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闲扯刘备 第三卷 飞龙在天:三分天下的定鼎【六】入成都进位汉中

目录 I 闲扯刘备

上一章 I 第三卷 飞龙在天:三分天下的定鼎【五】兵动西川折凤雏

撰文 I 容蓝


【六】入成都进位汉中

刘备进位汉中王

刘备既得雒城,便整兵秣马,打算进攻益州的首府成都。

在刘备从葭萌关反水一路过来到雒城期间,马超被曹操击溃于渭水,仓皇之间走投无路之下,只得就近投奔汉中张鲁。

张鲁见马超“兼资文武,雄烈过人”,甚是喜欢,任命马超为都讲祭酒。这个职务很高,在汉中五斗米道中仅次于作为师君的张鲁。张鲁还有意把自己唯一的女儿张琪瑛嫁给马超,但因张鲁部下杨柏的恶意撺掇,嫁娶作罢,张鲁也对马超渐生防备之心,日渐疏远。

这时刘备正围攻成都,汉中张鲁害怕刘备拿下西川后威胁汉中,就想先发制人,派马超攻打葭萌关。

马超久攻不下,又遭到杨松杨柏兄弟的嫉妒,流言日久,张鲁心中自然是极度不满,完全丧失了对马超的信任。马超心中抑郁不平,却又进退两难。

刘备知道了马超的处境,他知道,机会来了,而此时,李恢受赵云所荐前来投奔,又恰巧这李恢又马超昔日有过一面之交,真如当年许攸投奔曹操。《三国演义》:

玄德曰:“先生此来,必有益于刘备。”

恢曰:“今闻马超在进退两难之际。恢昔在陇西,与彼有一面之交,愿往说马超归降,若何?”

我们且看刘备的心态变化,这时的刘备,已经不是当初那位求贤若渴的刘备了,这语气暗含轻蔑傲慢。这时候的他,拥有荆州和益州大部分领土,已成其势,望风而来投奔之人不计其数。你看他一开口就是,你来应该是对我有用的吧?

大家都看过香港的很多黑社会影片,这俨然就是一个黑社会老大招募小弟时的强调。看来黑社会这个源远流长的组织,几千年下来,行事风格都还在延续不变。

李恢小弟没有让刘备失望,成功说服马超来投。

这是罗贯中先生的故事情节,而事实上,马超在张鲁处,数次求兵欲北取凉州,都无功而返,又遭到张鲁部将杨柏等人的谗言迫害,就从武都逃入了氐中,给刘备写密书请降。《三国志.马超传》 :

先主遣人迎超,超将兵径到城下。城中震怖,璋即稽首。

典略曰:备闻超至,喜曰:“我得益州矣。”乃使人止超,而潜以兵资之。

超到,令引军屯城北,超至未一旬而成都溃。

马超的归降,刘备就知道,益州已经在他之手了。

此时成都城里的刘璋已经没有什么想法了,他知道再抵抗已是惘然了。所以他在知道蜀郡太守许靖企图越城投降的事儿后,也没有处罚许靖。而此时,叛徒法正的一封信,使刘璋彻底放弃了抵抗,他决定开城投降。

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益州牧刘璋开城投降,刘备终于兵定益州,实现了他梦寐以求的西川之梦。

在这里,我需要悼念一下刘璋同志,他是一个不适合生活在乱世里的人,他更加不适合做一个牧守一方的封疆大吏。他应该成为一个平凡的人,或者,成为一个画家(电视剧《新三国》里不是说刘璋的簪花仕女图画得十分传神么,我也就信了)。

刘璋的不幸,是因为他生错的时代,也生错了家庭,更碰到了一帮子鸡鸣狗盗的人,刘备如是、张松如是、法正如是、孟达如是、李严如是、谯周如是……

最后,我把他作为益州牧最后的陈词当做他的谢幕辞,以表达我对他的悼念:

“吾父子在蜀二十余年,无恩德以加百姓;攻战三年,血肉捐于草野,皆我罪也。我心何安?不如投降以安百姓。”

我本来是说刘备的,但是此刻,我认为刘璋即使光芒微弱,在我的世界观里,也已经远远的盖过了满口仁义的刘备刘皇叔了,他的这点微弱的光芒,叫做仁慈!

刘璋,他虽然懦弱,但他的内心慈悲,他不是一个好牧守,但他无愧为一个好人。

好了,刘备是不在乎这些的。他听从诸葛亮的建议把刘璋打发到公安去了。而我从这件事,也已经看到了庞统死后,逐渐改变的诸葛亮:

孔明曰:“刘璋失基业者,皆因太弱耳。主公若以妇人之仁,临事不决,恐此土难以长久。”

孔明的话听起来是不顺耳的,我想孔明是理解庞统的,所以这时候面对刘备假大空的所谓仁义,他说话是不客气的。这时候也明白了事情的不得不行,他不得不收起自己的假仁假义,他心里很清楚,他的路还有很长。

刘备进了成都,整个益州已归他统辖,他便自领了益州牧。同时对刘璋旧部中归顺的官员六十余人,尽皆擢用,对一班荆州跟来的旧部尽皆升赏,迅速捋顺了荆州集团、益州集团这两大帮派的关系,从而稳定了政治局势。

建安二十年,刘备的烦恼又来了。

孙权看到刘备拿下了益州,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大耳贼欺我太甚,鲁肃,你手上不是有文书吗?你去把荆州给我要回来!

荆州当然是不会给孙权的。刘备又耍起了无奈,子敬啊,之前都是军师的主意,我是勉强才同意的,按我的意见,我先告诉你,等我把凉州拿下来了,就把荆州给你们:

须得凉州,当以荆州相与。

孙权大怒,孙刘大战一触即发:

权忿之,乃遣吕蒙袭夺长沙、零陵、桂阳三郡。

先主引兵五万下公安,令关羽入益阳。

但这个时候,曹操瞅准孙刘开战的时机,兵定汉中,张鲁遁走川西之地。曹操的这招吓得刘备不轻,他知道曹操比孙权更加可怕,此时已经不再是与孙权斗气的时候,扛住曹操对益州的觊觎才是上上之策,所以,他颇识时务的向孙权求和,与孙权议分荆州。

这里就是我前文讲到的建安二十年刘备与孙权以湘水为界划分荆州的事情,《三国志.先主传》:

曹公定汉中,张鲁遁走巴西。先主闻之,与权连和,分荆州,江夏、长沙、桂阳东属,南郡、零陵、武陵西属,引军还江州。

稳住了孙权,刘备回过头来面对曹操。他尽管心中在颤抖,但是此时,他已经不是当初败走当阳的那个刘备了。他已经羽翼渐丰,手底下文武官员齐聚,兵力数十万人,他相信,他是足可以与曹操一战的。

逃往川西的张鲁已被曹操收拾服贴,曹操派张郃、夏侯惇驻军汉中,以防刘备。

曹操之兵直接威胁着益州的安全,益州军民极其震动,人心浮动,惶惶不可终日,犹如惊弓之鸟,不少蜀人开始纷纷私奔汉中投降曹操。

刘备异常愤怒,就想杀一儆百,对逃亡者家属以杀戮的办法从重处罚,想以此阻止逃亡,但仍然无济于事,《三国志·贾诩传》:

“魏武克平张鲁,蜀中一日数十惊,刘备虽斩之不能止!”

如此劣势一直持续到建安二十二年,刘备采纳法正平定汉中之策,准备向汉中进兵,以稳定时局,从根本上解除益州的后顾之忧,同时扩大益州疆域,为今后图取关中奠定基础。

这时候的曹操已经是魏王了。他深知刘备占领蜀中,气候已成,想速灭刘备,短时间之内恐怕是办不到了,但是汉中之地一旦被刘备所得,那刘备就如龙入云,再也没有任何顾忌了。曹操是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的,所以他不断的派兵骚扰巴西一带。

刘备本就想着将汉中收入囊中,曹操的骚扰行为令他不胜其烦,他派张飞领兵进驻宕渠,与汉中守将张郃交战于瓦口一带,一举击败张郃。张郃撤到南郑,刘备也兵回成都:

先主令张飞进兵宕渠,与郃等战于瓦口,破张郃等,收兵还南郑。先主亦还成都。

汉中依然还在曹操手中,刘备心痒难耐。

建安二十三年,刘备让诸葛亮坐镇成都,让法正作随军军师,亲自率兵攻向汉中。

听闻刘备攻来,曹操马上组织兵力与刘备对抗,并亲自来到长安指挥汉中的战斗。刘备的前锋部队由吴兰、雷铜率领帅先进入武都,两下子就被曹操干趴下了,张飞、马超的行动也极不顺利。

如此之局,刘备一筹莫展,急忙写信问计与坐守成都的诸葛亮。诸葛亮深知汉中得失对于益州的重要性,迅速召集蜀中大臣商议对策,蜀中从事杨洪说:

“汉中,益州咽喉存亡之机会,若无汉中,则无蜀矣,此家门之祸也。方今之事,男子当战,女子当运,发兵何疑。”

很明显,此时刘备方面对汉中得失的认知思想相当统一,认知也极度清晰。在思想行动空前一致的前提下,益州全民皆兵,诸葛亮立即亲自前往支持刘备。

刘备亲帅部队直抵汉中要塞阳平关,与夏侯渊、张郃等相持对抗。

战事相持到建安二十四年春天,刘备改变战略战术,《三国志.先主传》及《三国志。庞统法正传》都明确记载了刘备当时的战略:

“自阳平关南渡沔水,缘山稍前,于定军山兴势作营。”

刘备将定军山作为正面战场,沿着山势步步推进,在定军山、兴势山两山扎营。这样的阵势搞得夏侯渊郁闷不堪,急吼吼的率部来攻。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老将黄忠定军山一役,阵斩夏侯渊及曹操委派的益州刺史赵颙。坐镇长安的曹操听到这个消息,亲自帅兵南下,但这个时候,刘备却是信心满满,《三国志.先主传》:

先主遥策之曰:"曹公虽来,无能为也,我必有汉川矣。"及曹公至,先主敛众拒险,终不交锋,积月不拔,亡者日多。夏,曹公果引军还,先主遂有汉中。

我认为这是刘备在军事上的高度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的实力是干不过曹操的,但是曹操远涉而来,却是耗不过自己的。是故刘备集结军队,固守险地,始终不与曹操正面交锋。

时间拖到建安二十四年的夏天,曹操部队中不断有人开小差,无限烦恼的曹操在“鸡肋”口令的误读下撤军斜谷,只留下才子杨修凄凉冰冷的尸体。

自此,刘备汉中之役终于以曹操主动撤退北还的方式结束,刘备,终于占领了汉中。

建安二十四年秋天,群臣拥立刘备进位汉中王。

刘备,终于龙归大海,与曹操、孙权势成三鼎。

刘备终于笑了,他在睡梦中笑着醒来。在梦里,他梦到了自己在涿郡街市上织席贩履的尴尬,梦到了自己东奔西逃的屈辱,梦到了青梅煮酒的惊吓,梦到了当阳逃命的疲惫,梦到了江东洞房的温柔……

一步步走来,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这个成功,他等待了三十年。可是,人又有几个三十年?看着自己斑白的两鬓,刘备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这时候,他突然就想起庞统来,他嗮然一笑,凄凄低语道:“元直啊,你还是不了解我啊!我何尝不知道你的想法,但是我,也是很不容易的,即使到了今天,你看,我还是睡不着啊!”


闲扯刘备第三卷连载完毕。

请关注 I 闲扯刘备 第四卷 亢龙有悔:登峰造极的梦幻【一】失荆州桃园梦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