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人间留不住 第十九章 顾离

屋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大雨已经下了三天了,刚刚又劈下了一道惊雷,院里的花被摧残了一地,雨点落在树叶上,打在瓦片上,倒像是谱写了一首曲子,顾辞伏在窗边侧耳听着。

“小姐,怎么还不睡呀?小心着凉,这几天回潮呢”十一走进来,拿了一件披风搭在顾辞的背上

“十一,你听,真好听。”

“是是是,我的小姐啊,快睡吧”十一催促道

“十一,明天是清明节了吧?”

“是了”

“想带殿下去见见娘亲啊”

翌日清晨,大雨下了一晚上停了,天空微微放晴,新雨洗涤后清澈湛蓝,顾辞换了一件素净的衣裙

用完早膳后,顾辞用茶水漱完口,接着又用手绢轻轻搽拭嘴角,然后等着依旧在不急不缓的吃着早点的梁丘镜

“你有话与我说?”梁丘镜问道

“啊,是!”突然被提到顾辞惊了一下

“殿下,今日是清明,我想去祭拜一下我娘亲”

“嗯”

“我娘亲还没有见过我夫君呢,我想带您去见见她可以吗?”

梁丘镜放下碗筷,想来他连自己母妃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父皇说母妃的病会传染不许任何人探视,无论他怎么闹都没有用,再见时已是冰冷冷的棺材,钉得严严实实,母妃在里面,他在外面。

“殿下,可以吗?”顾辞见梁丘镜没反应,又问了一遍

“好”为人父母最大的心愿应该就是看着儿女成家立业吧

听见梁丘镜答应了,顾辞会心一笑,其实顾辞对三皇子的喜欢府中上上下下都看出来了,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三皇子妃一见三皇子就笑,虽然他们曾以为这府上的女主人会是沈大小姐,起初听到顾家二小姐要嫁过来时也是十分不屑,也曾想过刁难,但顾辞几乎让他们找不到刁难的理由,而且还对他们特别好,做的糕点超级好吃,渐渐地府中人就真正把顾辞当主母了。

马车上,顾辞挨着梁丘镜坐着,小手随意的把玩着荷包上的流苏,心里想着该给殿下绣一个什么样式的荷包呢,车内很安静,十一和云影轻轻交谈的声音传了进来,一切恍如前世梁丘镜第一次带她出去的模样,那次出去后她就再也没回去。。

顾辞娘亲的墓地在祈暮山,马车出城前先转悠到了顾府,顾府不似别的高门大院,是父亲顾玄后来升为礼部侍郎时置办的宅子,占地面积不大,但据说风水好。


“二姐~”

顾辞他们的马车还没停稳,就听到一个糯糯的声音在喊他,顾辞赶紧掀开帘子探出头就看到顾离迈着小短腿开心的朝她跑来

“小心点”

顾辞下了马车一把捞住他“不是说好在家里等姐姐吗,怎么跑出来了?”

“二小姐,小少爷一早就在门口等你了呢,奴婢怎么劝都没用”一旁跟来的侍女说

“怎么不听劝呢,着凉了怎么办啊,本来身体就不好”顾辞担心道

“二姐,没。。。咳咳咳”顾离刚想安慰顾辞就咳起来了,顾辞心疼的轻轻拍着他的背

梁丘镜下来就看到趴在顾辞怀里轻咳的小家伙,一边咳嗽一边乐,梁丘镜眉头皱了一下,领起小家伙就往马车里仍,顾离手脚并用的扑腾着“放开我,我要阿姐抱,放开我”

“安静点,再吵就把你扔出去”梁丘镜霸气的说了一声,顾离看着凶凶的梁丘镜顿时就安静了,梁丘镜看他一脸不开心的样子,觉得自己可能吓到他了,轻咳了一下说“安静点,等会给你买糖吃”

“噗呲~”顾辞还是第一次看见梁丘镜对付一个小孩子呢,“乖,快进马车吧”

顾离委委屈屈的进了马车里,顾辞和梁丘镜也随后进去了,一进去顾离就扑进顾辞怀里,远离梁丘镜,梁丘镜很不解,顾离看到他怎么跟看到什么凶神恶煞的人似的。

因为顾离在的原因,这一路上倒充满了欢声笑语,自然这些欢声笑语是属于顾家两姐弟的,和梁丘镜没什么关系,梁丘镜不动声色的听着,顾离滔滔不绝的给顾辞讲自己听到的新故事,讲隔壁家的胖虎又被他爹揍了,讲二娘又和爹爹吵架了,讲家门口卖的糖葫芦没有以前那么甜了。

梁丘镜听着顾离孩童的话语,讲到好笑的地方,竟也不知不觉跟着笑了起来。

(待续······可爱的顾离出场啦······)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