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科大夫

林郎是妇科大夫,不知道是职业原因还是怎么了,结婚刚刚五年多,就对妻子失去了兴趣,倒不是反感,反正就是没有了冲动。


妻子吴亚是个中学老师,知性优雅,平时也是中规中矩,很少像其他夫妻一样打情骂俏,勾肩搭背的亲昵。


林郎渐渐变得沉默,喜欢长时间待在医院里,看书,钻研业务。于是,同事刘庆意味深长的说“怎么了,才五年就像左手摸右手了?不至于吧?”

林郎笑笑,没说话。


“哎,科里新来了几个实习生,个个青春靓丽,要不,咱也重新恋爱一回!”刘庆嬉皮笑脸的小声说。

“别胡说,都是没毕业的学生,我们做为前辈,要注意形象!”

“戚!你以为是咱们年轻那会呢!现在的女孩,思想活跃的很!”刘庆不以为然。


日子索然无味的一天天熬着,吴亚早出晚归,为她的学生们操心,林郎觉得,自己还不如那些孩子重要。


提到孩子,林郎很失落,俩人是相亲结婚的,自己三十二,吴亚三十,婚后他提出要个孩子,可是吴亚说等几年,等她的学生顺利中考再要。可是,她的学生已经中考一批了,而这一届,也是她从初一跟上来的,这些孩子中考结束,她还会有下一批学生,他不想再提了。


周末,主任跟林郎打招呼,有两个妇科专业的女孩要来实习,让他用心带带,他没说话,点点头。


周一,一走进办公室,感觉一切焕然一新,办公室的窗台上,新添了一盆文竹,苍翠欲滴,绿意盎然,办公桌上一个玻璃杯里有一只大红的月季,病历本码放得整整齐齐,两个小巧活泼的女孩看到他,鞠躬问好甜糯的声音,充满了朝气。


一个叫秦开心,一个叫祝晓晓,林郎笑笑,说好,我对花过敏,拿出去吧。


那个叫开心的女孩吐吐舌头,赶紧把花拿走了,祝晓晓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我们不知道您会过敏!”


“没事,以后把心思多用在业务上吧,不要弄这些无聊的东西!”林郎淡然说。


三天后,祝晓晓被调到了刘庆科室,原因是,刘庆说自己忙的连放屁的空没有,主任却不给一个实习生来帮忙,对他太过分了。


妇产科只剩下秦开心一个实习生,办公室里没有其他同事时,林郎觉得有些不自在,可是秦开心却丝毫没有觉得尴尬,她活泼好动,快人快语,总是在你需要她的时候翩然而至,在你疲惫不堪时,瞬间让你充满活力。


女孩爱唱爱笑,人没到,甜甜的歌声先到了,你觉得渴了,水就来了,你疲倦小睡衣服又会盖到自己身上,而在手术室里,秦开心又是心细如发,尽职尽责的好助手。


不知不觉的,林郎变得爱笑,爱说,似乎又回到了年轻时候,可是林郎并不知道,他觉自己没有改变,可是刘庆却旁观者清,他窜到林郎办公室,神秘的说“哥们儿,悠着点哈,说归说,你和我不一样,我是钻石王老五,你不行,要注意别让嫂子抓住把柄。”


林郎想了一下,不置可否,刘庆这一说,自己的确觉得好像自从秦开心来了以后变得快活了,可是,这样对吗?他沉思着。


日子过得飞快,一转眼,秦开心来实习半年了,她几乎包揽了林郎的早点和咖啡,以前林郎从不吃早点,可是秦开心发现后总会给他带回一分早点,告诫他,不吃早点会生病,说是她妈妈告诉他的。


妻子依然忙,就快中考了,她几乎每天休息的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自己都无法照顾自己,更别说照顾林郎了。


他想过改变夫妻俩的关系,可是太忙了,总推脱太累了,改天吧!

林郎失望极了,失望的时候他开始想秦开心,他拒绝自己想她,可是,他做不到。


一年,实习期满,秦开心拿着证书,要离开了,她有些难过,第一次要求林郎请她吃饭,林郎想叫上妻子,可是,她太忙了,她要去给孩子们补课,他无奈的摇摇头。



秦开心喝了点酒,搂着林朗哭,林郎很为难,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秦开心说“我尊重你的选择,我也希望你也尊重自己的内心!我知道,你不快乐!”


那天,林郎喝醉了,醉的一塌糊涂,但是,他仍然坚持让秦开心打车走了,他觉得,没有尘埃落定,他不会做对不住妻子,也对不住秦开心的事。


他告诉秦开心,“如果可以,你等我一年,我会妥善处理,如果你遇到对的你就离开!”他打算,和妻子好好谈谈,实在不行,就好合好散,至于秦开心,他觉得,没理由要求什么,他想让时间去抉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