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沉沦(二十五)陪我一起过除夕夜的女孩

96
失落的羊
2015.10.29 13:32* 字数 2456

目录(接上文)


65.

我关了电脑,驱车直奔小檬住处,陪小檬吃了晚饭,就赶往医院打剩下的吊针。连续三天,做了小檬的三陪,小檬乖顺的像只小猫咪。

拿到脑部CT的检验结果,原本想开个玩笑吓唬下小檬呢,但转念一想,太缺德了,将来生孩子会没屁眼的。于是就调侃她以后要多吃核桃补脑,因为碰死了很多脑细胞,小檬竟然相信了。

深圳的冬天就像女人的脸,变的可真快,昨晚还冻的我鼻涕长流,今晚就能让我热的想裸睡,最要命的是蚊子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了。

一觉起来,我成了名副其实的包包大人。小檬给我拿花露水的时候,看着我红肿的眼皮活像个金鱼,忍不住咧嘴笑了。看到她这几天来第一次露出笑脸,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有一种说不清的高兴。

我看小檬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也要滚回自己的狗窝去了。告别前,让小檬自己好好保重,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我进电梯的时候,小檬说了一句,“谢谢!”声音很小,但我听的却很清楚,我笑了笑,挥手作别。

66.

离过年还有几天了,看着办公室的同事们每天忙着抢票,忙的不亦乐乎,对于我们这些不回家的人来说,简直失去了人生的一大乐趣,无法体会到那种揪心的心情,以及问候铁道部祖宗十八代的冲动。我问Peter过年不回家可有啥计划,Peter一脸的幸福说要去湖南。

我震惊了,“你丫的被哪个狐狸精迷的连祖宗姓啥都不知道了?连老家在哪里都不知道了?勾搭上QQ那个女的了?”

原来这厮和QQ上那女的勾搭见面了,熟料人家撂下一句话就走了,“对不起,你这长相我张不开腿!”

Peter被打击的失魂落魄,精神恍惚的跑去找那个侠女,人家以为他孤苦伶仃,身世凄惨,受尽世人的欺凌,遂母爱大发,好生抚慰,竟然让这小子给得手了,从这厮红光满面的样子,就知道性生活过的不错,可过年就回去见人家父母,这也太他妈“深圳速度”了吧。

哎,一想到我要孤零零的过一个无聊的年,我的心就洼凉洼凉的。小雪什么时候才回来啊?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小檬?!

前两天才陪小檬一起去复查过,难道有问题。电话那端,小檬的声音非常低,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在说什么。见到小檬的时候,我才明白为啥电话里面听不清,小檬的嗓子哑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小檬脑袋的伤才好,这回又因为风寒扁桃体发炎,嗓子肿的连话都说不出了。连续的吃药和点滴,加上高烧,把小檬折磨的已经是弱不禁风,看着让人都觉得可怜。

除夕的下午,我陪着小檬继续去医院打针。医院的人就那么三两个,平日热闹非凡的输液大厅此刻显得异常冷清。吊针静静的挂着,等我去接开水回来,看见小檬脸上挂着两行泪珠。

“怎么了?又不舒服了?”我轻轻的问。

小檬摇了摇头。我明白了,每逢佳节倍思亲,而此时此刻,小檬又饱受病痛折磨,近日来连续的遭遇,必定是触景生情,潸然泪下了。

我一边替小檬擦掉泪痕,一边安慰她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今天打完这最后一针,医生说就好了。今天晚上,我们一起过除夕,我亲自掌勺,给你露几手。”

小檬点了点头。打完针回住处的路上,跟家人又通了一番电话之后,心情更是好了不少。小雪也来了电话,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有回成家,在外地过的。

67.

晚上8点钟,电视里面放着央视的春晚,虽然我们都没有去看,用小檬的话来说,来点声音显得就不那么冷清了。

经过一阵子忙碌,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桌了。我一边解开围裙,一边感叹,“好多年没有下厨了!”

猛龙过江、阳春白雪 、小二黑结婚、关公战秦琼……菜式不复杂,但是名字报出来一个个牛逼哄哄的,小檬对我的崇拜之情犹如滔滔江水。但当看到菜品的真实内容的时候,惊讶的呆住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猛龙过江就是一碗清汤,里面飘了一根葱。文艺范十足的阳春白雪就是凉拌西红柿,顶上撒了一圈白砂糖。小二黑结婚就是两个去皮的卤蛋。关公战秦琼其实就是西红柿炒鸡蛋。

看着小檬哭笑不得的样子,我给她解释说别相信影视剧里面那些帅哥们能有一手的好厨艺,那都是演的,现实中,咱这叫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的嘛。小檬懒得和我辩解,抱起一碗粥喝了起来。虽说菜式简单,但小檬却吃得很有味道似的,脸上洋溢着一种叫幸福的东东。

68.

吃完饭,坐在沙发上闲聊,我们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小檬嗓子不便多说话,基本上是我在问,她用摇头或者点头来回应。

其实,起初小檬窥探商业秘密只是我的一种臆想,小檬只是要采访写一些财经方面的文章,至于酒店开房,那是给他们杂志社一个专栏作家预订的。用小檬的话来说,她之所以那么做,就是想捉弄一下我这个心术不正的色狼。

我还知道了小檬有半个男朋友,是她的同事,就是前阵子还来看过她的那个小眼睛。小檬说和他不来电,都拒绝好几回了,可对方还是不依不挠。我劝小檬说不要伤害人家的真情实意,干脆遂了算了。小檬用她沙哑的嗓音回了我两个字,滚蛋。我就再不提这事了。

意外的收获,了解了一些关于小雪的事情,小雪几乎没谈过男朋友,影子男友提起过几次,至于细节,连小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然了,作为等价交换,我也付出了很多真心话,诸如那想起来就让人蛋疼的初恋,还有喜欢小雪的事实,不过,和小雪一夜缠绵的事情是万万不能说滴,脑残才会这么笨。

睡觉的时候,小檬说沙发上太冷,让我去小雪房间睡。我说睡沙发已经习惯了,她就把她的一个毯子拿给了我。

临睡前,我又给她端了一杯热水,“多喝点热水。晚上想喝水,喊我就行,我来烧。”

这个新年,就这么过了。午夜时分,蜷缩在被窝里面,听着外面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心中各种复杂,难以言表。

那夜,我想我做了一个梦。

为何我如此肯定?因为我正在亲吻小雪柔软的红唇。如果不是做梦,这等好事能轮到我,小雪很久都不肯理我了。

梦的最后,身为皇帝的我正要和小雪皇后入寝宫,突然地震了,宫殿上的梁倒了,朝着我们砸下来,我拼命的想扑过去推开小雪,却怎么都迈不开。一着急,梦醒了。被子把脚给缠住了。

小檬穿的圆鼓鼓的,头上带着圣诞帽,憨态可掬。我惺忪的睡眼还没完全睁开,小檬就调皮的凑到了跟前,用低沉又滑稽的声音说道,“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广东地区的习俗,单身的可以向结婚的同事朋友拜年,就有红包利是了,钱数不多,通常5-10元不等,主要是讨个好彩头)

“叫姐夫, 就有!”

“你好坏!”

哈哈哈~

未完待续......

点击查看全文其它章节

爱已沉沦三部曲1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