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诗词二十年的尴尬

0.008字数 3988阅读 637

随着近日《中国诗词大会》的火爆,不仅捧红了其中的参赛选手,也让这项汉语精华里极致浓缩的古典文学再次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一时之间可谓洛阳纸贵,竞相讨论。唐诗宋词的美,我想是每个懂汉语的人所不容否认的,它代表着汉语艺术中的最高成就,同样也代表着语言学里最唯美的篇章。在每个中国人心中,是小学时摇头晃脑的“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是恋爱时相思至苦的“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同样也是时过境迁后深夜自吟的“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在面对如此集优雅与内涵一身的古诗词,总让人经不住感叹它无与伦比的魅力,游戏厂商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好题材,特别是以中国风为卖点的游戏中,内镶一首恰当的古诗词,在表现剧情,点缀人物特色上,不仅有着画龙点睛的作用,同时也可以提升整部作品的文化层次。而当中的佼佼者和代表作,便莫过于我们耳熟能详的《仙剑奇侠传》(以下简称《仙剑》)系列。所以今天,我们就借着“诗词热”,一起来聊一聊仙剑中的古诗词。

从最初的《仙剑一》到《仙剑六》,古诗词便担任起了主角介绍和剧情概括的重任。比如95/98/新仙剑版中的李逍遥角色诗便写道:“翩翩潇洒美少年,灵岛求药结仙缘。千里崎岖不辞苦,仗剑江湖为红颜。”从艺术角度上而言,这首角色诗既不和(没有)古诗词必须要有的韵律(平仄和押韵),也谈不上是多少惊艳之作,与其说是七言绝句(唐诗的一种格式,有严格的音律标准),倒更似一首打油诗。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另外几首主角诗上,譬如林月如的:“刁蛮少女贵千金,比武招动懂芳心。盼能与君长相依,结伴江湖侠客行。”而酒剑仙则更是以一首无可争议的打油诗出场:“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有酒乐逍遥,无酒亦我颠。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


然而从剧情上来说,哪怕并未接触过仙剑系列的玩家,也可以从诗中了解到《仙剑一》的主旋律就是仙侠和情感。其对于主角李逍遥、林月如和酒剑仙的概括更是言简意赅,从性格特点到角色活动,一目了然,正是当初白诗(白居易)所提倡的“其辞质而径,欲见之者易谕也”(写诗要质朴通俗易懂)。或者更直白的说,也就是《仙剑一》中的诗词虽然并没有多少艺术造诣,甚至按严格要求来说根本称不上唐诗宋词,然而对于一款以中国古典文化为底蕴的仙侠类游戏来说,《仙剑一》中的诗词无疑是恰当体贴的点睛之笔。所以自从《仙剑一》备受好评以来,到近二十余年后的《仙剑六》,古诗词依旧是《仙剑奇侠传》系列不可或缺的元素以及卖点之一。

《谒金门・萧瑟霜》——有时候诗词更能让我们体会到人物内心深处的感情

当然了,众所周知,《仙剑》系列能在国产RPG中封神,除了当初并无出其左右的游戏以外(游戏中最主要的可玩性、剧情、画面等因素),玩家对于中国古典文化的喜爱和情怀也是其中至关重要的原因之一。所以在《仙剑二》中,玩家就已经见不到《仙剑一》里满满打油风格的古诗词,当时的仙剑团队不仅投入更多的时间和人力成本来精雕细琢里面的诗词,更是开始使用了韵律严格的词牌,以提升整体的艺术层次。

比如其中苏媚的主角诗,《喝火令▪苏媚》:“笑靥如花绽,莺声俏里红。夜深惊梦泪犹残,一转眼双亲逝,孤女有谁怜。巧识英雄客,危境起情缘。怎堪别有好婵娟,不愿离分,不愿共承欢,不愿称郎君意,偏是自为难。”

在诗词里面,我们总把诗叫做写诗,词称为填词,那是因为相对于诗,词有了词牌便也有了更加严格的韵律,哪个字在哪个位置,用的是平声还是仄声,哪句哪个字应该入韵,都是按着既定词牌的规矩来,倒更似将汉字一个个镶嵌入既定的曲谱里面。再加上古人“诗庄词媚”的规矩,相对于诗,《仙剑》这种以情感为主线之一的游戏来说,自然是词更加合适。所以《仙剑二》和《仙剑一》诗词最大的不同就是《仙剑二》每位主角不仅都有一首诗,同样还有一首词。(《苏媚》:灵散红尘渺无迹,月迷巴蜀似木人。狐媚情仇有还无,神魔旋舞乱烟尘。)

禁咒空间破阵诗《如意娘》

从《仙剑二》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出了仙剑团队对于将古诗词当做《仙剑奇侠传》系列主打招牌的用心。但不可置否,《仙剑二》的诗词依旧谈不上有多大的艺术造诣,或者说是诗词功力。当我们在念一首古诗的时候,比如李商隐的七言律诗《锦瑟》,即使你不知道李商隐写的是自己与宋华阳之间的感情,甚至你都未曾听说过宋华阳这个人,可你依旧会记下“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但在如前文所提及的《喝火令▪苏媚》,假如是仙剑迷或者仙二中本身就对苏媚有着极深感情的玩家,或许会对《喝火令》这首词有些许感情,但对于旁人来说,不管是苏媚的《喝火令》,还是王小虎的《水龙吟》,李忆如的《秋波媚》,即使脱离了打油诗的范畴,也依旧只能算非常普通的一首介绍词,留不下丝毫的印象。

人妖殊途难成双——苏媚

或许是仙剑团队有意想要脱离仙剑诗词=“打油诗”这样的标签,所以从《仙剑三》开始,乃至于之后的其他系列,较之仙一和仙二,仙剑的诗词在艺术方面终于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其中最具代表的莫过于在永安当铺雪见第一次见景天时的那首《诉衷情·旖旎情》:“醒沉月落夜闻想,素手出锋芒。前缘再续新曲,心有意,爱无伤。江湖远,碧空长,路茫茫。闲愁滋味,多感情怀,无限思量。”

虽然说诗词鉴赏是一件非常主观的事情,但作为游戏的陪衬,仙剑既然将其作为衔接剧情,介绍人物的元素之一,自然不可避免要接受玩家的喜好或者讨厌。这点同样可以从《仙剑》系列不断改进的诗词中就可以看出来,而鉴于《仙剑一》的无心插柳,《仙剑二》的首次填词,直到《仙剑三》中颇多可圈可点的词句,对于仙剑迷来说,已经足以对新仙剑系列诗词的期盼转化为为仙剑消费的动力,这对于一家游戏公司来说,哪怕是花费相当的金钱和人力对诗词进行润色,都是值得的。

《诉衷情・旖旎情》

不过我们这里再回到《仙剑三》的诗词,仙三的诗词虽然在艺术方面较之前代有了众所公认的进步,然而在发售后却陷入了另一个颇为尴尬的指责,那就是借签过于严重。比如紫萱的角色诗《宜男草·紫萱》:“碧水连天静无浪。转东风、滟纹微涨。个中趣、莫谴人知,年年日日,兰舟共上。平生书癖已均恙。解名缰,更逃羁网。春近也,梅柳频看。花间闲度,细雨流光。”和宋代诗词家陈三聘的《宜男草·其二》:“绿水黏天净无浪。转东风、縠纹微涨。个中趣、莫谴人知,容我日日,扁舟独往。平生书癖已无恙。解名缰,更逃羁网。春近也,梅柳频看。枝上玉蕊、金丝暗长。“

纵然在古诗词写法中本身便有引用一说,比如李贺在其《金桐先人辞汉歌》中所写的“天若有情天亦老“一句,就被北宋词人万俟咏《忆秦娥》中的“天若有情天亦老,此情说便说不了。”一句所引用,但是如同《宜男草》这种连句,多句引用的,实在对玩家(消费者)说不过去了。而且这在仙三中并不是孤例,是普遍现象。

《宜男草・紫萱》

可能正是因此,到了《仙剑四》,大宇(仙剑系列母公司)一改之前大量使用诗词来介绍剧情和角色的方案,将与之前相比大幅削减的诗词只是做为一种传统延续用在了《仙剑四》中。而角色的介绍也用回了诗,而不是词。比如描写韩菱纱的《翩翩》:“执手看歌敲金钗,笑语落珠明眸睐。忽然蝴蝶春风满,焉教冷镜廋朱颜。”可对于仙四的诗词,同样令玩家相当尴尬的是,大宇这会诗词艺术在线,然后作为介绍诗的本质却下线了。之前不论是否仙剑迷,至少看到那些“打油诗”的时候,玩家脑海里总能凭空想出该主角的性格和剧情,可到了仙四,如果不是对角色和剧情有着相当的熟悉程度,你完全无法知道“忽然蝴蝶春风满,焉教冷镜瘦朱颜”,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而这样的情况,也只有在仙剑五前(《仙剑奇侠传五·前传》)和《仙剑六》出现的时候才有了一丝改善。不管对于市场还是玩家来说,《仙剑五》的仓促发行是导致它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我们自然更加不能期待这部续集可以在诗词这种只能当陪衬的游戏特色中花费精力。还好《仙剑五前》的问世直接拯救了《仙剑五》,以至于玩家中流行着“如果仙剑五分成上下两部,那么仙剑五可以打8分,其中仙剑五前9分,还有1分是被仙剑五给拖低的。”

被人吐槽过很多次的《鹊桥仙》

说《仙剑五前》和《仙剑六》的诗词是仙剑系列中相对而言最好的,除了对比仙一、仙二的打油诗,仙三的大量引用,仙四、仙五的区区几首尴尬以外,不仅有着诸多令人眼前一亮的诗句,比如角色诗《结萝》中的,“夜落萤飞追皓魄,晓来花放醒寒江。”

《长相思·姜承与欧阳倩》里的,“试手空呵颜似谁,相思对夜垂。“更是首次使用了诸如《凤凰台上忆吹箫》、《望海潮》、《千秋岁引》等中长调(五十九字至九十字为中调,再往上则为长调,仙剑系列之前最长多为小令(五十九字以外),字数越多,填词难度越大)。所以用心程度的区别,也让仙剑系列的诗词终于在最后两部(目前)中挽回了一些口碑。

其实关于仙剑的诗词,不管大宇本身还是玩家之间一直都是争论不休。那就是对于“诗词”这类辅助游戏的元素,我们是要更追求它的艺术性,真实性,还是更应该贴合其最初辅佐游戏的初衷。

为此,仙剑之父—姚壮宪本人曾表示对于游戏而言,仙剑诗词只是起到一个剧情介绍和角色介绍的作用,所以并不追求诗词本身的艺术性。这个观点自然也得到了许多玩家的认同,所以尽管自仙剑一后仙剑系列出现无数格律准确,功力深厚的诗词,但对于大众来说,印象最深刻的恐怕还是当初仙灵岛李逍遥和赵灵儿洞房夜时那首打油诗,“既不回头,何必不忘。”但是我们可以为此就觉得“诗词”不应该雕琢么?显然并不是,《刺客信条》中的建筑、《骑马与砍杀》中的盔甲和兵器虽然同样只是辅助游戏可玩性的元素之一,但其历史的还原性一直以来便受玩家称赞,对比而言,仙剑中的诗词倒更像是个买游戏附赠的野孩子了。

而如果我们将影视剧作品,书籍,以及游戏全部归为“娱乐类”产品,那么作为一个购买“仙剑”产品的客户,特别是冲着里面的诗词所消费的,自然也有期盼说“仙剑系列”在这些辅助产品中达到玩家所满意的程度,而不是之前要么毫无艺术性、要么不知所云的状态。虽说在这点上搬出《红楼梦》里面角色诗既具备鉴赏水准又将人物刻画地入木三分的功力或许对于仙剑来说要求太过于高,但谁又不期望仙剑系列真的可以在游戏中将“中华古诗词”发扬光大呢。

本文首发网易“爱玩网”,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