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菜里的记忆》

    那天早上,朋友路过我家,顺路给了我两个菜团让我尝尝鲜,这是一种既绿色又环保的菜,让我不由想起了它的演变史。

    我的家乡位于吕梁山西簏,属于典型的黄土高原地区,这里每逢春播时节,山野里庄稼地的地塄上坝堰上就会长出许多这种绿色植物,史料记栽它叫甜苣菜,属草种类型杂草科,我们当地人习惯叫它苦菜,它一直是我们生活的桌上餐。

    小时候当我还是毛孩子的时候,曾跟着姐姐去剜过,那时候我就认识了苦菜,同时还认识了它的堂兄弟苦蛮,苦蛮太苦是吃不得的,两兄弟长相相似,细一区分还是有区别的,苦菜叶长而圆,苦蛮叶长而尖,且呈锯齿状。

       苦菜一般是贴地面生长,从根处使劲一剜,菜便从地面下白梗处断裂,土地疏松的有的就连根拨出,有一拃长,活脱脱的就落在手中,离了地的苦菜就像不愿离开娘的孩子,会冒出一些奶液,也像它痛苦的眼泪,有点苦涩。剜它时,不小心把它的液体黏到手指上,它和报仇似的,会使我们的手指染得黑溜溜的,剜一次下来,我们的手就变成黑爪子,不经历三五天洗刷,是不好洗掉的。

      在那个物质匮乏,家家户户缺吃少穿的年代,苦菜是人们的首选野菜,同时剜摘的还有蚱蜢花.地骨皮等,连同城里的孩子星期天也会结伴上山剜摘。

   那个年代,当人们储备了一冬的山药白菜丶腌制的酸菜、咸菜差不多吃完时,也就到了春天,新菜还没上市,于是苦菜想当然的就成了人们饭桌上的一道菜,稀饭窝头和各搓搓或骨磊就苦菜,这就是庄户人家的饭菜,有的人家还会把苦菜做成菜饼、菜窝头,当然以前是窝窝面即玉米面苦菜饼,现在是白面苦菜饼。

      听妈妈说,这些从黄土地里挖掘出来的天然野菜,在那饿肚子的年代,曾为无数家庭立过汗马功劳。书本上也说过红军长征时也曾拿它充过饥,可见它从没离开过人们的生活。

     苦菜的吃法有很多种,可以生食,凉拌,炒、做汤,做馅,无论怎么做,它对人体都是有利而无害。

当然野菜中还有蚱蜢花一直被人们当调料沿用着,它在炸辣椒或葱油时放些蚱蜢花,炸出来的比不放的倍感香醇好吃;还有雨后才能在山地里捡到的地骨皮,也是骨磊的好底料,做出来也是很好吃的。

后来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苦菜慢慢被人们淡化了,偶尔有人重拾,那绝对是当成稀罕物食之。

随着健康绿色环保的提倡,苦菜这道菜又重新登上菜品系列,做为一道待客的绿色食品被端上桌,有时是装饰之用,有时是被点缀。

今天的凉拌苦苣菜、素拌苦苣、缤纷拌苦苣,都是由苦菜演变而耒的;蚱蜢花也一直是饭店调菜的好左料。

现在人们食用它纯属为了养生保健营养。据一位专业人士讲,苦菜能促进骨骼的发育.预防贫血.抗肿瘤.防止高血压.老年痴呆.助消化.防便秘.防甲状腺.降血糖.防癌抗癌等功效。

我想今天的人们之所以喜欢它,大概就因这种纯真、野味、无污染和多种功效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