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忘记自己的高度

小石潭记里,面对清净和谐、质朴优雅的自然风光,子厚老先生对此不是流连忘返,而是叹道其境过清不可久留,速速离去。

第一次看小石潭时,怎么也想不明白,绿树如茵、鸟鸣水幽的小石潭,潭水清澈见底,谭中穿梭自如的鱼儿如在空中飞一般如梦如幻,这种清净与协和在现代只存在于电脑制作的3D电影里。可是子厚先生见到这样的风景非但不愿驻足,反而在心里幽幽地想,“凄神寒骨,悄怆幽邃”。

要是换做是现在的二十一世纪,这个江浑水浊的年代,哪里还能找到这样干净的小石潭?哪里还能见到自然的清澈见底的流水?痴人说梦吧,若是能在这样的地方留恋几分钟,肯定是莫大的荣幸,因为那是最真实最质朴的自然。

其实细想也能想明白,子厚先生选择离去还是有道理的,换做是我,也会一言不合就开始捉摸着离开小石潭了。那个让自己更加藐小的地方。

秀丽清净地山水,这不是重点,问题是潭水清澈幽深,全石为底,巨石仓木威严地立在面前,而自己只是个人,站在一叶小舟里,面前的一切都会变得宏伟庞大,尽管宁静、质朴,嗅着它经历千年万年原始的味道,我们还能淡定地欣赏它天生丽质的容颜吗?

这个时候,好像自己的呼吸都会污染那一方净土,这个时候,哪怕轻轻一声赞叹,都会在淙淙流水声里显得苍白无力,简直无地自容。就像站在一个巨人的面前,当仰视巨人地时候,我们根本看不到自己,我们会忘记自己的高度,只会觉得自己很藐小,微渺得像一粒尘埃可以忽略不计……

让我们脑补一下,那个时候的子厚先生的心世界里,正有一个执着的灵魂对着小石潭呐喊,他告诉眼前的巨人,怎么厉害怎么强大的我当然能战胜你……可是巨人只是静静地倾听,一动不动地依旧伫立在那里。那个执着的灵魂笑道,人定胜天的,看吧,你要输了……这时巨人笑了,又如盘古开天辟地是的震撼,又如天塌下来般气势磅礴,地动山摇,日月无光。于是,心世界里的子厚先生就笑了,苦笑。他望了最后一眼有着佩环轻鸣流水声的小石潭,以及周边蒙络摇坠、参差披拂的绿树,“武陵,龚古,宗玄,我们走吧!恕己,奉壹,划船!……”

这就是我们的世界,自然世界如此,人类社会也是如此。

也许有的时候,自己面前的人看起来比我们高大很多,但是没有必要自卑,即使他是巨人与怎么样?你也并不渺小。我们不是泥沙,如果不信,可以换一个角度,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面前的巨人与自己其实差不多高,我们可以肩并肩站着,一转脸就能看见巨人地侧脸,与平常人并无二异。

一切便很直了,站在巨人地面前,可以敬畏,但是不要忘记了自己的高度,小石潭名字里不也是有一个“小”嘛?我们存在过而现在,不管面前站着的是谁,我们都共同享受着活在这个世界的滋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