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小小鸟*八(乐不思蜀)

      看到农夫一步步靠近,高翔再一次想到了乌鸦的警告(如若被擒,不是被人类熟食就是被猎狗生吞),内心恐惧不安,他在笼子里东碰西撞狂躁不已,刚刚愈合的伤口再一次血流不止!

        近了,更近了,他心跳如雷,呼吸急促,浑身发抖,恐惧到了极点!心想:完了,完了,这下真的要去阴曹地府了!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农夫微笑着走到他身边,打开笼子将他取了出来,擦了擦他身上的血迹,帮他包扎了伤口,然后将他重新放回笼子,又放进来两个碗,一个装满了谷粒和高粱籽,另一个是清澈的水,然后又微笑着离开了。

        农夫走后,高翔愣了好大一会儿,他对乌鸦的警告产生了极大的怀疑,难道人类并不残忍?难道他们也有爱心?不,一定不是的!这优厚的待遇一定是对我的临终关怀,让我吃饱了好上路!哎,管他呢,先吃饱了再说,就算死也做个饱死鬼!

        他狼吞虎咽地啄食了所有的食物,喝光了所有的水,然后就地躺下安详地闭上了眼睛,在他看来接下来要上演的就是之前梦境里的场面了,他暗暗叮嘱自己:在受审之时千万不要顶撞阎王,一定要诚心悔过,争取宽大处理,也好早日投胎!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下辈子他想做一回人,那样就不会再因为一两个谷穗而命丧黄泉!

        想着想着他睡着了,等他醒来以后眼前的一切又一次颠覆了他的思维。他看到农夫又一次微笑着走来,又一次把两个空碗填满食物和清水,而且还用手轻轻抚摸了他的羽毛,霎时间他脑海里产生了朦胧的错觉,眼前的场景好像年幼时父母捕食归来的幸福时光!

        就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高翔的伤口逐渐愈合了,心底的忧伤和思念也淡化了,也没有再拍打过铁笼,他已经接受和习惯了足不出户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他忘记了自己是一只生活在森林里的鸟,忘记了千里之外的故乡里那一双双期待的眼神!看到农夫靠近他也不再畏惧,不再把农夫视为敌人,而是当成了亲朋故友!偶尔还会挥舞着翅膀欢快地唱起歌:

      我是被你囚禁的鸟

        已经忘了天有多高

        如果离开你给我的小小城堡

        不知还有谁能依靠

        我是被你囚禁的鸟

        对你的崇拜越来越高

        看着你走来时灿烂的微笑

        多想为你唱起那幸福的歌谣

        ……

        某天中午,正在高翔兴高采烈地啄食着农夫给的山珍海味时,突然一只燕子飞落而来,

        “小麻雀,你怎么被困在这里啊?”

        “出来觅食,想弄一谷穗回去,没想到被农夫逮住了!”

        “是你警觉性太差了吧!农夫这么大一目标你怎么能没发现呢?”

      “我生活在森林深处,从来没来过外面,也从来没见过人类!”

        “真是无知无畏啊!那你怎么不想办法离开啊,你不想你的妻儿老小吗?”

        “想啊,可这笼条好结实啊,无论我怎么拍打,都无济于事!”

      “那你就这么乐不思蜀,就这么苟且偷安了?”

      “我…我…我还能怎么办?”高翔的脸瞬间红的发烫,他无地自容!

        “怎么办?你不知道有个成语叫滴水石穿吗?你就使劲儿拍,一天不成两天,两天不成三天,早晚能拍断笼条!今儿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说完燕子在外面使劲儿摇晃笼条,同时让高翔在里面使劲儿拍打,不一会儿笼条开始松动了,眼看就要折断笼条时,燕子“哎呀”一生摔倒在地,原来他俩的拍打声早已惊醒了午睡的农夫,他掏出弹弓瞄准燕子迅速出手,弹珠不偏不倚地打在了燕子身上!

        燕子应声落下,地上一片鲜红,看到农夫一步步靠近,燕子拼命挣扎,她使尽全身力气,挥动着翅膀腾空而起,一边飞一边提醒高翔:“笼条马上就断了,快再拍几下,然后迅速飞走!”

        高翔狠狠拍了一下笼条,果然断了!他往前迈了一大步,竟然“扑通”一声狠狠摔在地上,笼中的安逸生活,使他体重猛增,而且他已然忘记了自己会飞!

      当他托着笨重的身子再次站起来时,又一次被农夫紧紧握在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