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花成名记(47)戒毒2


小花在这戒毒医院里呆了半个月,在护士和医生的护理下,她腹中的伤口已经好转许多,基本上可以自己下床走动了。

窝在床上已经不耐烦的小花终于不用护士扶着,自己慢慢地下床了。

窗外阳光灿烂,正是炎炎夏日,小花走到窗台前,看着窗外明亮的世界,她很久没有见到如此明媚的阳光了,看得她有些晃眼。

她正站在五楼的上面,看到楼下外面的街道车水马龙,热闹喧嚣,她此刻内心却非常宁静。

这半月里,郝睿来过一次看她,来的时候讲些笑话逗逗她,见她恢复得不错,呆了个周末就又回去了。他们大学刚毕业,在社会刚立足,工作确实不能落下了。她很理解她们。

西瓜和木瓜也来看过她。西瓜自从上次小花昏迷,她到之前那家医院看她后就没有来。小花知道,西瓜是怕她自己会怪她打电话给郝睿,所以等过一段时间小花不再生气了,她才来。为了保险,她都带了木瓜来了。木瓜也是和她玩的不错的同学,她来看自己,也是应该的。

她们和她说了大学同学的变化,木瓜说,她们班上有好几个女生都结婚啦,有的专业情侣已经结婚了,谁又和谁分手啦,现在谁混得最好,最差劲啦等等,还说希望小花能早点恢复健康,到时候和她们一起去工作。

想到毕业之时,木瓜还开玩笑地说:“咱们专业也就小花混的最好啦!咱们班里谁的账户余额能超过小花的!现在啊,有的男生还偷偷问我,说,你知道谭小花退出影坛现在在干嘛吗?她平时有什么喜好啊?就想追小花,可以坐享其成呢!”

小花不由露出一丝苦笑。心想,她虽然是账户余额领先,可是,谁会和她一样染上了毒品呢?身体才是最基本的资本,而她的身体已经远不如前了,就如西瓜说的:“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面色晦暗,形销骨立,如果你再不戒毒,你就要真的变成皮包骨头了。”

想到这,她轻轻地叹了一声。


只眨眼的功夫,时间又过了一个多月,小花的伤口早已经痊愈,身体也已经恢复往日的精神了。医生说,小花现在可以减少药剂量直到脱离药物进行戒毒,也就是她从此不能再定时吃戒毒的药物,而是观察她是否还会毒瘾发作,想着再复吸。

小花逐渐地停止了服药,只是隔了两天,身体就会难受,但是小花努力让自己克制着。当她觉得浑身难受的时候,要强的她不会去叫护士,而是一个人扛着。

她也没有给郝睿打电话,她一直都没有主动给郝睿打过电话。郝睿偶尔打电话过来问候,她照样接,却不怎么说话。她怕自己一说话,和他沟通得越多,回忆就越多,如果将来自己忘不了,只会增加自己的痛苦,还不如就给他一个冷漠的印象,将来郝睿也不会越陷越深。

何况郝睿现在帮她也不一定是对她还有情,也许只是处于善良的本性,一种保护弱势群体的关心。她明白,如果她换成是普通同学,郝睿也很可能会选择帮忙。

小花一个人极力地忍受着痛苦,每次她都会反胃,头痛,发热紧张,弄得满头大汗,全身湿透,等等,非常地难捱。虽然护士听见她的呻吟声会过来看护她,最后她能够平安度过这个时期,但是她的性子却又变得抑郁起来了。

郝睿周末来看她,她时常是表现得很冷淡,对他更加是不理会。

郝睿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很是担心,便去向医生打听她的情况,知道这是正常的戒断反应后,他才稍稍安心。

可到后来,小花似乎越来越抑郁,茶饭不思,吃了就吐,甚至还会对人恶语相向,说:“你走开!你别管我!”

抑郁的她总是呆坐在床上,或者趴在窗前出神,脑海里情不自禁地回放着过去的记忆,失望,绝望,羞辱,侮辱,委屈,无奈,心灰,心痛,各种悲观的负面心情在她心里百转千回,她的眼泪悄无声息地流出来,而不自知。

当她看到郝睿来了后,也当作没看到,甚至就是根本没看见。郝睿笑着叫她,她也不理。郝睿多说了两句话,她就斜眼瞥着郝睿,一脸鄙夷的表情,斥责他说:“看什么看!滚出去!”

当她知道他是郝睿时,她也是没好气地喊道:“快走开!”

有时候她发生戒断反应,刚好碰到郝睿来看她,她还是那句话:“你来这里干嘛?看我笑话的吗?给我滚出去!”

然后忍着身体的痛苦,跑下床,走到郝睿面前,一把将郝睿推出门外,吼道:“你是来看我笑话的还是可怜我的!?我告诉你,我不要你可怜我!”

“你不会是来巴结我的吧!知道我有钱了,想做我男友了?滚!”

他尽力讨她欢心,买肉包子,买鲜花,买首饰,买衣服,她都是拿到手上往他身上扔,甚至往窗台楼下扔,骂道:“你就会巴结人, 怎么表现得这么谄媚!你除了送东西还会干嘛?我告诉你,我不吃这一套!你赶紧滚!”

她内心极度抑郁,身心都极度痛苦,她这样的反应只是处于本能,极力地发泄着内心的痛苦。现在的她就如之前她妈妈一样,把痛苦与悲愤都统统转嫁到别人身上。

郝睿明白她的痛苦,看着她这般难受,他自己心里也是心疼不已,可也没有办法。

郝睿非常不忍心她这样下去,便同医生说,希望医院可以给她服用一些抗抑郁的药物,希望可以改善她的心情。

医生不同意,说是对戒毒有影响。

郝睿后来还是不忍心小花变得面目全非,又找医生说:“医生,求求你,让她别这么抑郁了,我真怕她戒了毒瘾,却得了抑郁症,想不开怎么办?我看她总是站在窗台前发呆,五楼那么高,真怕她神志不清,突然跳下去。”

医生表示无奈,摇摇头道:“戒毒没那么容易的。你和她都必须要有信心,要有毅力,坚持下去,才可能完全戒掉,如果她现在再服药物,怕是毒瘾会清除不掉,会跟随她一辈子。现在一时痛苦,以后就是一世的解脱。”

医生这样说,郝睿也就不再提起,让她服药,来减轻痛苦的事了。

******
 又一个周末来临,郝睿照例去医院看望小花。当他走到病房走廊口前时,像往常一样,他被登记探视的护士叫住了。护士问他来看望谁。

郝睿微笑着回答说,“谭小花!”他便准备走进去。这护士却说:“谭小花,已经出院了。”

“什么?她出院了?”郝睿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震惊,连忙问道,“她不是还没好么?怎么就出院了?什么时候的事?”

“不清楚,你去问医生。”

郝睿去办公室见了医生,医生说:“是谭小花她自己找我说,感觉她自己已经好了很多,父母身体有些不舒服,她想回家看看父母,过些日子再回来,我便让她先回去了。怎么,她还没告诉你?”

郝睿点点头,给医生留了个名片,说,如果她回来了,就麻烦他打电话告诉自己一声。

他给小花打电话,提示手机已经关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