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相亲记(买手小姐姐)

在我上学的时候有句流传甚广的顺口溜:兔子不吃窝边草,对象别在学校找,本来数量也不多,何况质量也不好。

这句话说出来就觉得年代感扑面而来。

学生时代的懵懂,青春的疼痛,和那些当时看来不得了的问题,都随着时间变得那么淡然。当时的爱的纯粹也不过是没象牙塔里没有现实的狗血剧情而已。每个男生都有最喜欢的女神,区别只是说与不说之间。而这说与不说的距离,是欲望与自卑之间的纠结。

暗恋是一个与他无关的自己的事,一个人的暗恋可以卑微的喜欢,可以买他爱喝的可乐偷偷放在他的包里,可以买他爱吃的早餐挂在他桌边。可以在他生日的时候给他一个生日惊喜。女孩子对他的爱可以沉浸在她自己营造的气氛里,她可以不求回报也可以勇敢接纳和表白。

而对方的生活里考虑的可能只是两毛钱饭票的日常,同时也纠结圣诞节回报对方一个两元钱的苹果会不会掉价。

没错,那时候的物价是男孩们从嘴里省下20块钱能请兄弟们在小食堂大快朵颐的年月。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拿了“穷养儿子富养女”的剧本,至少我的记忆里,女孩都比较宽裕。男孩都比较拮据。排除一些能软饭硬吃的兄弟能早早的得到了他们爱情,就剩下那些无法坦然接纳女孩单方面付出感情的穷小子们了。

然后,那个买了九十九天早餐的女孩,就笃定了想吃早餐的人不会等到晚上才来的道理,留下最后一步的尊严离他而去。

你说他不喜欢她吗,是的,他从来没有说一句喜欢她。

他只是跑去她看书的图书馆悄悄陪她看书,然后递过去一张纸条写着:我想你在忙。

然后看她蓦然抬头目光相撞一霎的惊喜眼神流出的星光。她买了多少次早餐,他就写了多少次纸条。

有一天,早餐没了,他也心领神会的不再去打扰了。

青春就这么疼痛一下,好像不是什么致命伤,但就让女孩觉得感情错付了,但就让男孩觉得负担不起厚重的托付。

多少年以后,我们都成了长大后的男孩女孩。成熟、理智、稳重。

多年以后的多年以后的第N次相亲,对方是个同行业的女孩。端庄、职业、干练。因为是同行业虽然我们分属不同工作性质,但也有很多共同话题,比如共同的供应商,共同的竞品品牌,共同的行业困境和自己的职业困境。话题从职场到感情几次的约会下来都没停下来过。后来聊的职场的话题,也聊到她的职业困境,她坦然的说自己有些懈怠的安于现状了,不想去改变,不想去争取更多的机会。我很直男的否定了她的观点和态度,突然又好为人师起来,说如何去跳出舒适圈避免温水煮青蛙的尴尬。

说着看气氛不对,就赶紧收口了,其实本来就是甚至不能称其为朋友的关系,这样去点评对方是比较冒犯的。但覆水难收也只能这样了。后来也许是女孩的脾气上来了,慢慢就断了联系。

另一方面,也许自己挑剔的毛病又上来了,因为她既不属于能做家务的贤惠女主人,也不是能跟你并肩作战的战友,更不是可以坐而论道的书友画友。还不是那种能用巧手或文字构建自己的小世界的女孩。而如果仅是长得顺眼,熬过了审美疲劳可能就不剩什么了。伴侣之间还是需要一些欣赏。所以她的放手,反而让我松了一口气。

这口气还没松到嗓子眼儿,后来的事却差点让我咽气。

大概两个月后,她突然出现在我们公司里,在新人介绍时大方得体的介绍自己过去是买手助理,现在来新公司做买手主管。

听说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降薪接受的更高的岗位,而我一点也不关心这个逻辑怎么就能成立。我只是面临这种尴尬不知道如何应对。

而她居然也像没事人一样,每天忙碌她自己的忙碌。我忙碌我自己的忙碌。

相安无事的一个月后,又从同事八卦话题里听说她离开了。

我不知道这一个月里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只是之前有种如鲠在喉的难受,这次终于舒缓了。

因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也不好凭空揣测。

只是这种压力会让对方比较尴尬和错愕。

这既不是年轻时候对爱情的惶恐,也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