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你是我的执念(43)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李小胖的妈妈


若说平时,江南不乐意去也就算了,可现在正是需要家里人一条心的时候,章江南也不想因为一点儿女情长,就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老章家人干不出这么打脸的事儿。

对于奕欢,他不能自私的一并带走,只能选择“临行托孤”。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梁小玥和梁欢还算靠谱,毕竟他们跟奕欢相处过一段时间,彼此熟悉,而且关系处的不错,梁欢也有了女友正处着,同处帝都,若说奕欢有什么急事,自己在香港远水解不了近渴,那大学相隔一条街的梁欢无遗是最佳的求助对象。

听完江南说完前因后果,梁欢几乎没1秒钟的犹豫,直接开口应下。

虽说原来他对奕欢有些若有若无的好感,但他现在觉得那并不影响自己和江南做兄弟,毕竟他只是默默的藏心里,又没打算说出来,或者跟江南上演两男争一女的电视剧情节。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不会因为一个曲奕欢放弃兄弟情。再者,他没想到结婚那么远,她一个好女孩,他也不想去沾染,就这样吧,在一个好朋友的位置,没有更进一步,也不会再被疏远。

两人各含心思,又一块抽了一根烟,在外头站了一会儿,等烟味被散的差不多了,江南才说了句“走吧!”

两人本以为包厢里的俩姑娘应该会问下他们怎么去了那么久,奈何自视过高,回来的时候,人还吃嘛嘛香呢,他俩都进来坐下了,也没抬起头来看一眼。

梁欢看了看江南的脸色,脚底下踢了踢梁小玥的脚:

“哎,你是猪吗?就知道吃,叫人了吗?”

梁小玥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光顾着和奕欢聊了,完全忽视了章江南,一时有些心虚,刚下肚的饭啊菜啊,都是人章江南买单呢,她可没钱,要期末考了,老梁攥着她的零花钱威逼利诱呢,说什么,要是期末考不进班前三,零花钱全部没收,让她喝西北风去!

她一边擦着嘴,一边想着,老梁啊老梁,你一有老婆的中年油腻男,不好好学偶像剧里头的招数哄老婆,成天跟你闺女搞虐恋情深呢!

不过想归想,论起察言观色,梁小玥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只见她站起身,端起一杯白的,朝着江南的方向道:

“江南哥哥,小玥好久没见奕欢,一时激动唐突了佳人,还忽视了你,真是不该,这白的,我先干为敬!”

一整杯下肚,连梁欢都要给她手动点赞了:好样的你梁小玥,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不过梁小玥显然低估了章江南的智商,见梁小玥喝完大大咧咧的抹了把嘴巴,正欲坐下,江南晃了晃自己的高脚杯,又“碰”地一声放下。

刚才进门就被梁小玥抢了女票的怨气像是找到了出口,只见他邪魅一笑,舌尖顶了下腮帮,才慢条斯理的开口:

“小玥,你当我是傻的?特么的带气泡的白的!这词儿新鲜,你丫这是拿雪碧当白酒忽悠哪个二百五呢?”

梁小玥吐了吐舌头,被拆穿了!

求救的信号发给了奕欢,希望她能以柔克刚,或者用下美人计转移下江南哥哥的注意力,不然自己好尴尬啊!

奕欢成功接受信号,夹了筷子糖醋排骨给章江南,随口说了句:

“我刚才吃这个好吃,你看合不合口味,喜欢的话,有机会我给你做。”

听了这话,江南果然不怎么在意梁小玥刚才的胡说八道了,倒是好用给面子的尝了一口,还点头评了句:

“味道不错。”

说完,意有所指的看了眼奕欢,道:

“你说给我做饭的啊,回头我就记在小本上,签字盖章,不许耍赖!”

奕欢还没说什么,梁小玥就起哄“江南哥哥像个小孩子一样啊!”

梁欢又踹了她一脚,反驳“那叫情趣,小孩子家家,你懂个屁!”

梁小玥翻了个白眼,一手揉了揉自个儿的腿肚子,暗自想着:若不是现在寄人篱下,指望着梁欢不在意自己原来信用不良,再借给手头拮据的自己一些零花钱,她才不会一忍再忍。

梁小玥觉得自己大度的简直快要成仙儿了,瞥了眼荷包鼓鼓却对自己小气吧啦的梁欢,正伸长了筷子,准备夹最后一块糖醋排骨,梁小玥立刻燃起了斗志,像个准备战斗的大公鸡,雄赳赳气昂昂的举起了武器——筷子,先一步夹住糖醋排骨,直接放进嘴里嚼。

如愿以偿的看到梁欢紧了紧握筷子的手,退而求其次的去夹了筷子小油菜,梁小玥内心可以用欢呼雀跃来形容了。

不成想梁欢幽幽地说了一句:“梁小玥,吃完饭,圆润的滚回你的猪窝,你这么能吃,我养不起你。”

梁小玥差点咬碎了一口刚带好牙套不久的钢牙!

奕欢看着他们每次相爱相杀,却又和谐共处的场面,总觉得很美好,这些日子给妈妈打电话,发现她开朗了很多,做早点帮工很高兴的样子。

再想到自己给爸爸打的电话,不是在给孩子喂奶,就是逗孩子玩笑,从不关心自己学习进度、过得好不好,不知怎的,就有些讨厌那个弟弟了,她知道寡妇才是那个害父母离婚,自己成为单亲家庭的元凶,可对这个血缘上的弟弟,却怎么都喜欢不起来了。

江南看着刚刚还言笑晏晏的奕欢,忽然就情绪低落了起来。抬起一只手臂,示意梁欢先安静下来,而后才循循善诱的问:

“怎么了?”

奕欢猛地摇摇头,把所有黑暗的心思和想法挥散,浅笑回了句“没什么。”

虽然不信,但江南也只是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饭后,闲来无事的几人还去唱歌了。梁欢和梁小玥就是俩麦霸,最令奕欢佩服的是,这两人简直就是中华小歌库,各种类型的歌曲信手拈来,甚至歌曲串烧都不会跑调。

又不免想到自己幸亏没上去献丑,不然必定贻笑大方。

章江南坐在她身边,一手放在她的沙发背上,一手放在自己的裤兜里,这时候面色如常的江南,其实已经紧张的手心都隐约沁出了汗意。

那里面,其实放着两枚蒂芙尼对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