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我不过失去一个很喜欢的男孩儿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认识心航,是太久太久之前,顾言掰出手指算的时候,发现十个手指竟已不够用。

十一年,因多出来的这一个一字,她不喜欢2015年。仿佛预示着他要飞出她的手掌心,而她再也握不住他的手。

倒退十一年,顾言十二岁,所历之事再简单不过,上半年上六年级,下半年到市里最好的初中就读。因学习还算不错,四年前,她在同城最好的大学见到他。

与心航有交集,是大一下学期,她被同寝室的阿眉叫去参加老乡会。聚餐到很晚,过了学校的门禁时间,高年级虎背熊腰的胖头学长庞朋振臂一呼提议去附近唱k。

顾言是在那里见到心航的。空荡的休息区,一顶棒球帽,他站在显眼的位置,似等了很久。

队伍一接近大厅,心航就朝他们走过来。人高马大的庞学长跟他迎面聊了几句,便眉开眼笑地让大家跟上。

一进包厢,大家玩得更嗨,游戏,唱歌,闹地不亦乐乎。

顾言因聚餐喝了点酒,有些犯困,找了个角落醒神。

也不知什么时候,身边的阿眉不见的,也不知什么时候,坐在她身边的人变成心航。大概是酒精作用,脑袋昏昏沉沉的,她只顾提神寻阿眉给她倒杯水,可抬眼,直直与心航四目相对。

昏暗的包厢,壁灯闪过他澄澈的眼,竟有种摄人心魂的味道。

心航拿着一杯热水冲顾言笑。还好吗?他递水过去,关切地看着她。

顾言含笑接水,喝了一口,说。谢谢。

心航坐到她身旁。不谢,是好久不见啊,顾言。

听到这句话,顾言几乎一下子就精神了,很想回过去:“你小子是谁啊?!好久不见?什么好久不见?!!”明明才第一次见面?!!

可心航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她突然又没了底气。

与同学相隔三米,同在一个车站溜达半天然后擦肩而过的事她不是没有干过。不久前两人超囧的对话她也是历历在目:“顾言,我在某某地看到有个人很像你诶……”

“我也是……”她万分艰难地在键盘上敲击。

“是你啊?!”反正也没什么损失,她酒高人胆大,虽是心虚却还是继续说:“好久不见,好久不见。真的好久了呀。”

“是七年”心航认真地说。“小言”

话刚说完,她就囧了。因为话筒和音响突然没了声音,意外的故障,包厢一下子变得很安静。所以这句话不止她听到了,还被耳尖的观众们听了个遍。

周围只静了几秒,随即就成哗然声。在好事队友们的神助攻下,她……成了他的女朋友。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直到后来心航带她到学校广播台玩,她才知道他竟是她一直有在关注的体育主播。只是再听到他用浑厚的嗓音说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心航的时候,心很微妙,也很不安。

她始终觉得愧疚,害怕是……鸠占鹊巢。

顾言是做足功课,翻遍从小到大的同学录,毕业照没有找到心航的身影才下决心要问问心航。或许就是他搞错了也说不定?

她始终希望他们能坦诚相见的,若是因此……丢了爱情,当也是命。他钟情的始终是那个十一年前的女孩。

最后,到底是旁观者清的阿眉及时制止了她:“我的傻言言啊,男孩追女孩的手段你有必要较真吗?那你是不是以为他参加了咱们的同乡会,就是我们的老乡啊?”

“……嗯?难道这也不是?”

“……”

“什么!!!他是南方的?!!”

原来竟是他在骗她么?!而且,他们竟不是同乡,心航是南方的,只这一条,已触及她的底线。那一年,二人时常冷战,闹得最厉害的一次,她提出分手。

可到底是心志不坚,两人没多久竟又复合。

大二快放寒假的一个周五,鹅毛大雪,顾言只穿着单薄的睡衣就闯进广播台播音室。

隔着玻璃窗,她在外屋,心航在里屋,二人对视着,什么话也没说,只突然一笑。

校园的喇叭里,心航唱出的生日快乐歌还没有停。她突然想起零点的生日愿望是希望他能重新回到她身边。她怨他因为她的一句性格不合就不挽留她,怨自己当初为什么那么冲动………

夕阳向晚,她披着他的外套,靠在他的肩在冰封的湖面看雪。天很冷,空气很白,他抱着她很温暖。

过了很久,心航哑着问她:“不是性格不合吗?”

她的脸紧贴着他泛青的下巴:“……合了,现在……合了。”妥协从那一刻开始,却看不到终结。

可他们终究还要毕业的,所有潜在隐患在一朝昭然,令她再不能屈从,再不能逃避。

一知名的跨国公司看中了口语流利的心航,有意招入麾下。心航来跟她说时,她考虑很久也劝他去。不仅因为机会难得,而且还因为公司总部在杭州,那是心航的家乡,有好吃的清明果,有她喜欢的辣炒年糕,有她仅从小学课本中看到就于心往之的西湖十景,苏堤春晓,雷锋西照,断桥残雪……之后还会有她牵挂的人。

异地恋啊……她也要谈异地恋了?

心突然好难受。可最难受的从来不是要谈异地恋,而是二人的爱情根本没有未来……她知道自己身为家中独女是绝对不会抛弃一切去南方的。所以心航告诉她,他签下那家公司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心扑通一下掉进了冰窟窿里,再也听不到任何回响。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一天,她推了心航的饭约,一个人在宿舍待着。开始认真考虑‘毕业季,分手季’这句话。或许真的长痛不如短痛,或许真的狠心一点。她不想让心航为了她放弃自己应该承担的东西,也不想自己为了爱情而迷失自己应有的担当。

她甚至都没有勇气亲口对他说,甚至无法用重话对他说。除了他骗她那一次,他对她真的很好。

“我们试着分开吧?心航。”凌晨三点,她发给心航一条短信。

心航始终没有给她答复,第二天竟还像平常一样打来电话约她吃饭。

她问:“你难道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心航。没有什么话要跟我”

“没有。”他生硬地打断她。

“那我有,我今天不会和你吃饭了,哦,不,我今后都不会和你吃饭了。”她一口气说完,一把挂断。手机没过多久又嗡嗡乱响,她看到那个名字,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关机。

余后的日子,她没有见他一年,只一整日一整日地窝在宿舍里。直到导师的一个电话,指着她的论文,将她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不得不结束蛰居生活,论文改了好几遍导师才满意,只是她在图书馆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到心航的身影。

顾言慌张地溜去楼梯口。逃地又急又快,都没有看稳台阶,直接就滑下去……

脚居然扭到了……她吃痛地坐在台阶上。

一瘸一拐地出了图书馆,还没几步,就被一双大手捞到背上。

熟悉的手温,后背……很奋力挣扎也拗不过他。

“……都怪你,都怪你……”顾言筋疲力尽,又是痛,又是委屈。

看到心航那一刻,禁不住多望一眼。似乎……还是没办法分开了,真的没办法分开。她实在想象不到和别人在一起的样子。

“好,都怪我,都怪我,怪我没有替你摔下去好不好?”心航顺着她说。

顾言却更气了。“不是!不是!!”

“不是这个,那是什么?!”心航边走边说。

顾言撇撇嘴,没好气地说,“就是怪你,怪你跟我说我们认识十一年了呀,你知不知道我很不开心了?!”

“为什么?!”心航觉得这个理由很好笑,“我记得我很早之前就这样说过吧?”

是说过,上大一的时候就说过。“可那不是你为了追我才说的吗?”

心航竟一时无法反驳,因事实确实如此。可突然间,他像是想通了什么。“顾言,你觉得我在骗你对不对!!”

难道不是吗?因为喜欢才说似曾相识。顾言头趴在他的背上不说话。她已经不记得阿眉是什么时间拿来的心航的校园歌手大赛信息登记表,只记得看到他的家乡一栏写的是杭州的时候,哭得好伤心。

可她始终没有勇气找他问清楚他的家乡到底是哪里,她怕她听到他说是杭州……那样她就连自己也骗不了了。

所以她经常会在他兴高采烈地说南方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发脾气……他说杭州没有雾霾天气很好,他说杭州的风不像北方的这样暴虐……可心航,你不知道吗?那个你心心念念的南方是没有我的?难道这样……也可以吗?

“小言,我想……我大概明白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了?”心航背着她穿过树影斑驳的银杏叶,看到远处的石桌凳走过去。

将顾言放在石桌上,心航检查她脚上的伤势。“还好?!没有伤到骨头。”他深呼一口气,暗自庆幸大二时,因为顾言一运动就容易受伤,他有选修过一些推拿和中医的课程。

“你不记得你六年级全市升学考试的同桌是谁吧?”心航为她按揉脚踝时问。

“嗯?”顾言被问的不明就里,顿时愣住。那么久远的事谁记得?她茫然地摇头。

心航抬头看看她。“那你也不记得高考那一年全市送你铅笔的人是谁喽?”

“……你要告诉我是你么?”顾言有些不确定地说。可话一出口,就很坚定地摇摇头,不对,心航一定是在逗她,骗她。“我明明看见你写的住址是杭州的。”她生气地说。

“杭州?”心航终于明白嫌隙在二人中间真正的症结所在。他念念不忘的人,忘记了很多年前向她借铅笔考试的男孩,之后自然也不懂那根写着完璧归赵的铅笔含义究竟几何?

真相大白的一刻,他有些失望,可还是很耐心地解释给她听。“是住在杭州,可因为户口在这里,所以一直要回来考试,而且,”他声音提高几分:“今年也举家搬回来了。”

“那,那,你为什么要签那个公司?”顾言不解。

心航的大手附在她的脚上揉搓。“……你难道就没有发现那个公司分公司离你家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嗯?你的意思是你不去杭州?!”顾言兴奋地抱住他。

“别乱动!”心航握紧她的脚踝,不让她掉下去。“谁说我要去杭州了?”他无奈地叹气。他记得很清楚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要去杭州。

心航确实是没有说,只给了顾言一张那个跨国公司的宣传册,她是从那上面看到的。

“你在这里,我未来的家在这里,我……还能去哪儿?”心航无比温柔地看着她。

这样坚定的目光,顾言突然就哽咽了。“我以为……我以为……”

“你以为你以为的你以为,就是你以为的你以为吗?”心航嗔怒打断她。“你竟不肯问问我?”

“可……”顾言说不出话。

“……心航,我以为,就算离开你,我也不过是失去一个很喜欢的男孩儿……”

心航摸她的头,又气又笑。“傻丫头,我明明很爱你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衍纸_ML阅读 94评论 0 0
  • 异步加载: 1:在script元素中加上async属性(为了兼容老版本的IE 加上defer) 2:动态的添加sc...
    stars甜阅读 810评论 0 0
  • 在公司工作只是暂时的,不能被公司目前短暂的事情阻拦了自己向长远目标进步。在公司打工,什么时候能是个头?一直给别人做...
    醉酒的探戈阅读 5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