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线上的打工者

0.168字数 990阅读 91

五一期间有机会见识了一下沧州的服装小作坊。

朋友带着我坐着他那小轿车从市场出来后,从大路上七拐八拐地驶到了一条小路上,这条小路仅能容纳2车相向而行,由于是土路不时地扬起一阵阵的灰尘。不多时,就到了一个院落的门口,大门很气派,但进去了才发现,没有院子,只有一个二层的小楼矗立在院子的中央。房屋的大门敞开着,从屋中传来强劲的音乐声。寻声进入,屋子的右边2排电动缝纫机,缝纫机上直接驾着满是柳絮和灰尘的电线,看着很危险。地上到堆放着待裁剪的布料,3个20岁左右的年轻姑娘和小伙子,正在娴熟的用着缝纫机。他们对于我的到来并无感觉,只是抬头看了一下,然后就低头忙着自己手上的活计。房间的中央是通往二楼的楼梯,楼梯的下面是卫生间。房间的左侧则是一个大型的熨烫机。在它的边上同样也对着各种各样等待熨烫额衣物及打包好的衣服。

由于朋友的衣服有些问题,于是便请那个穿着佩奇衣服的小姑娘过来帮着修一下,小姑娘很爽快就答应了要求,并且很认真的帮着做了起来。朋友很满意,然后就开始和老板沟通关于下批次衣服的问题。

小姑娘忙完,我便与刚才那个小姑娘攀谈了起来。在交谈中得知小姑娘今年20岁。由于不想读书,17岁便在老乡的带领下来到了北京从事服装加工,由于大红门早市被拆了,所以又跟着老板来到了沧州。她说这行很辛苦,每天基本上都要做10几个小时,按件计费,而且做不好,还要返工。由于想多挣些钱,所以她基本上不休息。其实按规定,每月是可以休息1-2天的。另外由于厂房是农民盖的房子,所以没有暖气,冬天很冷,只能穿着棉衣来干活,屁股下面还垫着厚厚的坐垫,虽然现在已经是5月份了,但是坐垫还被绑在凳子上。冬天虽然冷,但还能扛过去,大不了就多穿一些衣服,夏天就有些麻烦了,这里只有风扇,没有空调。问她对于未来有什么打算,她说,没有想那么多,也不知道未来还能做什么,觉得靠自己每个月挣的这些钱,即使是攒起来也是少得可怜。不想回老家,家里的土地已经没有多少了,另外回家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是想在外面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结婚。她说,很羡慕那些生活在大城市里的白领,看着那么光鲜亮丽,哪里像他们每天窝在缝纫机前面,每天都在重复同样的劳动。其实也很想,换一份工作,但是由于学历低,干啥工作人家都不要。所以只能从事这些最基本的手工劳动。我说,你以后也可以开一家服装加工店呀,比如帮人家拆裤边啥的,她说她也想,但是店面租金太贵,承担不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