触目惊心!

  冰寒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连轻微的闷哼声都没有。

  黄坚眼神晦暗,说道:“这只是刚刚开始,大菜可在后面了!”说着拿起铁鞭往冰寒的后背挥去,鞭鞭用尽狠道,霎时间后背一片血红。看着已经差不多了,黄坚停下了手,一把拉起冰寒的头发说道:“很疼吧?只要告诉我你的上线是谁?说出你的代号,就不用那么难受了!”

  冰寒吐了一口血沫在黄坚的脸上,冷嘲的说道:“我从来不和狗说话!黄队长看看赶快拿一名镜子照照看,你现在的长相,肯定比狗长的还可笑!”

  两声响亮的巴掌落在冰寒的脸上,嘴角泛起了鲜血。赵绮清,我警告你!不要敬酒不喝喝罚酒!你还以为自己是谁?你现在只是我手里的阶下囚,信不信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拿过一把锋利的匕首,凑近冰寒的耳边鬼魅的说道:“赵小姐,真是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如果多几条印子的话,那多可惜啊!”

  “那我告诉我黄队长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冰寒换上笑脸问道。

“只要赵小姐,相告我们实话的话,我们定不会为难你!”

  “黄队长,有些秘密我想单独告诉你一个人。”你们先下去吧!”黄坚对着手下的人说道。

  待手下人,退下之后。赵小姐可以说了吗?”

  “黄队长,你耳朵靠过来一点。”黄坚把耳朵靠近冰寒旁边。

  上一秒还在微笑的冰寒,下一秒发出冷冽的眼神,用力一口把黄坚的耳朵咬出了血,整个嘴里充满着血腥味,过了不只多久才松口。

  “啊……啊……”黄坚用手捂住自己右耳惨叫。

  “黄队长,你怎么啦?”听到声音,手下的赶过来,看到黄坚一脸痛苦的神情,和正在哈哈大笑的冰寒。

  “来人啊!给我把这女人的脸给毁了! ”黄坚咬牙切齿的对着手下的人命令道。

  俩人上去紧紧按住冰寒的两条手臂,让她不能动摇。黄坚拿起匕首轻笑一声,瞳孔收紧,嘴角浮出阴冷的笑意,猛然间,抬手用力一挥,白皙无暇的脸上瞬间多了一抹血红,一刀还不解气,黄坚又挥了一刀,形成交叉。

  冰寒痛的倒吸一口冷气,她知道,她的脸不似从前,被毁了。

  黄坚展开一个残忍的微笑,用手轻轻的摸了摸冰寒受伤的脸颊。真是遗憾啊!”然后用指甲用力一掐,鲜血再次流了下来。

  一滴一滴,滴在刑讯室脏脏的地板上,如一朵妖艳,血红的花朵,在此绽放。

  “赵小姐,好好在这享受你的待遇吧!除非乖乖和我们合作!”

  “你也配?”冰寒冷声反问道!”

  黄坚怒极反笑,没有说话,对着手下的人说道:“把她给我看牢了!”

  “是。”

  当戴笠收到那份胶卷,让人把它影现出来。戴笠怒目圆睁,原来他一直想找的这个人,竟然就在他的身边,藏的真够深的!

  一纸电令下去:赵绮清,居心不良,潜伏在党国之内,另有目的,图谋不轨,幸发现尚早,为避免对党国更严重的损失,特此下达枪决之命令,两日后执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