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遇见pretty/文

有人说,年少的时光,会遇见两种人。一个惊艳了你的时光,一个温柔了你的岁月。

那一年,从我踏上火车的一瞬间,就没有想过要回头。只是在缓缓前行的火车上,透过窗外,那些一路变更,美不胜收的景,让我本要尘埃落定的心从此颠沛流离,居无定所。

 2011年,我去了深圳。没有任何预兆,就买了票收拾了行李。当时没有买到直接去深圳的票,所以决定先去广州再转车到深圳。

那一天天气很好,爸妈把我送到了火车上,我爸一贯没什么表情,就说到那边别相信别人,有事给家里打电话。我妈有点不情愿的说,没事跑那么远干嘛,在家好好呆着不行吗,她有点想哭,话语间都是心疼,我就拉着她的胳膊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火车就要开了,你们快走吧。我会好好的。

火车开了,像一阵风带走了树上的一片叶子。而我与你也在渐行渐远。

 车上人很多,吵吵闹闹的。让我有些焦躁,坐在靠窗的位置,只想把自己的身体完全面向窗外,甚至很想把自己和车厢的人隔离开。一到过山洞,或者是晚上的时候,周围的身影就会映在窗户上,我就会一直盯着他们看,看他们在做什么,猜测他们在想什么。偶尔撞上一两个目光,聚焦在玻璃窗上,我会迅速的闭上眼,像做错事情的小孩儿一样。

 他是在第二天提出要跟我对面的人换座位,原本坐在我这一排隔着过道的斜对面。后来他就跟我面对面了。没有看他,虽然在我上车那会嘈杂的环境下我已经盯着他看了很久,可我真的怕和他四目相对。他很干净阳光,偶尔有些痞痞的气质藏在嘴角,会让人觉得亲近,但不敢靠的太近。

 他问我去哪啊,我说终点站,他微微一笑,仿佛很开心,说,“你也去广州啊,去广州干什么”,我有点不高兴的说,“玩”,依旧没有抬头,心里想着他这是要来和我搭讪啊。他就说,“广州很多好玩的,你第几次来,准备去哪里”。我不耐烦的说了句“我就随便压马路”,就开始装作睡觉,趴在了桌子上。他也明白了我不想理他,然后就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儿,我就拿出一本书开始看,这是朋友送我的,我就随手带在了身边。但是一旦看的时间久了如果继续就再也看不进去了。他好像看我要放下书,就立马笑着说,能不能借我看看。然后我就直接递给他了,顺便看了他一眼。还是当初我看他的样子,一直都没有变。

 后来到站下了火车,我快速的收拾好就离开了火车,生怕他会跟着我看我要去哪里。取了另一张票,没过多久,就踏上了我最后的路程。想起了我的书他没有还给我,有点堵心。想了很多话都在埋怨自己,怎么不记得问他要呢,可也真的没有办法,完全一个陌生的人,怎么能再次相遇呢。

 在深圳的那些日子里,我觉得思念是一种病。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浓浓的思念从心地蔓开,渐渐地扩散到全身的每一个角落。很难受,也特别孤独。脑子里都是分手前那么快乐幸福的日子,虽然有小吵小闹,但感情总是在越来越好。

 是不是得到的越多反而就会更难过。可是我得到的不多。是我的不是我的如今都在离我而去,剩下了什么呢。每天都要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发现很格格不入。

现在我也算是上班族的一份子了吧,都是为了挣钱而努力工作。现在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没有什么基础的开始了一份工作。每天早上下午和人群一起上班下班。是为了赚钱,是为了培养所谓的能力。还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生活吗?

我不知道。总是在这样反复纠结,辗转反侧中睡着。

 某一天的夜里,有人加了我的QQ,跟我聊天。他说他很想我,他可能是喜欢我了。我就问他是谁,起初他总是开玩笑不告诉我,后来在我的一再追问下,他说他就是火车上的那个人。这让我非常吃惊甚至是害怕,我不知道他怎么会有我的联系方式,可他也不告诉我。后来,他问我是不是在深圳,我说这你都知道,你也太神了吧。他总是发着一脸坏笑的表情,让我有些担心。

果真,他还是来深圳了。他来的那一天,给我打电话,上面显示陌生的号码,我果断的挂掉了两次,最后在他不断打的情况下,我还是接了,他说他在高铁站,让我去接他,我不愿意并质问他怎么还知道我的手机号,他说只要我去接他就告诉我原因,为了解开困在我心底的谜团,也为了那存在心里微微的悸动,我还是和他见了面。

 他和那几天火车上的他一样,依旧俊朗,却少了些疲倦。我打了他一下,开心却也奇怪的问他,现在你该告诉我答案了吧,他突然严肃的跟我说,好吧,既然你一直在问我,我就告诉你,我在你身上装有定位器,我赶忙看我的身上,他突然哈哈大笑道,骗你的啦。然后就跑的远远的,就这样,我一直追着他跑了很久。

 我们去欢乐谷嗨了一天,夜晚又在世界之窗的广场前面,转了又转。我说我想坐过山车,他就带我去欢乐谷,如愿的放松了一次,我一直尖叫,他却显得很淡定,在最顶端的时候,他在我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我流了泪却用风太大掩饰了所有。我们经常去那条路有名的米粉店里吃米粉,我们去小梅沙的沙滩上吃烧烤,然后看日出。我们去莲花山公园爬那座山,站在山顶看城市的风景。我们像关在笼子里久了的两只鸟,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自由的空气。

 其实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任何事都不会毫无理由,或者毫无关联。总有些事情,好像是早已注定的,失去了一些,必然也会得到一些。

 一次偶然吃饭,他去洗手间,手机放在桌上,来了个电话。出于下意识的我看了一眼他手机的屏幕,可也就这一下从此注定了我与他不可能存在会在一起的这种命运。我呆在那里,一言不发,眼眶里的眼泪,酝酿着,滚动着,却如此倔强的小心翼翼的不敢滴下一滴。他回来没有发现我不对劲,正准备吃饭顺手拿起了手机,这时候铃声又一次响起来了,他起身对我说,“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我点了点头。他转身,手机放在耳边,喊了一声哥。终于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真的不知道。我过了这么久还忘不了那个人,那个曾经在一起山盟海誓,信誓旦旦的人。后来他为了出国放弃我了,就这么轻易的,如同随手丢弃一件过时不再喜欢的东西那样,丢了我。那时候的我多怨恨他啊,可是再多的歇斯底里也换不回他转身看我一眼。

他曾经说过,他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没有特别像,但眉宇之间还是相像的。他们一家关系特别好,哥哥跟爸爸姓,弟弟跟妈妈姓。可能在外人面前他们好像没有什么关系,但一般熟悉的人都知道一个不算是秘密的秘密。因为当时不一个学校,所以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弟弟,他也不让我见,因为他总是开玩笑的说,他觉得我会喜欢他弟弟这种类型的。我每次听到这句话,总是不屑一顾的瞪他,“切,你也太不相信我了吧”,所以我一次都没有见过。

 突然他站在我面前,关切的问我,怎么哭了呢,我说吃的东西好辣啊。他特别宠溺的给我递了杯饮料,说“早说不要吃辣椒了,你非不听,看你现在”。又赶忙给我递了张纸。

 后来在回去的路上,他跟我说,他要回广州了,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跟他一块过去。然后我就问他,我过去干嘛,他说两个人在一块的话就不会孤单了。我说我想想吧。他就像看见希望一样,说他明天早上在车站等我,我说行我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我睡了个懒觉,手机还是关机状态,洗了个澡,下楼买了份饭,无所事事地吃着饭看着电视。无所顾忌,一切照旧。毕竟这一天,太阳还是东升西落,街上依旧人来人往。

 到了晚上,打开手机。短信电话铺天盖地。也都只来自于他一个人。在短信里他焦急地等待,他深切地告白。可我只是皱了下眉头,点击删除然后确定。我也不知道我为何如此决绝,就像在刑场对待一个犯人那样,从未想过手下留情,尽管他没有任何错。我也曾心理暗示不断告诉自己他们是不一样的,可我竟无法在看着他的眼时不想起他的脸。

 后来我在包里看见了那本书,那本在火车上也曾在他手里的书。书里有一张同学录,是我写给某个同学的个人信息以及一大段话,这段话里也提到过我和W分手后我难受的状态,我还说我可能想出去散散心。而W就是他的哥哥。只是,同学录没有送出去。就这样,我明白了他知道我那么清楚是因为他看了我信息,而我唯一不知道的便是他当初是有意接近我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那段时间我心里特别空,我觉得好像少点什么,却也不知道缺少的到底是什么。

 2012年,我选择回家。仍旧在火车上翻起了那本书。我只是没想到最后一张空白页上写满了字。他说,第一次见你,是在我哥手机的相册里,我觉得那时候的你们好幸福啊。后来去过你们学校,我一眼就认出了你,可是在你眼中我终究是个不起眼的路人。后来我哥和你分手了,其实他心里很难受,但真的是不得已的苦衷,希望你能原谅他。或许他并没有那么喜欢你,但我有。如果你看到这页纸的时候,如果你能接受我,如果你也喜欢我,请你回头看看我好吗?

有些心酸。

拿起手机,编辑了条短信:终究还是他喜欢我。发送人:W。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80,106评论 1 176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27,525评论 1 143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1,758评论 0 104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7,252评论 0 89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22,546评论 0 14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8,550评论 1 8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11,287评论 2 164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79评论 0 79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9,239评论 5 112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12,480评论 0 130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11,230评论 1 127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12,071评论 0 129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6,870评论 0 17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9,643评论 2 118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12,823评论 3 127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8,481评论 0 3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8,710评论 0 78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13,328评论 2 136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13,904评论 2 13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记得今年年初看了一个鲁豫做的《我和大咖一日行》的节目,第一集就是和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的一日行程,也由此产生了“定...
    董欧阅读 494评论 3 2
  • 秒速五厘米是日本导演新海诚在2007年发布的一部写实动画,全作由《樱花抄》、《宇航员》和《秒速五厘米》三话组成。导...
    帅气的懒鬼阅读 1,056评论 2 6
  • 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 天空灰蒙蒙的,堆积的乌云里藏着雨,偶尔有飞鸟掠过,都不带一丝痕迹。...
    化羽牧云阅读 487评论 0 1
  • 我十六岁的时候做梦,梦里有刀光剑影,烧鸡美酒。 心念动,不可遏。 动身出发前特意托人做了一身素净白袍和皂色短靴,又...
    吴也白阅读 860评论 12 20
  • 1、 假期出差,在火车站遇见一个乞丐,乞丐的眼睛都是脏兮兮的,他披头散发,浑身酸臭,正当我排队买票时,他毫无征兆地...
    竹之洲阅读 520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