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天地间都是令人恍惚的落了又开的繁华

窗外的细雨不知何时变成了雪,哦,下雪了,细碎的沙粒一般的雪,满天满地无处不在。

上学时,我和文斌在一个碗里吃饭。冬天,学校拥有北方所有的冷,却没有北方御寒的暖气,于是早上便贪恋温暖的被窝儿,文斌总是早早起床,给我买好饭。毕业了,各奔东西,饭盒我没舍得仍。现在看到斑驳的饭盒,仿佛还能闻到饭的清香……

那时,我遇上了生命中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她名字里有个“雪”字,在我小小的内心中,偷偷喊了她无数次 “晶晶”。

日子如流水一样地过,奔波在烟火红尘里,永远地忙忙碌碌,不知不觉间,我们在人海里走散了。

她去了天山,我留在太行脚下。失去了彼此的消息,可是我仍然牵挂着晶晶,相信晶晶也一定会惦记着我。

那些曾经来自心底的温暖,在匆匆的流年里也许会淡去,但我却期盼着它幻化成一粒粒晶莹的种子,在某一个不可预见的日子,繁花开满光阴的两岸。

晶晶,在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份期盼,那就是和你并肩站在如今夜般的原野,相视落雪,一起倾听雪落的声音,一起观看雪的舞蹈,然后怀着一颗憧憬的心,对着这白雪祈祷。

雪一直下着,我知道那只是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然而我却不愿意从梦中醒来。

雪大起来了,大片的雪花旋转着飘飞着,落下来,落下来,纤巧的娇憨的落花,厚厚地堆积着,它傻傻的只会爱,所以才不会碎,不会痛。

父亲两年前去世了,老家空荡荡的院子里,只剩妈妈一个人,她佝偻着背,步履蹒跚。每次电话打过去,妈妈总是那几句:家里都好,你要好好工作,不要惦记我。可是她却一直一直心心念念的惦记着我。

今夜,老家下雪了吗?妈妈你冷吗?

突然想到孤独,一直很困惑,每天被人群包围,酒喝了一场又一场,客户一个接着一个,可内心为什么还是空寂?每天被各色资讯充斥,但生活并没有因此更精彩。

于是,去旅行,去跟陌生人说话,期待一场艳遇……想方设法寻找可能的刺激,以为这样,就可以消解生活的孤独。

然而,没有用!

听,雪花落地,内心变得很宁静。忽然意识到,孤独并不是因为身在异乡、不是因为单身、更不是因为寡言、高冷……而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人倾听自己的故事,没有值得信任的心灵向我敞开,没有人如今夜的雪花陪我静坐……

路灯亮起来了,数不清的雪花舒展着玉色的小翅膀,满世界飞舞,我仿佛走在涌动的花海中,整个天地间都是令人恍惚的落了又开的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