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怀念

近来好像大家都喜欢写怀念,写千八百里外的故乡,写忙碌晚饭的母亲的背影,写坐在家门口一望无际的傍晚,写抬起头那么那么远的未来,写疯狂燃烧的青春岁月,写再也得不到的永远珍贵的初恋,写过去,写过去的过去。

故乡因为有我而称之为乡,如今漂泊四海,便也只能算作是故了。

要说我的乡愁,必萦绕于那片小院子,和童年伙伴一起骑车绕过的小凉房,夏天夜晚倒在上面数星星的破烂沙发,偷偷摸摸写下骂人话的墙角,不愿被爸妈逼着上幼儿园而藏身的小巷子。

那时候身高也就一米出头,看到的世界都在大人的腰部以下,有他们别在裤带上各式各样的bb机包,还有深酒红色涤纶裤子上的褶皱,谁装满了零钱鼓囊囊的裤兜,还有谁健美圆润的屁股。我从这样的高度看着整个世界,怎么都没有料想到,长高后的

世界竟是如此不同。

现在 已经无法知晓儿时的伙伴们到底在哪,在做什么了,是我故意不联系她们的,打来电话我从来不接,认识社交网络的好友申请我都一律忽视,为什么呢?其实我也不知道。就是在看到她们名字的一刹那,过往的回忆变身成了一杯鸩,而我恰好听过饮鸩止渴的故事。

怀念过去的人,必是如今的生活不尽人意,才会无时无刻不思念曾经的美好,经过对比,越发衬得当前的自己猪狗不如。我身边就不乏这样的人,向别人讲述他高中的辉煌事迹已然成为他每日的例行事项,当然,看看他的现在,用寡淡来形容也不为过。

我不爱怀念过去,因为我爱着现在的每一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