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小忆

字数 2636阅读 340

此时此刻,窗外正电闪雷鸣,人们从昨天期待到今天的大雨终于下下来了。

在青岛这些年,每年总能遇到那么几次台风,或者电闪雷鸣的天气。

说来也巧,遇到台风天气,我基本上都会有人陪;但是遇到雷雨天气,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今天也是。

今天晚班,下班的时候正好开始打闪了,人们都匆匆忙忙地往家赶。

我住的地方不算远,坐公交五站就到。

回到家,雨刚好下了起来,关掉了一切电器加手机,打开笔记本,断了网,没插电,开始写东西。

我不知道大家如果一个人遇到这样的天气会不会害怕,但是在我的印象里,似乎自己没有怕过。

记忆中最近一次下雨,我也是上晚班,雨下大的时候我还在公交上,因为那段时间比较迷侦探、悬疑小说,下车往家走的时候,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句话是:今天真适合作案,下着雨,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

等反应过来,自己都笑了,之后就把这件事当做笑话讲给朋友听。

印象中,最怕打雷闪电的是笨笨,舅舅家的小狗,不但怕打雷闪电,还怕鞭炮,每次一遇到打雷闪电或者鞭炮声,就钻到床底下,蜷成白白的一团,浑身瑟瑟发抖,怎么都拖不出来,给吃的也没用。所以每年过年,都是它最难过的日子。

笨笨来到我们家已经十三年了,是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亲手抱回来的,那个时候它才刚刚满月,走路还是颤颤悠悠的。

都说狗的脾性会像抱它回来的那个人,这也就意味着笨笨的脾性会比较像我。

这么多年,我一共抱回家过两只狗。一只叫欢欢,是我很小的时候从爸爸的同事家抱回来的,另一只就是笨笨了。

话说这两个小东西都无比的神奇,更确切的说,它们都很聪明,赖皮,外加很“顾家”。

先来说说欢欢。

小的时候,我们都还没有搬进楼房,住在平房里,每家都会有很大的院子,欢欢就会睡在院子里。

但是这个小家伙很不安分,总是想方设法地想要进到屋里,久而久之,它就练就了开门的技能。我们一关门走人,它就立刻开门进屋翻天了,每次一回到家,就能看见纸被扯得到处都是,遇到它磨牙的时候,家里的每双鞋基本上都有它的牙印。

遇到这种情况,我跟老爸笑笑就过去了,但是老妈必然会给它一顿“皮带炖肉”,但是屡教不改的它该进屋还是进屋,该咬鞋还是咬鞋。

我从小生活在西北,我们那里会种植一种葵花籽,我们叫它“油葵”,因为它可以榨油。成熟的油葵籽一粒一粒很饱满,炒熟了之后黑黑的、油亮油亮的,皮儿薄,吃起来特别香。那个时候我们经常会炒很大一锅,然后用小盆装着,晚上在家看电视的时候就一起吃。

油葵好吃,但是颗粒比较小,我刚刚开始吃的时候会很累,要扔进嘴里很久,才能吃出来瓤,我练习了很久,才提高了自己吃的速度。可是欢欢好像是天生自带的技能,刚开始就会吃,而且每次吃完吐出来的两瓣壳都很完整,让我惊奇了很久。

欢欢还是个吃百家饭的狗。

那个时候我们家和姥姥家住得很近,我住在姥姥家,每天早上爸爸妈妈都会去姥姥家吃早饭,这个小家伙也就自然而然地跟着来蹭吃的了。有时候爸妈忘记喂它了,它就自己跑到姥姥家来要吃的,姥姥每次开玩笑说要赶它走,它就立刻四处找地方钻起来,有时候来不及找,就哼哼唧唧地躺倒在地下,四脚朝天,把它抱起来,让它站好,它就又躺下,不给吃的就不走。

后来,姥姥俨然已经成了它的“衣食父母”,姥姥去哪,它就跟去哪,慢慢地跟姥姥的那些老姐妹们就混熟了,走到哪吃到哪,到后来甚至发展成姥姥不去,它自己就跑去要吃的了。

欢欢还对其他的小伙伴很友好,即使是它的天敌——猫。

在欢欢一岁多的时候,哥哥抓了一只小野猫回来,因为身上的毛大多是黑色,我们就给它取名小黑。

小黑第一次见到欢欢的时候就炸毛了,小小一只,炸起毛来也颇有气势,但是在欢欢面前还是很渺小,即使炸了毛,也不敢妄动。说来欢欢也很奇怪,别的狗见了猫就追得猫上蹿下跳,它却不,就慢慢地逗着小黑玩。炸毛了几次的小黑,发现欢欢对它没有恶意,也就不怕了,两个就玩在一起了。

它们之间的互动很无聊,每天都是欢欢嘴里含着小黑的耳朵,疯了似的使劲儿甩,小黑眼睛半眯,好像很享受似的由着欢欢闹。

欢欢护食,它吃东西的时候我们一般是不能靠近的,但是小黑去吃它的饭,它就无动于衷,很多时候都能看见一猫一狗、一黑一白围着同一个碗吃饭。

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它们就一起偷偷跑进屋里,很多时候,都能看见很有爱的一幕,爸爸在睡午觉,腿的左边睡着小黑,右边睡着欢欢。

但是它们的友谊只持续了一年多,小黑因为误食了老鼠药,发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而欢欢,在我抱回笨笨之前,有一天妈妈出门匆忙,没有关紧院门,它跑出去追妈妈,然后出了车祸。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我怎么都不能相信,欢欢是一只会躲车的狗,后来妈妈说可能是光顾着追她了,没有看车。

我不可避免地大哭了一场,还很长时间都没有理妈妈,怪她没有发现欢欢。

和欢欢一样,笨笨也很聪明,会开门,会自己去姥姥家要吃的,会耍赖,不过可能是小公狗的原因,被开玩笑地赶走两次,就不再自己来了,都会跟着舅舅一起来。

笨笨是一个看家好手,每次舅舅舅妈出门的时候,即使它也很想去,但是只要跟它说:你乖乖在家看门。它就乖乖地留下了,门都不用锁,因为没人能从他家拿走东西,即使是亲手抱它回来的我。

舅舅爱吃辣,所以夏天家里的院子里会种很多的辣椒。有时候邻居家炒菜,发现没有辣椒了,就会去舅舅家要,舅舅家有人还好,没有人只有笨笨在家的时候他们基本上都不会如愿,即使进了门,也会被笨笨赶出来。久而久之,他们就想了新办法,每次去要辣椒之前,都会先买几根火腿肠,进门先把火腿剥开给笨笨,然后再去拿辣椒。但是他们显然低估了笨笨的吃火腿的速度,往往是辣椒还没有揪下来,就被笨笨拎着裤腿撵出去了。后来他们干脆不剥,直接扔给笨笨,但是吃了这么多年火腿的笨笨早有剥的心得,三下五除二就把火腿肠剥完吃光,他们依然会被赶出去,然后笨笨就出名了。

小时候学会了骑自行车之后,总会骑着到处去转,有时候会把欢欢放进车筐里一起,欢欢不在了,就会放笨笨,之后也试着带其他的狗,但是它们都很害怕,我刚骑上车,它们就害怕地跳下来了。

前几天,大姐在我们的姐妹群里发给我和在西安的二姐她们吃火锅的小视频,对着美食流完口水,却被里面一个小小的身影吸引住了,那是笨笨,身体已经佝偻了,尾巴也不像之前一样骄傲地翘着了,跟着舅妈的后面慢慢地走着。

嗯,它已经来我们家十三年了,我们都长大了,离开家了,留在了不同的城市,而它却已经走到了自己的晚年时期了。

曾经舅妈说过,如果笨笨没了,她一定不会再养狗了。

而我,曾经无数次有养狗的念头,却都在最终打消了。

养狗就像是在养孩子,如果不能保障好它的生活、不能有足够的时间来彼此陪伴,那么对彼此都将会是一种伤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