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交易(60)

2字数 2322阅读 231

[情感]《交易》总目录

第六十章  生无可恋  终了此生

依婷抚摸着宝儿被邹勇摔伤的额头,心痛不已。想想宝儿亲生父亲樊建国的道貌岸然、无情无义,想想自己的两任丈夫孙亿和邹勇在知道宝儿不是自己亲生儿子时的毫无留恋、决绝离去,依婷觉得心灰意冷,生无可恋。

“宝儿,你的亲生父亲是个衣冠禽兽,他唯一的嗜好就是玩弄女人,妈妈真后悔当初瞎了眼跟了他……妈妈不后悔生了你,你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可是妈妈累了,妈妈想去天堂休息一下,我问了你的亲生父亲,问他愿不愿意接受你,他竟然连承认都不想承认你,连一丁点的机会都不给你!他这么无情无义,我走了,你怎么办呢?”依婷像发了神经病似的与宝儿胡言乱语着,“邹勇不是你的亲爸爸,你也看到了,他对我们娘俩也是同样的无情,我走了以后,你能依靠谁呢?谁又愿意来照顾你呢?”

“宝儿不要妈妈离开我,宝儿只想陪在妈妈身边……”宝儿似懂非懂,只是一个劲地说着这两句话。

“唉,世上的男人都是骗子,妈妈防不胜防,保护不好自己也保护不了你,哪里才是我们的家?哪里才是我们的归宿?宝儿,妈妈真的想不出好办法……”依婷像是在问宝儿,又像是自言自语。

“妈妈,宝儿想姥姥姥爷了……”宝儿突然说道。

“姥姥姥爷?噢,他们都年纪大了,养了我这么个不争气的女儿,不但没享到一点福,倒是跟着受了不少累,我还有什么脸面回去面对他们?不行不行……”依婷连连摇头。

“妈妈,天堂是哪里?我听姥姥说过,那是人死了要去的地方。那里美吗?有没有玩具汽车?有没有漂亮的小朋友?”宝儿也开始考虑起妈妈说的天堂来了,因为那是妈妈想去的地方。

“有,那里什么都有,有玩具,有小朋友,还有好多好吃的,最关键那里没有痛苦,没有欺骗,没有无情无义的男人……”依婷梦幻般描绘着天堂。

“妈妈,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宝儿依偎着依婷,然后被依婷抱进怀里。

“傻孩子,妈妈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不管的。走,跟妈妈来……”依婷神情恍惚,拉着宝儿的手朝楼顶走去。走过一层又一层,每多上一层,依婷的神情就显得更加坚定,她仿佛看到了希望,仿佛在奔向光明,幽灵一般脚步轻盈,匆匆奔向十六楼上的天台。

“妈妈,天台就是天堂吗?”宝儿的一声问话打断了依婷的遐想。

“嘘……不要说话,宝儿,这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再往前走几步,我们就会到了天堂。来,闭上眼睛,不要说话,妈妈带着你往前走……”依婷像是怕惊动了神灵一般,低下头,扒在宝儿耳边轻声嘱咐着。

“可是,妈妈我怕……”宝儿紧紧抓住妈妈的手。

“别怕,妈妈在这里,别怕,很快我们就不再受人侮辱,很快就可以摆脱这里一切的痛苦,很快我们就可以步入天堂……”依婷拉着宝儿的手一步一步走到天台的边缘。

“不好,有人好像要跳楼!”对面楼上的一对在阳台上晒被子的夫妻发现了楼顶上的依婷和宝儿,女人对男人说:“赶快打110报警!”

男人一边迅速拨打电话报警,一边飞一般朝对面楼顶奔去。

“大妹子,你不要冲动,不要吓着孩子,有什么想不开的你跟我说,这个世上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男人急切地说。

“谁也帮不了我,我遇到的男人都薄情寡义,欺骗我的禽兽不如,抛弃我的义无反顾,我和儿子没人疼没人爱,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搂着宝儿坐在天台边缘的依婷回过头,对着陌生的男人苦笑了一下。

“世上是有不少坏人,但是也不乏好人啊!想想你的父母兄弟,想想那些关心你的人吧,如果你就这么走了,他们该有多心疼!还有,你瞧瞧你的儿子,多可爱的一个孩子啊,你怎么就忍心剥夺他的生命?”男人不敢大声,唯恐惊吓着依婷。他一边说着,一边慢慢靠向依婷和宝儿。

“你别过来!我心灰意冷,生无可恋,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儿子,如果他的亲生父亲能认他,我就不会带他走这一步……”坐在天台边上的依婷没有一丝恐惧,满脸都是一副赴死的从容和平静。

“你告诉我他的爸爸是谁,我去找他好好聊聊,问题一定能解决的,你相信我,先把孩子的手给我,好吗?”男人在离依婷几步的距离站住。

“妈妈,我不想死,妈妈,我们回家吧,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照顾你……”宝儿啜泣着,小小的身体在恐惧中战栗。

“你不要陪妈妈了吗?”依婷醒悟一般,内心痛苦地抉择着。“那你听好了,你的亲生爸爸叫樊建国,你可以去找他,以后是苦是难你自己受着,妈妈走了,宝儿再见……”依婷说完,把宝儿往后一推,自己顺势跳了下去。

“不要……”男人想上前抓住依婷,可只看到依婷义无反顾跳下去的背影,几秒钟后,地上盛开了一朵艳红的大丽菊。

“妈妈,妈妈……”从天台地面上爬起来的宝儿扒在天台边缘上,大声哭喊着。

男人拉过宝儿,把他搂住胸前,任由宝儿哭闹,也不让宝儿再往下看。“唉,可怜的孩子……”

依婷被赶来的救护车拉走了,地上只留下一滩未干的血迹。

依婷带着对男人的仇恨和失望走了,也许真如她所愿,她去了一个没有欺骗、没有虚伪、只有真情、只有幸福的纯洁世界。

依婷啊,虽人死为大,但我还是要担冒犯之名,嘱咐单纯的你几句:前世误入歧途,害了卿卿性命;来世一定要擦亮眼睛,踏踏实实走好正直的路,才能安安心心过上幸福生活。

邹勇从医院包扎回来,这个所谓的家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当他再次进入医院,看到的是依婷冷冰冰的遗体,他一下子瘫在地上。他从来没有想到,他的嫉妒、他的多疑能将一个如花似玉年龄的女人杀死。他万分沮丧,一个人深居简出,在后悔和自责中度过残生。

宝儿受了惊吓,从此沉默寡言,医生说是因为受了刺激,孩子患了自闭症。

樊建国听说了依婷的事,到殡仪馆送了依婷最后一程。后来,他跟宝儿重新做了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后他就把宝儿接走了。

不该走的走了,该留的也没留下。

大千世界,万分荒唐。芸芸众生,个性张扬。想护周全,唯有坦荡。

叙者言:此故事虽不属人物传记,但也有不少人身上的影子,唯愿看者能受到些许启发。如能得我所愿,聊以自慰,足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