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致命游戏 序号21 不古出现

开场白:

越是期待,越是失望。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很失望?失望这个游戏不刺激,不好玩,太简单,甚至根本不算游戏。

好吧,你们失望是对的。我也挺失望的,毕竟写不出来高智商游戏,所以比你们更失望透顶。




在密室第五天,终于久违的到来了!他们等到了晚上游戏时间,15人盘坐地上决定着要把票投给谁。虽然他们不想继续了,但为了自己能活下去就不得不用别人的性命来保住自己的命。

“过了今晚就可以离开这个密室了,”月下有点小兴奋,又有点小难过。难过今晚又要死一个人了,“我们开始投票决定吧!”

就在大家开始投票时,景邺站了起来,对大家说: “不用投票决定了!反正早晚都要死,不如就现在。”这个决定景邺思考了很久,但还是选择了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生命。

他抬头看着摄像头,景邺知道摄像头虽然关了,但RK一定会全程在看着,不然他们投票决定谁死后百草枯还有锯子怎么会出现呢!

反正不可能是自动的,那就一定是RK操控着。景邺对着摄像头大喊: “RK我知道你在看着,现在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同意。”

RK也毫不避讳,直接开口: “请说。”

“我希望你不要把我罪行公布出来,请你答应。”景邺恳求,恳求他不要把自己犯罪事情给大家看,他想永远带着这个秘密一起离开。

RK不以为然: “既然敢做,就不敢说出来吗?”

“你说没错,我们都是有罪之人。也包括你...RK。”他目光狠戾,将死的他毫不惧怕任何东西了: “你五年前杀了28人,五年后还想杀了我们。不...应该不止这些人数吧!”

景邺呵呵笑道: “你罪行比我们任何一人都还要重上几倍,表明上说自己是什么暗黑执法者。为法律的不公和纵容惩罚那些逃脱法律制裁的人,实际上是在找借口理会给自己一个犯罪的机会吧!”

把心里不爽和愤怒通通发泄出来后景邺觉得心情特别好多了!给了RK一个大大的白眼和不屑。

呵呵,将死之人真是有趣。RK佩服那些敢于说出真话的人,而景邺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同意了景邺请求。“好,我答应你,不把你的罪行公布出来。”

说完就启动按键,把一把匕首放了密室墙壁的透明玻璃桌子里。

看到匕首的出现,景邺皱眉然后又放松了心态,走过去拿起。然后就看到想过来的大家,“别过来了,就这样让我安静离开吧!”这是景邺最后对大家的请求,也是最后的对话。

听到景邺话,他们停住了脚步,就那样站着看景邺把用匕首狠狠插入心脏里。就那样看着景邺满身是血、痛苦而亡,心中默哀。

随着景邺尸体的消失,他们沉重心情也跟着一起消失。躺坐在冰冷地上期待着明天的到来,等待着离开这个死了无数人的地狱门。

他们带着期待和希望沉睡梦中,微笑入睡。

“不古,去吧,把你喜欢的人体肝脏吃了。”看到密室里的人正在睡觉,RK吩咐趴在他椅子下的法斗不古去把那些死人的肝脏吃了。

法斗是个公狗,叫不古。是RK喜欢的宠物,对不古爱不释手。因为常年生活在充满死亡的RK身边,不古喜欢上了吃人的肝与脏。

只要有人一死,RK都会把死人带给不古。随便它怎么吃,包括现在城堡死的人。现在一听到有吃的,不古就立即跑出门外。

熟轻熟路地往地下密室那个尸骨成堆,白骨骷髅尸坑里去,看到了死去的星洋、林子奇、三湖、剑旻、景邺六人的尸体,不古异常兴奋。

开心扑了上去,撕依啃咬,连血带肉。画面感让人一看就害怕恶心,但不古却吃得不亦乐乎,悠哉悠哉。

一觉醒来的大家看到眼前场景目瞪口呆了,他们每个人都在诺华德城堡里自己睡觉的房间大床上。

这种感觉突然像是很久很久没有回过家久违的感觉,突然间变得非常美好的感觉。而在密室待的那五天时间颠覆刷新了他们的三观,才会觉得这城堡非常熟悉温馨。

因为五天没有刷牙洗脸洗澡,浑身上下变得臭臭的。所以他们第一时间就是去洗个冷水澡,丝毫没有注意到是谁把自己带回城堡的。

一洗了个舒服澡就觉得肚子非常饿,正巧这时大家都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全都飘飘然跑下了楼。发现是練心的杰作。

她比其他人都早早起床洗澡然后为大家准备好丰盛的饭菜,練心一脸温柔: “坐吧,都弄好了。我们已经五天没有吃过饭菜了,快坐下来吃吧!”

他们也不客气起来,直接坐下拿起筷子。全部都狼吞虎咽吃了起来,好像从来没有吃过饭菜一样的感觉。

妖怪作为一个有规律的人,无论有多饿,无论什么时候都一定要优雅斯文,有条不紊的慢慢吃。绝对跟剩下狼吞虎咽吃饭的人形成了一道很明显的对比。

不出半个钟,一桌子饭菜都被盘盘扫空了!他们觉得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那么美味的饭菜了,那么满足的感觉了。

刹那摸着饱饱的肚子,一脸兴奋开口: “我感觉我好久没吃过饭菜了,在密室待的那五天天天吃面包山泉水,吃的我都快想吐了!”

刹那一回想到那五天的时光,就觉得是此生最难过最惨最阴暗的日子。让她后背不禁冷汗直冒,瑟瑟发抖。那种感觉是刹那一辈子都不想体验感受的了。

“对,真的是太美好了。”疯子痞痞笑道,脸上也是兴奋模样。

青鸟现在特别特别佩服她的女朋友練心,更非常非常爱她了,两眼直勾勾看着自家漂亮女人: “心儿你怎么这么贤惠漂亮呢!我越来越爱你了怎么办?”

練心眨了眨眼,表明上一脸嫌弃模样,心底里却乐成了一朵花。“就你嘴甜,没看到这么多人看吗?”

在这14人里,他们是唯一的一对情侣。无疑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明目张胆地秀恩爱,给其他人撒狗粮。

“真羡慕,”江南跟琵琶一样,羡慕着青鸟練心俩人之间的爱情。微笑对練心感谢道: “練心谢谢你,谢谢你那么早就起来给我们弄一桌好吃的。”

“嗯,谢谢練心给我们做了好吃的饭菜。”一秒也嘴甜跟練心道谢为他们做那么多好吃的饭菜。

練心摸了摸鼻子,“客气啥,都饿了这么多天了为大家做饭让你们吃饱就是最好的。”这说出了她内心的真心话,真的没有一丁半点参假。

琵琶看了原本一桌子都坐满的位置现在却只剩一半了,内心突然觉得有些清冷凄凉。她轻轻叹了口气,有些伤感。

泡泡注意到了琵琶举动,开口问道: “琵琶你怎么了?为什么唉声叹气的?”

“11天前,这里原本坐满28人,现在却只剩下我们这14人了。”琵琶心情有些糟糕。

“对啊!现在只剩下14人了,未卿是死是活现在都还不知道清楚。”月下幽幽开口,也开始唉声叹气。

未卿...一尘一惊,猛地站了起来,“对,未卿。”说着就猛地跑去三楼查看未卿状况,其他人闻言也起身跟着一起跑到三楼未卿房间。

上到三楼她的房间后,他们发现门根本打不开。不论是踢门还是撞门,还是其他方法都打不开这扇门。

“未卿,未卿,你在里面吗?”江南叫着,期望她能回应。但很可惜,他们没有听到任何回应的声音。

这表示根本就没有人在里面,至于房门为什么会被关也是个问题。

青鸟纳闷: “这好好的房门为什么会打不开呢?是不是未卿在里面把门给反锁了?”这是青鸟唯一能想到的答案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