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无差?】回放(五)

      咸鱼到没有事干的一天王声还是照旧在家沉浸于书的海洋和茶的清香,问题是今天这书是怎么都看不进去,都半个小时了还没翻页,干脆把书放到边上自暴自弃。虽然说昨晚上的事情是很玄幻,就像那种小说里写的一样神奇,万一是自己的幻觉怎么办?顶着没有睡好的黑眼圈一脸烦躁的抿着温热的茶汤,嘁,连普洱茶喝着都没有味道。

      百无聊赖还看不进书,只能拿出手机刷微博打发时间。嗨呀,大圣啊,你给江流儿点的痦子是想干什么?想我就直说嘛,打个电话的事情你还用图片来表达,连粉丝都看穿你了。唉哟,你也发现你只是脸大了?窥完屏又翻回自己的主页去刷原来发的微博,一直到最开始自己才注册没多久的那几条才慢慢的看内容,那个时候的两人都还是大小伙子,挤在出租屋里喝着粥的俩光棍,看着自己以前和苗阜嘲讽对方找乐子的记录王声不由得笑出声来,明明对方就在旁边还是要在评论区怼个输赢出来。要说当时在想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就只是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好,一辈子这么过下去也不错,穷的时候就买俩馒头就着稀饭吃一顿是一顿,富裕一点的时候狠狠心,两人去西羊市吃顿烤肉来点冰峰花毛。看着从前两个人的互动王声挺想回到那个时候的,他翻看着这些东西总觉得苗阜在过去有事情瞒着他,一种极力隐瞒还是漏出了一点马脚的事情,把已经冷了的茶一饮而尽,握着空茶杯王声抿着嘴眯了眯眼,果然凉了的茶还是缺一种味道。

      走到书房用钥匙打开昨天的那个小抽屉,里面的东西其实挺少的,一个信封,一串手串,一张照片,照片是“昨天”苗阜才给自己的,拿出手串绕了两圈在手腕上剩下的一截在手里拿着盘,这是王声当年攒钱买的第一串手串,金刚菩提子穿的,上面原本是鲜红的流苏早就变成了深红,本是想送给苗阜的,却又在得知他要结婚的时候自己收好了。信封里装的是苗阜结婚时给他的请柬和他结婚时准备给苗阜的请柬,到底是没递出去,只是打了个告诉他自己要结婚了,说了地址日期那边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就挂断的电话。不是他不够义气,私心不想难过两次罢了,苗阜结婚的那天自己帮着挡了不少酒,别人都说苗阜,你这个朋友可够义气啊,你今天大喜帮你挡了这么多酒,其实自己明白,只是看到他结婚了心里难受借酒消愁。把染上体温的手串放回原处,王声看着手机上微博的界面鬼使神差的把自己和苗阜单纯拌嘴的微博删了,顿时眼前一黑,只听嗒嗒嗒三声睁开眼四处一看,王声被惊出一身冷汗来,这不是自己和苗阜住的那个出租屋吗。手里的手机也从现在用的苹果变成了那个时候用的诺基亚,连忙跑到镜子前看看自己变成了什么样。

       镜子里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精瘦的身材和那个光头,怎么看都是自己少年时的样子,王声愣神了,伸手掐了一把大腿上的肉,嘶——还真疼,捏了捏还没变成汤圆的脸,真的?就,这么回来了?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王声被铃声吓得手机都没拿稳,一松劲,啪嗒就掉地了,要不说诺基亚质量好,连忙捡起来一看没事就按了接听键,听筒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喂,声,我今天不回来吃饭啊,你别等我了。”苗阜还不是云遮月的声音激动得王声整个人都快原地蹦哒了,稳了稳嗯了一声算是答复,挂断了电话直奔卧室把自己往床上摔,趴在被子上闷了一会开始抱着被子滚来滚去。真的回来了,我真的回到这个时间了,难以言喻的兴奋像是闪电一样在脑子里乱窜,滚够了翻骨碌爬起来去厨房准备弄点吃的,和记忆里一样,锅里大部分时间装的都是粥,柜子里会有干面条。下了碗面随便糊弄一下就当晚饭了,把碗扔在池子里泡着水,王声摸着下巴在房子里慢悠悠的转了一圈,哼哼,苗阜啊苗阜 ,看我一会不把你藏的那点小秘密给撅出来。转完了又跑回水池边哼着送情郎的小调洗着碗,洗好了就放在盆里滤着水。王声撸起袖子正准备要来个挖地三尺就听电话响了。嗯?苗阜?不是不回来吗?

      “喂?苗阜?” “师叔?师叔,师父喝醉了,那个,我不认路你能来接一下他吗?” “噢,木头啊,你给我地址,我马上过来” “就在西羊市这边,头几个摊子那。” “好,你看着你师父啊,我现在就来。”挂了电话王声抓起钥匙就跑出门了,西羊市?这是背着我去吃啥好吃的了,还喝了个烂醉。刚到西羊市口就看木头扶着苗阜往外走,王声感觉自己脑门上的青筋都在蹦,把喝醉的人接过来和木头道了别转身往两人的家走去。

       王声扶着苗阜顺着马路牙子边走边听他叨叨叨的说着些有的没的,才走到一半,苗阜一下子就蹲下去吐了一地,王声往后站了站在他后面给他顺气。苗阜蹲在那吐了个干净到后面干呕到连胆汁都快吐出来了才晃悠着站起来,“好点没?好点了咱们就回家。”王声扶着他正要往前走就被一把推开了,“我不和你回家,我要王声!我要王声来接我!”看着这人耍酒疯也真是有趣,王声看着他闹也没办法,就拉着苗阜的手往自己嘴角摸去“怎么样?摸到痦子没?我就是王声,就在你跟前呢。”苗阜手上乱摸着找痦子,摸到了还咧着嘴傻笑“嘿嘿,还真,嗝,真有,你是王声!声!和哥哥回家去!”说罢自己拉着王声的手往前头大跨步的迈,王声倒是也不恼,摇摇头,任凭苗阜在前面东摇西晃的拉着自己走,苗阜嘴里哼着小曲儿牵着王声的手,路上的灯光照着他们的前路,身后的影子紧紧贴在一起,像是永远不会分离。




好的,截稿日到了,疯狂码字中,争取一天两更吧,欢迎来评论唠嗑啊(=゜ω゜)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