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 针对李笑来先生对我个人的指控一文:

96
郑伊廷_xdite
0.1 2017.12.28 20:27* 字数 3050

本篇文章在此先行声明。我一直对笑来老师高度尊重,但里面所涉内容,高度歪曲事实,且未完全保留完整截图。我本不想伤害笑来老师,只想把事情说清楚,讲明白

本篇文章是回应 李笑来老师写的:「我为什么说郑伊廷(XDite)是个完全没有信用的人」 https://mp.weixin.qq.com/s/a1gEzfDCH2cUZL4ksV3whA

1. 针对买回部分


我跟笑来老师认识谈判不只一回,笑来老师惯于利用「事实」这个字为假设前提,来逼迫对手以此架构讨论

这里的「事实」上多半是他自行撷取的「认为」,就如同「他有 16000 ETH 的隔天提现权」是「他认为的事实」一样。这是我的律师的善意提醒。

本段脉络在于笑来老师,在于 12/24(日)以北京金融局询问为由,急切的逼我接电话。脉络起因在于,双方如果无继续合作之意愿。互相陈述自己对于这件事的处理:

我的回覆是:

* TGE 来的 ETH 与团队 TOKEN 不能动用,因为在法律上无权分配给笑来老师。
* 既然无法合作,之前 INB 提供给我个人的 ETH ,目前结余多少,我理应退回。
* 按照约定,早期投資者私募額度的 TOKEN ,40% 共计 800 万颗
* 全栈营里面的现金剩下三百多万,全数给笑来老师。
* 承诺 OTCBTC 未来的利润,按照比例分拆给笑来老师 6 个季度。

1. 这个前提是基于「律师所建议」,因为当时的股份没有实质登记上去,要登记再取消非常麻烦。但如果要提取 16000 ETH 必须进行公司清算,在法律架构上不可能,也无法解释。

我「个人」为了弥补笑来老师的损失(我事实上自己是过意不去的),承诺将法律上我能分配的利润拆分给笑来老师连续六个季度,因为我个人相信 OTCBTC 会继续爆发成长,这样实质上我继续帮笑来老师创造利润。但既然是不再合作,利润不能无限期分配。

虽然我的律师建议我在法律层面上,我没有义务这么做

2. 此架构基于如果要让 OTCBTC 未来在法律上以及合伙投资上,继续保持能够在法律以及会计审计上,能解释过去的架构。所有的前提都基于我要在法律上维持 100% 股东,我以我私人能够动用的额度与现金作为等比例拆分弥补。

但是笑来老师给我的回覆是:

1. 16000 ETH
2. 4000 万代币

后笑来老师自己觉得相差太多:

降到

> 1. 16000 ETH
> 2. 1300 万代币 (他认为自己有 800 万颗代币,另外 500 万颗,是以当时七月给我的 ETH 当时现值 2000 多 RMB,对标全栈营所增的资,所以值 500 万颗。虽然我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样的逻辑)

> 3. 未来不分配任何利润

或者,我们可以选择「继续合作」

当时,笑来老师是基于我继续持有 100% 股东的前提,希望我买断他「股份」的前提下希望我「提出的条件」,而不是我个人的「承诺」。

因为差异太大,我回覆我人在国外,我必须要找到我律师当面谘询以后,才能回覆他最终结果。

当天是 12/24 北京时间,12/23 美国时间。我是马上买的机票回台湾(买到 12/25 晚上的飞机,12/27 凌晨回到台湾),在我拿到律师建议且约到律师时间之后,我才能够进一步回覆。不是故意不回笑来老师。

然而 12/27 我回覆笑来老师,我的律师建议他委派代表到台湾商量,他立刻气炸在网上指控我没有信用。

2. 针对合伙利润拆分


1. 全栈营线下版第一期收入 50000 * 20 人,100 万。( 6:4 )

2. 全栈营线下版第一期收入 60000 * 20 人,120 万。 ( 6:4 )

3. 全栈营线上版第一二期收入约 1200 万。( 7:3 )

此处我的回应:

1. 全部项目加起来「营收」只有 1420 万,绝无营收超过 2000 万之谱。

2. 所有线下线下版皆白纸黑字备忘录

3. 线下版的收入,在扣掉成本以及交税之后。以进行利润分配,此利润分配当初也分配给了笑来老师。

4. 所有全栈营的开支,每一条都有详细流水,可供检验。并非我可以任意动用收入。公司银行帐号与资金动用也由笑来老师指定的会计人员处理

线上版的营收,因为过于巨大,当初是由情非得已公司代收的款。经强烈要求后,独立成立给全栈思维公司。所有开销皆需报帐,并有详细流水。之所以未有全部利润分配,是因为未到会计年度结算。

但未分拆利润并非事实,事实上公司以收入,每月拆分20 万 / 10 万给我跟笑来老师。我拿 20 万元一事,并非先行非配利益,而是每月公司开销许多代垫费用,以我的信用卡先行支出,就得 10 多万。而笑来老师认为我既然拿 20 万,他也得拿 10 万,这是双方约定好的。

但此处有三件事我想提一下:

1. 全栈营在拆出独立为独立公司时,实际上是有高达 200 多万现金,无法从情非得已公司划分转帐出去。这部分我得到的回应是,因为操作失误,已经在笑来老师私人帐号。

但是公司既然当时不缺现金(帐面现金也有至少500万),建议我晚点再跟笑来老师拿回来。

然而这笔钱一直从二月要到了约末十月,才回到了全栈思维的帐上。险些让我们资金断裂。

2. 在今年五月时,笑来老师提出要求,希望提前处分股东分红,以当时剩下的现金,处分他应当有的全部分红提走。大概是一百多万。我个人略懂粗浅财报以及会计,深知这会对公司现金流会造成影响。(而且也真的会造成影响,因为我们还没招收第三期。)

我想询问是否有笑来老师紧急事况,亟需从我这里动用现金。否则非会计年度处分大量分红不合常理。得到的理由是:「买币」。

我再三请求取消此要求,最后没有分配利润成功。

3. 一路以来,很多学习圈的朋友以及币圈的朋友,纷纷表示他们有投资全栈营,觉得我们的产品做得很好。

但我觉得很纳闷。此产品的营运资金完全出于全栈营收入本身。笑来老师仅有个人在第一期线下班启动时,让情非得已公司先代垫办公室租金与设备购买而已。中间全无公司投资与私人投资。

如是指摄「马克新生学园」的投资,则此项目的投资与收入与全栈营毫无关系,请各位 「马克新生学园」的 LP 询问笑来老师项目进度与资金使用情况。

3. 连续沟通却不回应


这里有完全截图可以下载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eSgxyH8 密码: 9vpj

1. 12/18 TGE 还没结束,笑来老师想过来办公室关心进度

2. 12/19 TGE 隔天结束,相谈出现巨大歧异。笑来老师想当场提走 16000 ETH,并且主张他有 40% 代币。巨大争吵,我吓到。我希望他给我一周时间厘清,他只给我三天。当天我请律师帮我研究法律实做细节

3. 12/23 他希望跟我谈,我表示希望藉由中间人谈,因为上次讨论,我见到极度不理性的笑来老师。原本他答应,后又反悔。接著指控我如果不直接跟他谈,就是耍无赖。希望我提出我想要的公平条件,他来「判断」合不合理。电话以及不断催促。

4. 12/24 以北京金融局询问为名,逼迫我接电话谈清楚,是要继续合作还是拆分。我以律师给我的建议作为设计。笑来老师给出他的条件。双方差距过大,我回覆需要谘询律师给我建议再回覆。

5. 12/25 我买机票回台湾,12/27 抵达台湾,事件爆发。

当中才八天的时间

坦白这一系列事件来说这对我来说是很震惊的。对于一个刚结束 TGE 的公司 CEO,对于我来说,我的首要职责是拓展公司业务,以及加速发展

事实上这几天也是马不停蹄的 1) 至少跑了两个国家,洽谈这方面的业务。更何况 2) 这几天我们还上线一个大的主要功能(快速交易)3) 以及开通 DEW 交易

并不是没有做任何事,赖皮不回应笑来老师的回应。我非常积极的在处理以及谘询律师,这当中还要算上我从北京飞美国 (12/21),美国飞台湾 ( 12/25 ) 的通勤时间。

回应笑来老师要「当场提币」的要求,并不是我的首要职责。然而,我还是在非常忙碌的情况下,尽量处理以及回应。只是我必须要做到合规,以及在法律架构下做出我能给的承诺。

我一直不理解笑来老师为什么要这么急以及这么凶的提出公司资产。

4. 关于我在资金上的保守态度

我之所以对这件事情开始变的审慎以及保守。确保合规。起因于几件事:

在前面几段我提到:

1. 当时全栈营的资金卡了很大一部份现金在笑来老师帐上,长达六个多月。

2. 期中要求处分大量现金去买币。

3. 而在 TGE 期间 12/19,与新生大学的同事吃饭叙旧。才发现新生大学于 2017/11/10 已经解散所有员工,只留下几个运营。理由是「现金早就已经不够」。但员工的「印象」是公司一直是赚钱的。这样的解散理由没有道理。

4. 一块听听于昨天 2017/12/27,资遣了所有技术团队。

以上几件事让我相当担心资金上的使用。非常担心资金被挪用之后,无法归还到公司。

以上

OTCBTC 创始人 郑伊廷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