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在2014年完成融资时的估值为460亿美元。随后,小米的销售陷入停滞。在今年实现强劲反弹后,小米近期的估值预期开始上升。 知情人士称,小米预计会选择在香港或美国上市,其明年的IPO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科技公司上市”交易。“小米的IPO规模巨大,”知情人士称,“1000亿美元估值也不是一个疯狂数字。” 小米曾在2014年短暂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知情人士称,截至6月底,小米的估值约为550亿美元。但是另外两位知情人士称,根据小米的预期利润计算,小米的估值应该要远远高于这一数字。 小米尚未置评。 2016年,小米的智能机销售陷入停滞。一方面,小米当时正在尝试国际扩张;另一方面,小米还要应对华为公司、OPPO、vivo等中国本土对手的激烈竞争。当时,小米撤出了包括巴西、印尼在内的多个海外市场。但是今年,小米重新开始在十几个国家销售手机,包括印尼、越南、俄罗斯、阿联酋和乌克兰。 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发布的报告显示,小米已经取代苹果成为按销量计算的中国第四大智能机厂商,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小米专注于开设线下商店。 就在小米的上市计划曝光前,一系列中国科技公司、金融科技公司已经在近几个月成功IPO。目前,已有几家中国公司考虑在明年上市,包括估值300亿美元的美团点评、上一轮融资估值185亿美元的陆金所。 小米创始人雷军曾表示,小米在2025年前不会上市。不过,知情人士称,股市的牛市行情和利好财报数据加快了小米的上市计划。

字数 1596阅读 90

今年中国宏观经济增速在触底企稳的基础上出现反弹,宏观景气、微观绩效、结构调整以及新动能培育都出现持续改善的局面,但在近两个月又看到中国经济开始下行调整。不少专家预测今年第三季度到明年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仍会向下走,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韦森教授也表露出了相同的观点。

在第六届凤凰网财经峰会上,韦森接受了凤凰财经的采访,就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经济政策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中国加杠杆的动力源是来自于全国政府宏观政策,而不是央行的货币政策。如果单靠央行一家紧货币,提高准备金率、提高利率,那贷款需求永远是在那儿,只会造成市场加杠杆,而不是去杠杆。

此外,韦森认为中国真正的风险点并不在于房地产,“现在全球许多观察家和机构最担心还是中国企业的负债,非金融企业的贷款和负债上才是中国经济真正比较危险的地方。

以下是凤凰财经与韦森的对话实录:

凤凰财经:您怎么看待中国现在当前的宏观经济状况?

韦森:对于中国的宏观经济状况,这几年我还是一直没怎么改变自己的观点,我的看法是,从去年第三季度开始中国经济开始企稳,GDP增速开始从6.5现在回升到6.7、6.8、6.9,PPI、企业利润也开始上升,短期中国宏观经济增速确实在企稳,这个是不可否认的现象。但是从10月份和11月份开始,各项宏观经济指标开始出现回落,PMI开始下降,PPI也开始下降,投资开始下降。大多数经济学家都预计,今年第四季度或者明年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会往下走一走。

凤凰财经:那您对明年的整体经济形势有没有一些判断?

韦森:目前中国经济的体量已经很大了,我估计明年中国经济可能增速还会往下走,但也不会下降太快、太多。我觉得最近十九大报告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向是什么?就是说GDP不再作为增长目标,这是国策重大变化,也是我呼吁多年的问题,这对全国是一个好事。如果是中央政府国务院定了目标,那省内就要追加目标,各级政府追加自己的GDP增速目标,投资会越来越大,贷款就越来越大。结果就导致,不管中国的广义货币有多少,中国永远缺钱;缺钱就会通过影子银行等其他渠道搞投资,加杠杆,而不是去杠杆;从而加大或者积累金融风险,而不是减少或者是缓和金融风险。解决这一点的关键就在于我们不再把GDP增长高低作为目标,而是重质量、重民生,真正提高人民福利,这才是我们中国当下应该做的。

中国经济不断加杠杆,债务杠杆不断攀高的原因并不在于货币政策。在举国上下各级政府都要推高经济增速的情况下,不管央行提高多少的准备利率,提多高的利率,一些国企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照样需要贷款,商业银行又不得不给。所以中国加杠杆动力源是来自于全国政府宏观政策,而不是央行的货币政策。这种情况下如果央行一家单靠紧货币,提高准备金率、提高利率,对贷款的遏制作用不大,除非你用央行的“窗口指导”,而这是央行多年没用且被人们诟病很多的“调控措施”。贷款需求永远在那儿,只会加杠杆而不是去杠杆,在中国这种独特制度安排和经济运行格局中,央行加息和收紧基础货币正投放,只会加大现有企业还款还息负担。目前知道我们整个我们国家贷款余额,基本上在115万亿甚至到120万亿这么大规模,而这些贷款中国主要是国有企业贷款,光国有企业贷款就超过80万亿了吧!这么大的规模,是中国非金融企业债务杆杠的主要构成部分。

目前上海银行间拆借市场的一年期SIBOR利率已经超过了央行的基准利率,这说明货币市场是绝对缺钱,缺钱就会导致股市跌、债市跌。我国经济刚开始企稳,货币市场缺钱,中国经济贫血,又会遏制了这个复苏势头,所以我认为现在紧货币是一个非常不应当采取的宏观政策,我们要去杠杆要防风险,关键是要控投资这项,是不要把GDP增速列为首要执政目标。这个源头去掉了,央行的货币政策才会起作用。目前中国的经济格局里面,每到央行紧货币就会使影子银行猛增,因为贷款需求在那儿。企业和一些融资平台从银行贷不到款,就通过影子银行去融资,甚至借高利贷。影子银行是中国金融风险一个重要的来源,所以现在紧货币,不是去风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