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不度盼君归》作者:残雪-萌鹿. 燕昭 顾琳

简介:她曾为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厢情愿的付出在她向他表明心迹之时,却被毅然拒绝……她泪眼婆娑:“为了这个低贱的歌姬,你当真要放弃我这么多年陪伴你的情谊吗?”他眉眼冷峻:“别以为你是庄主的女儿就可以自恃清高!这山庄,这天下,都比不上她一根手指头!”她痛心疾首背负满身寂寥,黯然离去……再见他时,她想一笑泯情仇,他却纠缠不休他疼,她痛这哪是抵死缠绵,分明是一场纵马横刀的殊死搏杀这场爱情里的搏斗是输是赢,听天由命……

第一章 欲加之罪青瓷的茶杯应声而碎,茶水溅起的污渍沾染了裙角,裙角的主人却无暇顾及。顾琳觉得她的手都在抖,是气的。“燕昭!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燕昭侧身躲过茶水的袭击,一脸不悦的看着顾琳,眉梢带起的都是责怪与质问的意味。“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原以为,你也就是霸道刁蛮了些,到没想到你心肠这般狠毒!”顾琳闻言简直要被气笑了,呵呵,她从小到大为这人费尽心血,如今倒是得了个心肠歹毒的“好”名声!心中不由隐隐作痛的顾琳,实在是既觉得委屈又觉得愤怒,但面前的这个是从小喜欢到大的男人,她努力的说服自己冷静下来,可这一开口还是没忍住被误解的激愤:“那杯茶不是我泼上去的,你爱信不信!”“呵,那杯茶不是你泼上去的,难道还是小瑶自己泼上去的?!”燕昭剑眉一挑,冷声质问,唇边的讽刺的笑容格外扎眼,堪比泛着冷光的匕首,想要一下子扎进顾琳心窝!然而,捅刀子的人并没有意识到顾琳已经僵住的身体,他毫不在意的再次抛出诘问,语气里的寒意似乎不仅仅想要刮过顾琳的皮肉,刺入顾琳的骨缝,还想剜一块顾琳心头的嫩肉!“像小瑶那般柔弱的女子,如果被毁了容貌,她怎么还活得下去?!你怎么会变得如此恶毒?!”恶毒?!顾琳浑身一颤,一双美目瞬间泛红。她强忍着泪意,硬撑起倔强,恶狠狠的瞪了回去:“燕昭,你别忘了!你现在的地位,还是靠我这个恶毒的女人得来的!那个女人不过一个低贱的琴姬,你竟然为了她,如此对我!”燕昭一怔,低贱这两个字如同毒蛇的毒牙,一下子刺进了他的心脏,雪瑶低贱,呵,在她顾琳眼里,他燕昭这个从小丧亲,仰着她顾大小姐鼻息生存的小子,又能好到哪里去?!原本只是冷冰冰的眼神立刻带上了三分火焰,他怒视着顾琳,语气不善:“不劳烦顾大小姐提醒,顾大小姐的恩德,我铭记于心!但小瑶单纯柔弱,善解人意,她在我眼里,从来不低贱!我烦请顾大小姐好自为之!”说完,燕昭拂袖而去,一举一动中全是不耐烦与厌恶,像是一刻都不愿多待!燕昭走后,顾琳全身的气势想霎时被抽了个干净,她缓缓瘫坐在了椅子上,手抖得几乎快要扶不住椅子上的扶手。她拼命眨着眼睛,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一只手死死的抓着胸口前的衣服,生怕一个没忍住,就是嚎啕大哭。她顾琳,从燕昭十岁那年来到未央山庄的那刻,到如今整整十年,就从来没有对不起他的时候!父亲不愿收燕昭为徒,她去求;山庄有人欺负燕昭,她保护;最后连未央山庄她都拱手相让,她自认全心全意的爱着那个男人,如今被说这般辱骂,她又怎么能不痛心疾首!从小到大顾琳护着燕昭,燕昭宠着顾琳,两人亲密无间,两小无猜。每每顾琳想起,每次父亲发火,燕昭总会挡在她面前为她承担一切过错,她就一阵揪心。她想,为什么……为什么自从燕昭成为庄主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那个女人柔弱,善解人意?!原来燕昭喜欢的是这些吗?顾琳苦笑,她要是柔弱起来,那这未央山庄的庄主之位,还能是他燕昭的吗!自从那天两人吵架,燕昭拂袖而去之后,他就再也没来过顾琳的院子。一开始顾琳想着,只要第二天燕昭能来道歉,她就原谅他。两天之后,顾琳想着,只要燕昭照常来她院子里吃午饭,她就忘掉那天的事。第三天,顾琳实在忍无可忍,冲到了燕昭的院子寻人。

第二章 争吵又起日正当头,晌午偏热。燕昭躺在躺椅上,闭目听着一首清淩小调,人在这里,心倒是不知道飘哪去了。突然屋外的嘈杂一下子拽回了他的思绪,他皱眉而起,沉声问道:“外面吵什么呢?”顾琳推门而入,身后是一脸惶恐想拦不敢的小厮。她看了一眼燕昭,对着小厮轻笑,“这就是你所谓的忙正事?”小厮被吓得立马跪倒在地,什么不说,只是一个劲的磕头。顾琳迁怒之下,一脚踢了上去,怒斥道:“滚出去!”等人连滚带爬的出去后,顾琳才堂而皇之的坐到了燕昭旁边的锦凳上,顺带赏了一个目光给已经停止弹琴的人。“这调未免太小家子气了,换首听听,就凤求凰吧!”这句话分明是主子吩咐下人的意思,顾琳这么一说,意思就是把这女人当作了卖艺的琴姬,摆明了是羞辱和轻视。雪瑶闻言,双颊泛起了微红,似是羞愤,又像是委屈。她给了燕昭一个楚楚可怜的眼神,想要从他那里求得一点帮助。燕昭果不其然没让她失望,只见他给了顾琳一个警告的眼神,说道:“小瑶是未央山庄的客人!”“客人?哦,那还真是抱歉,本姑娘从未见过上赶着给主人献艺的客人,误会误会。”顾琳轻飘飘一句话怼了回去,顿时就把雪瑶说得双目泛红,泫然欲泣。燕昭眉头锁起,怒气渐起,他冷冷的瞥了顾琳一眼,说道:“你适可而止!”顾琳撇了撇嘴,满不在意的闭了嘴,抬手拿起了身侧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这茶泡的未免也太糙了,白瞎了上好的茶叶,这茶你也喝得下去?”顾琳放了茶杯,一脸嫌弃的说道。她本意是讽刺雪瑶小家子出身,没见过世面,却不知怎的触碰到了燕昭一根没搭对的弦。燕昭腾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抄起桌子上的茶杯就摔在了地上,他吼道:“喝不下去就别喝!”顾琳脸色一沉,她没想到燕昭会直接当着雪瑶的面给她难堪,理智告诉她,现在不宜与燕昭正面冲撞。但是,旁边雪瑶隐隐带刺的目光扎的她生疼,她忍不住抄起了另一个茶杯同样扔到了地上!杯子可不是想抓稳就能抓稳的,漾出来的热水烫红了她的手指,锥心的痛,但这又算的了什么?!顾琳握掌成拳,把指甲狠狠的往掌心嵌!她害怕,害怕这不够痛!害怕她会在燕昭的愤怒下更痛!“怎么?人不让说,茶还不能说吗?!”燕昭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今天这样厌烦这个女人!他厌恶这个女人的自以为是,霸道蛮横,更厌恶这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他看了看坐在一边的柔弱的雪瑶,又看了看眼前的怒目圆睁的女人,他发现他是一分一秒都不愿再在这个屋子里待下去。他快步走到雪瑶身边,一把将人拉起,两人一起出了房间。屋里,顾琳望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手出神。她抬起手看了看掌心的血痕,突然意识到,燕昭已经很久没有牵过她的手了。她慢慢的将手覆在了脸上,抽泣声渐渐从掌心飘出,是那么的压抑,那么的委屈……

第三章 雪瑶拜访本来被逼的落泪就是件格外失面子的事,更何况顾琳还是那么高傲的人。在雪瑶面前被燕昭狠狠的落了面子,她自然不想再踏出自己的院子一步,省得看到那贱人心里堵得慌!但她想得倒是轻巧,却不知,这给人添堵有人可是上赶着的,这不,还没过两天清闲日子,雪瑶就亲自上门来拜访她了。大晚上的被扰了心情,搁谁心里也不痛快。顾琳挥手让伺候下人出去,挑眉看着这个好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女人,心中冷笑,面上的不待见也不带遮掩的,奈何有些人就是喜欢当瞎子。雪瑶热情的将手里的盒子放在桌子上,没等顾琳把拦着的说话,就抢先把里面的点心拿了出来。那是一碟淡黄色的点心,点心上的花纹精致漂亮,一看就是花了心思的。雪瑶笑的羞涩,但语气中却很有亲近的意思,“这……这是我自己做的黄桃酥,姐姐尝尝看,看味道……味道好不好。”姐姐?这句话真是刺耳!顾琳冷冷一笑,眼皮连抬都没抬。她对黄桃过敏,这种东西她向来碰不得。再说,这女人送来的东西,她连看都不想看,更何论赏脸去尝了!但有人偏偏就是喜欢拿热脸去贴冷屁股!顾琳看着递到她唇边的糕点,简直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这女人是真的看不懂别人的脸色吗?!她粗鲁的拨开雪瑶的手,语气沉沉道:“我不吃!”虽然顾琳的动作算不做温柔,但看到那女人直接倒在了地上,还顺带将桌子上的点心扫到地上时,顾琳心里还是被那女人的矫揉造作给惊到了。她简直不能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不过,当顾琳看到雪瑶脸上诡异的笑容时,她方才惊醒,她……被算计了!果不其然,顾琳身后顿时传来一声怒喝。“顾琳!你在干什么!”我在干什么?顾琳也想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能让燕昭这般愤怒,她冷笑,“没什么,雪小姐太过热情,我有些不适应罢了。”燕昭没理她,快步上前,一把将地上的雪瑶扶了起来,雪瑶适时拽了他的袖子,小声解释道:“琳姐姐不是故意的,应该是我做的点心太不堪入目了,她才那么生气的,是我不好……”说着这竟是快委屈的哭了出来。顾琳实在按捺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由衷感叹,这女人煽风点火的本事当真是强!不过,事到如今,她也懒得再说什么了。燕昭看了一眼地上的点心,目光一下子沉了下去。他蹲*子,抬手捡起了一块,递到了顾琳眼前,冷声说道:“顾大小姐是看不起,这小户人家才会吃的点心?”顾琳暗暗攥起拳,她心想,她并非看不起点心,她是看不起做点心的人!见顾琳沉着脸不说话,燕昭更加确定她是瞧不起了。这个认知让他心火骤起,他将点心放到了桌子上,厉声呵斥:“跟小瑶道歉!”明明是那个女人假惺惺的做戏!为什么要她来道歉!顾琳顿感委屈和不平,反应在面上的就是语言更加犀利了三分。“燕昭!再怎么不济,我也是你的未婚妻,也是你的师姐!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燕昭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语气阴沉严厉,“那顾大小姐知不知道,夫为妻纲!我再说一遍,跟小瑶道歉!”一下子挣开燕昭钳制在她手腕上的手掌,顾琳语气激动,“我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道歉!”顿时,燕昭直接觉得眼前的女人不可理喻,推了别人,作践别人的好意,在这个女人眼里,竟然觉得理所应当!他不解,曾经那个将他护在身后,一身正气凛然的女孩,怎么变成现在这样蛮不讲理!“我之前不是没有告诉过你,小瑶身世孤苦,平时常常受人冷眼!这次小瑶不计较你跋扈的性子,主动与你交好,已是她知礼懂事,你为何偏偏这般不屑!”顾琳一时无言,她为何不待见雪瑶?因为这个女人对她的男人有非分之想!……未完待续……篇幅有限阅读全文佳违心L901901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