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日记

   盼望着盼望着,寒假真的悄悄地来了,原想着终于可以睡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以弥补这个冬日所有的早起寒冷,可六点刚过,这一双儿女就在被窝里说话逗乐,童言无忌,天真烂漫,着实令人开心。

   妞说:“哥哥搂搂!”由于年龄小,听起来就变成了“得得欧欧”,我们故意打岔,妞妞急了:“不是欧欧,是搂搂!”引来我和儿子一阵发笑,因为我们听着这两个词没有任何区别。

   两人在被窝里玩了几分钟,便睡不住了,老想跑出来,一会儿手也不安分了,竟打起来了。儿子说:“妈,妹妹打我的头了!”我就训妞妞:“不能打哥哥的头,打哥哥,哥哥就不喜欢你了。”儿子说:“没事,我让她打。”我依然不依,妞妞见哥哥态度温和,便眨眨眼说:“我就打一点点。”说完,还用两个手指笔画一番,表示用劲不大。看着这一双儿女,一阵幸福袭来……

   吃过早饭,妞和妞爸去南头儿玩,今天是个好日子,宗亮哥家三闺女出嫁,按照习俗,本家男主人都要帮着去送闺女,妞爹就在这个行列。俩人去了,儿子也找小伙伴玩了,我则在家里把卫生打扫了一下。大概快十点钟,房子焕然一新,我就去找妞妞了,不一会儿,男方就来了,出来看热闹的人不少。正热闹着,琳琳说:“大大,你的手机响了。”我低头看口袋,果然,是校长打电话了,原来是落下资料了。把妞妞交给婆婆,我就去学校了。

   中午,家里就剩我一个人吃饭,妞妞留在她婶婶家吃,儿子则去了奶奶家,我煮了一盘饺子,只吃了四五个,就吃不下去了。不知是一个人食之无味,还是胃出了毛病,再不能多吃一口,似乎闻见味道就不爽了。

   孩爹回来,又鼓捣了一阵电脑,我们出发去道口避寒,途中接到了妞妞的表姐晓蒙,晓蒙是个懂事又会照顾人的姑娘,妞妞很喜欢她。这不,吃过晚饭,三个人便打成一片,一会儿练字,一会儿折纸,一会儿又玩捉迷藏,甭提多开心了。

   此刻,时间已经九点半了,儿子已经睡了,隔壁房间里两个女孩也没有了声音,估计是睡了吧,老公因为生病,身体不舒服,早早地就上床休息了。今天来这儿洗了好多衣服。总之,这一天,比较充实!只是,书没怎么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