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高七第一周约练总结

约练分享,本周(7月19日-25日)本周共6次,咨询师2次,总80次

第一次线上分析:角色来访者

《多次重复的就是来访者最在意的》

在咨询中来访者看似漫无边际,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表达着,这时作为咨询师不要做过多的干涉,能够陪伴倾听就是在为来访者扫除倾诉的路障。在来访者泄洪般的倾诉中,一般会有反复重复的一个点。

        这一反复重复之处,就是来访者最在意,却又没有意识到的一个点。作为咨询师,可在此重复、澄清、好奇、具体化。确定卡点,在此多停留,这将是来访者解开乱麻的关键点,走出困境的一扇门。


第二次约练  角色来访者  《借力发力不费力》

        “病急乱投医“,当生活进去泥沼,心境滑落低谷时,一个想要走出来的人也会到处求助。

      在一场咨询中,如果来访者向咨询师分享了其他咨询师或朋友是如何开导他,帮助他走出阴影的。这一内容和本次咨询并不冲突,如果咨询师听到来访者谈到别人对他的帮助,有不舒服的感觉,那是咨询师此处有卡点,需要觉察和成长。来访者这一例外的分享,也是本次咨询的例外资源,咨询师可与之探讨,去拓展、加固例外的优势力量,使来访者更加清晰自己可利用的资源。

        此乃是借力发力不费力!


第三次约练 角色咨询师

《迷途知返》

        在咨询中想要帮助来访者尽快地走出困境的想法,反而会把咨询师精准地带入困境。咨询师的助人之心只要还在,就没有清空自己,就有自己的预设,就有评判,就想引导,给建议,想要将来访者拉到自己认为正确的轨道上。

        在来访者的世界里他的做法有他的道理,他的安排有他的理由,只是当下的选择的缘由还不够明朗而已。他绝对不希望别人(咨询师)把自己拉出自己的轨道。

        在咨询过程中,当咨询师感觉和来访者的互动有些吃力的时候,一定是咨询师在拖着、拉着、引导着来访者走,是试图要改变来访者、要帮到来访者或者是比来访者还要急于要解决来访者的问题。当咨询感觉相对轻松自如时,一般是咨询师能够放下自己,关注到来访者这个人,感受到了对方的感受,尊重到他当下真正想要的,清楚来访者觉得合适的做法,才是真正合适的做法。因为经历、境遇、承受力、需要的,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总之,在一场咨询中,咨询师如果感受到沟通不顺畅,马上要意识到咨询师不能以自己的想法来带着来访者跑,要能够放下自己的认为让自己慢下来,跟着来访者走,陪同来访者让他自己看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探讨、梳理出如何达成他自己的目标。咨询中来访者为大,要全方位关注到来访者这个人。


第四次约练:角色观察员

《接纳、肯定的影响力》

        来访者在咨询开始抛出的目标,往往不一定是自己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所以,多数时候来访者会不着边界的聊,不仅话刹不住车,而且也会答非所问。这时咨询师能够稳下来兜得住,也就是在成就来访者一个自我觉察的过程。

        来访者在自说自话的倾诉过程中,说说停停,有时也会等待咨询师的建议或指导,如果咨询师依然能够等一等闭口不接,来访者很快就会开始继续梳理。来访者在这种安静、有陪伴、被接纳、不被打扰的安全的空间述说自己生命的故事,会有新的觉察出现。此时,咨询师对来访者“新发现“不断具体化,对于可落实的进行小步推进,并且对这位自身问题的专家给予肯定,是一个赋能加力的举动,也是践行自助助人的过程。而且放来访者被肯定时,他也会意外的表现出对述说中被他挑剔对象的肯定。

        咨询中咨询师的稳、接纳与肯定,可以影响来访者用稳、接纳、肯定的角度来看待他原本一直抱怨、挑剔的对象。也就是说一个人在获得认可的时候才会更有力量去认可外在的世界。


第五次约练    角色来访者

《在体验中成长》

        今天彻底把约练当成一场真的咨询进行的,从抛出自己今天想要聊的目标后,自己就开始了独场戏,但是我能清晰的感受到,我的咨询师一直不时的给我小声的回应,我能感受到她在专心地听我描述,感受着我的感受。

          一口气的独白进行了五十多分钟,我不好意思的说时间全被我用了。咨询师分别询问我与观察员,是否同意今天这场咨询稍微将时间延长一点?征得我们同意后,咨询继续。

      咨询师从我五十多分钟的读谈中,拎出了我最初的纠结(咨询目标),问我现在对这个问题的想法。我这时已对纠结的点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接下来咨询师委婉的用外化技术、循环提问让我同我的纠结进行对话。进行中我看到自己的投射,扰动中我清楚了自己纠结的根源。咨询在明朗、清晰、安全、柔和的氛围中结束了。

        咨询过程中我感受到我这个人是时时被关注的,被呵护,场域是安全的,我是可以不受遮挡、不被干涉的随意表达的。同时我也感受到这样一个畅快的表达,是我压抑情绪的一种释放,也是自我纠结的一个梳理。咨询师大容量的静静旁观,使我在表述中有了更多的自我觉察。整个过程咨询师从我独白五十分钟后开口好奇(引导师提问),全场仅有五句话。这一切都为我提供了足够的解决我困惑的机会,也为我最后看到纠结根源做了很好的铺垫。

      我看到咨询师只有放下自己所有的预设,才能相信来访者就是自己问题的专家。咨询师对来访者有了足够的相信时,也就对自己有了足够的自信,这时才能够稳下来,兜得住,才能在陪伴中欣赏来访者生命中那份突破与绽放。

        作为咨询师这份职业,体验式学习是成长的助力器,这一环节不可缺失。


第六次约练    角色咨询师

《觉察在沉默中发酵》

        在一场咨询的开始既要放得下又要拿得起。要放得下自己的观念与标尺,这样的清空可以使咨询师这个容器大而柔软;同时又要拿得起,拿得起对来访者的一份信任,相信来访者就是自己问题的专家,相信来访者自己能够拨云见日。当咨询师的核心观念不动摇时,自己就能够稳下来,让来访者掌握自己进展的主动权,让咨询过程在陪伴与等待中自如而放松的循序渐进。

        咨询中咨询师适时的回应,声音的高低,语速的快慢,内心的沉稳等都是营造安全、轻松的咨询空间的要素。咨询中的沉默也是营造氛围与影响效果要素之一。

        如果咨询师在咨询中对沉默有了更好的耐受力,来访者也就能够更多进入到自我觉察与探索之中。这就好似一人来解杂乱的线团,远比两人解得快。

        当然咨询中的沉默对于咨访双方都具有挑战性,也意义非凡。沉默出现,咨询师难以耐受主动出击时,事后要看到是什么不允许沉默停留?静静的等待中自己会出现怎样的想法和感受?这里是咨询师可成长的一个关键点。而对于来访者,沉默也许是暂时的断片,或是等待支持,也或是在思考、回忆,静默中也许会焦躁有情绪。倘若咨询师能够不先去打破沉默,一般情况下,来访者会很自然的进入自我思考与觉察的状态。

        有价值的沉默不仅可给觉察提供发酵的时间空间,而且也是咨询中的”留白”,有了它,使得咨询显得更自如有“韵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