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会有期 第二季 归 宿(5)

96
天气好时不出门
2017.05.01 21:47* 字数 1331

白天对夏清芳来说,是一种类似充电的过程,她是静止而无意识的。其实死以前她是不相信“人”还会有这样一种存在方式的,因为她从不相信鬼神。但是夏清芳现在这种情况,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不知道是否还有“同类”?

夏清芳算了算,她死了应该有两个月了吧?看见自己的身后事是一种无比奇怪的感受。她想起以前看过有个电视剧,演到一个人自33楼跳下时脑子里闪过的所有画面,有家人爱人之类。但,那天夏清芳从17楼跳下去的当时只有后悔。

她跳之前心如死灰,可是跳下去之后,失重的感觉让她突然感觉到后悔,我怎么那么冲动就跳楼了?!会不会特别疼啊??!!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撞击到了地面,于是,这个自己重生了。疼,肯定是有的,而且这种钻心的疼痛,甚至存在于重生后的自己身上。她疼的哪里都不想去,只想待在自己一念之差跳下去的地方。

她坐在飘窗上,看着这个世界,想自己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想自己的女儿失去母亲的哀,想自己的爱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感觉,应该也会伤心吧,毕竟夫妻一场。她觉得自己愧对于父母和女儿。可是对于程阳,自己的丈夫,她只有冷冷的恨——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至于走了这步。

清芳不知道自己具体的存在形式,因为她看不到自己,就算夜晚面对镜子,她也依然看不到自己,但她可以看到周围的一切。这两个月以来,清芳只是“坐在”窗台上,看着家里由一片混乱变为一片死寂。

自己的遗体已经被火化,还按照老家的习俗葬了。在老家房后的祖坟,父母为她置了棺木,骨灰盒便放在了里面。父母没有把她留在那个冰冷的大城市,尽管父母与清芳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并不是很长,而清芳走时自言片语也都没留下,但父母理解孩子的心意。

云海市是夏清芳大学毕业后找到第一份工作的地方,也是她结婚生子生活了20多年的地方。但父母仍把她带回了老家,因为他们知道,她既然以这样决绝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便再不会把最后一捧灰留在那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清芳每天以这样的状态存在着,她似乎在等待什么,每天她都经历着夜晚有意识,白天无意识的过程,她就这样天天待在卧室里。清芳想,或许她是在等待,想看看程阳会不会抱着自己的相片泪水满面,会不会怀念自己,或者那个女人会不会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自己的家里。

都没有,程阳比以往都更像是一个工作的机器,面无表情,时常望着窗户发呆。只是苦了女儿,可怜的女儿脸上再也没有了笑意,她把家里所有带有母亲夏清芳照片的相框都收了起来,塞在抽屉里。她不想再看到母亲,因为她觉得母亲就那样决绝的离开了自己,是不爱自己。母亲就算不留恋这个世界,难道也不留恋这个家,不留恋自己的女儿吗?

清芳就这样每天在家里晃来晃去,她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移动视角,就像在动作游戏里推动鼠标,今天,她第152次尝试靠近程阳和女儿,可是却依然办不到……就仿佛有层无法触及的壁垒,让她无法靠近,她想不明白,因为她现在所处的境况已经不在她可以理解的范围了。

清芳想:“我该走了,小时候,父母总在外打工,自己在孤独中长大,好不容易在这个城市有了自己的家庭,却自作自受,再次成为了这个世界的孤儿。”

夏清芳向窗外望去,“再"跳"一次?反正死过一次了,有何妨?我再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清芳“跳”出窗外,她感觉不到呼呼风声,仿佛在沿着楼体立面玩滑板一般,她就这样“滑”到了地面。

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