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心处,恰巧是刚刚好的留白



很少一个人看电影,不过却有一次,心血来潮自己看了一部文艺片,散场了,一个人走在街上看霓虹灯闪烁的光彩,安静的想着戏里戏外的人生,片刻留给自己的孤单,竟有一种偷欢的愉悦,或许有些路一个人走一走也是一种别样的韵味。

林语堂说过:生命别太拥挤,得空点。

人生若没有空白期,会多么拥挤喧闹,多么无趣;在适当的时候清空内心,给自己和他人留一些空间和时间,在某一天回首时,发现那留白的年代和时光,竟是如此美好和值得怀念!

喜欢国画的人一定懂得中国画的最高境界在于留白,一张白宣纸上只寥寥数笔,却留有无尽的张力和无穷想象的空间;宋代马远的《寒江独钓图》,一副画中只一个老翁一小舟,虽然整个画面仅有几丝水纹,却让人感到满幅皆是水,烟波浩渺,这样大面积的留白具有丰富的艺术美感,让这萧寒的独与空灵的况味充满了虚实相生的神韵。

艺术如此,爱情、友情亦如此!爱的太满,太贪婪,就难免耽搁于纠缠,日日追问爱不爱?爱多少?终于满到外溢,心生嫌隙直至疏离。

年少时,遇到喜欢投缘的人,总恨不得倾其所有,日日腻在一起,却不想这太过热烈的煽情泛滥到往往自己都被感动了,可对方若没有调整到相同的频率,就如同一种压力,觉得沉甸甸的,很多热血沸腾的激情,最后难免变成了尴尬。

于是渐渐学会给自己和他人留有空间,其实人与人本质上并不需要太多,随着每一季的成长,能留住的东西越来越少了,能记怀的,竟也都是些微不足道的琐碎寻常。有些情感放在心里就好,再多语言都显苍白!

偶尔心中也会生出无限的惆怅,像长满了野草,于是知道心中堆砌的太满了,关掉手机电脑,独坐在喜欢的风景里,用一整段空白的时间,慢慢的为心锄草,和自己说话,想哭就哭,释放压抑的神经;当远处灯火一盏两盏的亮起来,瞬间连成了一片,我打开了手机,一堆信息涌出来,一个友人说:半天了,怎么没回复,你是丢了吗?瞬间一阵温暖冲进心间,笑着流泪了,有人惦念,总归是不会真正走丢的,释放后的自己充满了新生的力量!

青春之所以美,也因为它的留白。青春年少总是肆意的挥霍着,却短暂的来不及珍惜。没有说出口的喜欢,留在那一低眉的羞怯里;没有牵到的手,随着心事和一朵小花藏在书页里,待多年后翻到,花朵虽已经干枯,却还保持着完整的形态,凑近闻一闻,经年后依然散发着暗香,这素色时光,留白岁月,未经洗涤的真实,真让人动心。

书房不再靠填满书籍而有成就感,日子不再拥拥挤挤的过,不会再为应酬透支身体和时间,更不会讨好不喜欢的人和事,内心的欲望日渐减少,当有一日窥见内心的喜悦,竟是在丢弃了很多不必要的渴望和热情、过分给予和索取之后,庆幸人生总算进入了平衡期。

一日朋友说:活到现在才明白,语言是最金贵的,所以少说一些好!留出来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

我也越来越喜欢这样的空,朋友不多,赏心的知己也只两三个,淘来的新衣依旧白色调为主,有意为自己留着大段的空闲时间,真正的内在需要,一点点呈现,原来一切都无需太多,生活之美,生活之禅,都在这恰好的放空和留白的时光里,稳妥、清淡的存在!

那年秋天树叶要落尽的时候,我举着相机等待,仅剩一片叶子在湛蓝的天空、在树杈上孤独的颓废,此时满城的秋风都为一片树叶飘过,真是肆意孤绝的美艳,爱这骨感的空灵,迷恋这恰好的留白,我按下了快门,这景象冷寂的刚刚好!


作者介绍:

火凤凰,一朵自由行走的花,热爱并敬畏文字,喜欢用散文随笔怡情暖心,有文艺腔更有烟火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