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现代】「所爱隔山海」

所爱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

与之欲终老,终是一场空。




【01.】

“爱一个再也见不到的人是什么感受?”


【02.】

我又做了那个很奇怪的梦。

梦中的情景内容和前几次做过的几乎一模一样。

梦里一切景象都仿佛蒙上了一层清浅又虚幻的纱布。

在梦境里,我走在半山腰上,环绕着山腰的路很窄,大概只能平行走两三个人。山路的坡度很陡,道路却很平整。这段半山腰位于悬崖边上,有些地方有护栏,而有些地方却没有。

我不敢靠近右手边的悬崖,只能贴着左边的山体行走。我也不清楚我到底要上山干什么,可我就这么一直前行着。

周围的雾气很重。悬崖那边也全是雾,整个山体都被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四周没有一个人,露水很重,也没有阳光投射进来,但前方却有亮光闪烁,我只能跟着那道光的方向缓缓行进。

可无论我怎么往前走,感觉倒是异常明显——我在绕圈子。可能山体不够曲折高耸,跋涉了许久之后,我终于抵达了山顶。

但我依旧没有感觉到疲惫,不过行至这一刻,我仍旧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像是一个在荒漠中迷路的旅人,漫无目的,只能顺着前方的脚印一步一步被指引着往前走,可到底还是无法预知即将要通往的是何种方向。

紧接着,迷雾开始逐渐扩散。甚至到最后,我连自己的下半身都看不太清了。我努力地去环顾周围,却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些从浓雾中冒出来的山尖。

那些参差不齐、高低起伏的山尖似乎离我都有些遥远,我努力地踮起脚,想看得更清楚一点。可那些景象在我眼中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遥远。

伫立在原地了片刻,我最终决定下山。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脚底下的路已经被浓密的雾气掩盖遮挡住,导致无法辨别正确的道路在哪里。我于是不敢动了,心底开始蔓延出一丝对未知的恐惧和惊慌。

我用手奋力地想要扇走雾气,却只是徒劳。最后自己也消耗了大量体力,整个人逐渐被冰冷与孤独吞噬。

那种无力感一波一波汹涌而来,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一步也不能动,什么都看不清。仿佛整个天地间,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这个梦我已经连续做了好几次。

每次都是重复的内容,一样的无助,一样的孤独和恐惧。

就如同在那一个月之前,林屿彻底离开了我之后,是一样的难捱。

那段时间自己整夜整夜的睡不好,每天哭了睡,睡醒了又继续流眼泪。父母和周围的朋友看着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消瘦下去,精神状态也不太好。

每天起床在镜子里,对着自己越发尖细的下颌,和红肿的双眼,似乎感觉整个生活都失去了意义。

所谓陷入绝望,大抵如此。


【03.】

好在时间是能够治愈人的最有效方式。

那些讳莫如深、避之不及的过往,表面上似乎已经在曾经辗转难眠的灼心,和铭心刻骨的疼痛中被抹平得所剩无几。

但也只是表面上而已。

那些日夜里好像永远都流不尽的眼泪,也在时间的罅隙中蒸发升腾,而我,也不再是那个在沙漠中迷失方向的不归人。

亲友见到我逐渐好转,生活重新步入正轨之后,也就随之不再提及起那件事。

任何东西都能从流失的岁月中弥补回来。如果说有什么是丢了再也找不回来的话,只不过,有那么一个人,罢了。

那是我最致命的伤口。

这么多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里幽居。


前段时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无端跑去海边看海。

我站在黄昏的沙滩上,看日暮时分的夕阳渐渐迁移,氤染开了半边天幕,半边海面,灿金色晃眼得就像初升时那样,海上似有点点碎星。

多么迷人,又多么深沉。

有咸湿的海风迎面吹拂而来,我就一直站在那里,注视着夕阳徐徐下沉,直到天边最后一抹余晖坠落。

突然回想起年少时,也曾扬言要带自己最心爱的人来这里看海。

那时候是最肆意张扬的年纪,说出的话,给过的承诺,飞扬的唇角,无畏的笑容,都是真的。后来的物是人非和无可挽回,也是真的。

可惜,再也没能找到那个能让自己无所畏惧不顾一切许下那么多年轻时的誓言的人了。

岁月漫长,最终还是在半途把那人给弄丢了。

昔日青春无敌、白衣胜雪的少年,教会自己爱与成长的男孩女孩们,早就被命运藏在了那个夏天。

原来人啊,行至穷途末路,最后回想起来的,还是那些抓也抓不住,又舍不得放手的东西。

当落日的光最后一刻映照在我面颊上时,我好像又透过那道光,看到了林屿。

我在这一边,他在那一边,我们之间,隔着遥远的时间。

耳边有少年少女的嬉戏打闹声,张扬纯粹的笑容,明亮鲜活的脸,看着他们,我就像看到了过去的我们。

我深深吸了口气,想要伸出手,再一次去尝试抓住你,这一次,我用力抓握的,还是空气。只能是空气。

我的手在半空中虚握,指尖微抬,仿佛是抓到了,又像是什么也没有。我没有收回手。当最后一束光也黯淡熄灭下去,那个在光尽头后面的人,也黯淡熄灭下去。

我僵在半空中妄想穿透想象的手,慢慢蜷缩成合拢的形状。

嘴角只能勾起一个自嘲的弧度。

是啊。

我到底在期待着什么,又渴望着什么呢?

海浪翻涌而来,一下下拍岸。它卷走的不仅仅是积沙,甚至也不仅仅是光阴。

我原本想用力自我抚慰那颗不甘躁动的心,但它似乎也已经随着先前的夕阳余晖也黯淡熄灭了。

我们约好了啊。

你又没来赴约。


【04.】

后来我开始了零零散散的旅游行程。

每次去过一个地方,我都会拍照留念,同当地人交流,听着别人的故事,好像也能从中汲取一点不属于自身的温暖和安慰。

我把照片附上明信片寄给夏纪,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就给她写一张。后来陆续也收到了她的回信。

我们各自汇报着自己的生活近况,她初中便同我认识,我们当了六年的同学,多年的挚友。大学之后她去了临近的一座城市,后来干脆就留在当地工作,偶尔会回来看看。

我呢,还是留在自己这座小城市。毕业之后的日子不太轻松,但也算清闲,有时候给杂志社投投稿,写点文章和专栏之类的,家里人也没有给我太多压力。

夏纪在信里说,挺羡慕我现在的生活状态,也算洒脱,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她也很想给自己放个长假,出去放松放松,无奈事业太重,抽不开身,每天日子过得喘不过气。

我笑,我也算丧了好几年,实在是没什么大志向,只能选择平凡点的生活。说好听点,偶尔出来释放下天性,感受下大自然的熏陶,其实也算种无所事事的表现吧。

她回我,你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状态啊。多少年轻人被关在大城市的牢笼里不得翻身,你倒好,日子怎么悠闲怎么来。

我只摇摇头,说,夏纪,你还记得吗,我们高中时候的那些约定。

她说,嗯,当然记得。那是我们一群人的青春岁月,怎么会轻易忘了。

还回忆起来,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着我们高中时代的那些人和事。

我最后只回她,我想替林屿完成他的愿望。

她沉默了很久。

然后留下一句,你真是个固执的傻瓜。徐清谣。


该怎么说,固执的傻瓜。


【05.】

计划里的最后一场旅行,我把它定在了丽江。

那是我以前最想去的地方。

却迟迟未能付诸行动。

这一次,我一个人,背着一个巨大的旅行包,踏上了行程。

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又做了一个有些怪的梦。

具体的内容在醒来之后记忆也不甚清晰,只是莫名觉得,那种感觉,和很久之前做过的那些重复的梦,有点相似。

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骤然袭上心头。猝不及防的,我的内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下,那种猛烈的、带刺的。

第二天起床之后,心里隐隐就不大安定。

半路上果然印证了我的预感。


叫车准备前往机场的路上,中途出了事故。

我们的车追尾了前面一辆,我当时坐在副驾驶上。

司机和前面那辆车上的人均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万幸,没有伤到危急性命的地步。

唯独我,一点伤都没有。

说来奇异,我当时只感觉脑袋被什么东西压了一下,紧接着,有点头晕目眩。反应过来之后就看见司机脑袋上流着血。

事后家里人了解情况之后,都感慨我命大。出了车祸还能什么事都没有,当时那辆车车头都撞瘪了一半,状况极其惨烈。

这件事只能算是一个突发事故,本来我应该庆幸自己的运气,可唯一出现的一个不对——

那条我戴在手上的手链,断了。

其实就是一条一般的水晶手链,林屿以前送给我的。

戴在身上怎么说也有五六年了,贴身的饰品,结果偏偏就在那场我安然无恙的车祸发生的时间段,断掉了。

我问夏纪,她明显有点惊诧,随即很快安慰道,也许,是林屿他在身边保护你呢?


我其实是个很纯粹的无神论者。

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灵魂一说。那些无稽之谈无非是一些封建迷信思想在民间的一种表达形式。

林屿他……其实早就在大二那年,彻底地、永远地走了。

那个夏天,他和一群同学去我们这小地方的湖里游泳。毕竟从小玩到大,总觉得也不会出什么意外,我那天都没有任何嘱托地就让他去了。

未曾料想到,意外还是发生了。

他们说,林屿是因为救人丧生的。

因为是野湖,有时候会有一些调皮不懂事的小孩子跑去玩耍。那天好巧不巧,有一个小男孩落水,紧接着,好几个都被牵连进来。当时那一块儿,就林屿游得远一些,离他们最近。

他一个人尽管水性好,可面对几个同时落水的小孩,被他们当作救命稻草一样不舍的撒手,而当时自己的同伴在很远的地方,并未关注到这一边的动静。

他可以顾得了一个、两个,却无法做到同时救下一群。

最终,小地方第二天的新闻上,不甚清晰地报道了这一事件。

野湖溺水,3人死亡,2人获救。一名在校大学生,两名儿童。

他们都说,林屿是勇士,是英雄。那两个获救的孩子家长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来给林屿家里送东西送礼品,全被他父母退回去了。

他父亲只是说,如果换做任何一个生命,林屿都会去救的,相反,如果他见死不救,才是有违这么多年读过的书,被教育过的人伦道德。

是啊。的确如此。

正如他们那些人所说,林屿,他很了不起,只是,恐怕他自己都不会想到,这份伟大,竟然是用自己年轻的生命去作为交换的代价。

他父母本来之前在外地,本来打算年底回来一趟的,没想到,这一耽搁,竟是永别。


【06.】

我和林屿是初中同学,再到高中同学。

高二那年,确定了关系。

我们互为彼此的初恋,两个人的感情,没有小三的出现,没有父母的介入,也没有老师的干涉。

我们在学校表现得异常低调,外人看来也没有太多亲密举止。他当时学习不错,有几门科目都是优势,他就经常会留下来帮我补习。

我父母对他很满意,因为和他在一起之后,我的成绩有显著提升,而他父母常年在外地。

那时候他属于很聪明类型,脑子很灵,而我内向且话不多,跟着他,逐渐也由沉郁变得开朗一些。

我们都不太爱出风头,尽管表面上交集很淡,但是私底下互动会亲密很多。两个人之间似乎没有过什么争吵,他更懂得谦让包容我,会顺着我的脾气,去顾及我的感受。

而我当时的个性表面看起来顺从,实际上固执得近乎倔强,又有点敏感。他很清楚我,所以才会一味地去做那个退让的一方。

大学时我们也是同一个学校,原本我一直以为,我的人生就是读完大学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和他结婚,养一只猫一只狗,生个小孩,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

年少时再多轻狂的誓言和向往的远方,最终都会重新归于平凡。

可未曾想到,命运啊,偏偏不遂了我们的愿,这曲折道路,最后还是提前走到了头。

这大概,是我们人各有命的逆流所在吧。


就在昨天,自他走后,我从来没有梦到过他。刚离开的一段时间,总怪他狠心,都不曾来梦里找过我。

我是真的,真的很想他,哪怕是在梦里,我都想看看他。就见一面,看一眼,也好。

他离开之前,我都没来得及跟他说声再见,连告别都没有的分离——又怎么算是分离。

——你没有如期归来,也许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可就在昨天,我梦见他了。


在我们高中学校。

我当时正在擦黑板,同学还是以前那些同学,而你从门口走进来,在我身后叫我的名字。

你带点笑,目光很温和。你问我擦不擦得够,需不需要你帮忙。

我当时就懵了,奇怪的是,在梦里,我很清楚地意识到你已经死了。

于是我回头扑向你,抱着你,刚准备开口,眼泪却率先掉下来。然后我抱着你一直哭,一边哭一边问,你怎么来了,怎么没有死,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都不来找我。

然后继续哭的稀里哗啦。

你没有回答,站在那里任由我一个不顾及任何形象地人嚎啕大哭。

然后画面一转,又回到了大学。

我在女宿舍楼底下,和室友一行,你又一次出现了,还是叫我的名字。

那副我想念了整整五年的口吻,我再也听不见的声音,漫不经心又带着点温柔的语气,每一条起伏的声线都像是击中了我我回忆深处。

我抬头看着你,你开口说,这次你是真的要走了。

你要我照顾好我自己,要我不要忘了你。要我好好工作,以后还是去找一个人结婚,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你说,这次是真的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我全程只是默默地看着你,你歪头笑了一下,然后抱住我。我任由你抱着,脑子里会想着你先前那个笑,那笑容里,好像藏着一些我看不透的情绪。

你在我耳边,重复着我的名字。

说,对不起。

清谣啊。

我张了张口,说,喂,你迟了好久。


我想抬手触摸你,抓住我无数次想要抓住的你。

可一瞬间,你的面容变得模糊起来。

我看不清你的神情。

我的手即将抚上你的脸。

紧接着下一秒,又化作虚无。


【07.】

然后,梦醒了。

泪水却猛然决堤。

我就像一头活在回忆里的困兽,而思念犹如洪水猛兽。

一句话,就能让自己溃不成军。

你唯一来梦里看我的一次,竟然也是最后一次。

这算是告别吗?还是让我放手?

换做以前,我从不信这世间的任何鬼怪之说。可我出车祸没受伤,你送我的手链却断了,和这一次不可思议的梦,是不是……你真的一直守候在我身边,保护我?

但是为什么,直到你要走了,才突然出现,让我好好生活?

但是啊,林屿。

你走了,我又怎么能够好好生活?


你才是,固执的傻瓜吧。

可是呀……我再也,见不到那个真正的傻瓜啦。

这些年来,我没有等你。

你离开之后,我休学了很久,只有无止境的眼泪和疼痛如影随形,我没有在等你。

前段时间,一个人跑去看海,望着波澜壮阔一望无际的海面,等夕阳落山,我没有在等你。

准备出发去丽江的前几天,我回了一趟曾经的高中,我去操场散步,看到一个很像你的学生背影,我没有在等你。

发生车祸的那一瞬间,脑袋一片晕眩和空白,我在想,是不是终于要和你会面了呢。

可我,我没有在等你。


你看看,没有你,我也能照样过得好好的。


后来,生活逐渐趋于平静,工作也安定下来,慢慢的习惯了忙碌,然后我开始接受父母安排的相亲。

我已经毕业三四年了,虽然还不到大龄剩女的程度,但终归也到了成家立业结婚生子的年纪,父母操心一下也是情理之中。

相亲的对象是个白领精英,看起来憨厚老实,又比较稳重,年龄比我大两岁,相貌也端正,待人谦逊有礼。看起来是个挺有教养的男士。

我觉得这一位各方面条件还不错,可以考虑定下来之后长期发展看看。

晚餐过后,他提出请我去看最近上映的一部国外电影。

看起来是部文艺片,有一点小资情调。

我答应了。

在观影过程中,一切都很顺利。

这无非是讲述一个有关于一对明明相爱的男女,无奈因为各方面原因,受到重重阻碍,最终只能天各一方彼此互相遥远观望的故事。

剧情没什么出奇之处。

很难说是什么吸引着我,有那种心安又难过的情绪,电影最后一幕下着雨,车里载着两个人愈行愈远,雨就那么下着,引人想起远远的事情,没有形状装满情绪的事情。

可还是有什么东西,无形之中击中了我。

直到电影最后,快要出字幕时,男主角一个人对着黑暗中的遥远微光,缓缓念出了一段独白。


「当我对世事厌倦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你。想到你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生活着,存在着,我就愿意忍受一切。你的存在对我很重要。」


我现在……知道了。

是你呀。

片尾曲响起的那一刹那,在相亲男震惊又惊慌失措的目光中,我终于忍不住,又一次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起来。


Breaking your heart was never my intention,
我从来都不愿让你伤心,
Playing with parts too fragile in the ending,
而如今结局弹指可破,
We have become alien,
我们已经变得陌生,
We have become alien,
如此陌生,
Give me a song that weighs a ton,
为我唱首歌吧 一首深情万重的歌,
We have become alien,
我们已经变得陌生,
Stop and we start, asking all the questions,
走走停停 不断询问,
Raising alarm, a symptom of the tension,竖起心防 紧张戒备,
Though we're unarmed, we fumble through the trenches,
尽管没有硝烟  还是胡乱寻找 祈求脱逃,
Taking apart all that we invented,
我们一起筑起的过去  一点点崩塌,We have become alien,
我们已经变得陌生,We have become alien,
如此陌生,
Give me a song that weighs a ton,为我唱首歌吧  一首深情万重的歌,
We have become alien,
可是我们已似陌生人,
We played the part til comfort's gone,
当热情退散 我们也各自收场,
Now the only language is loss,
再也无言,
Ohhhh……,
哦,
The language of loss,
无话可说,
Ohhhh……,
哦,
We have become alien,
我们已经变得陌生,
We have become alien,
如此陌生,
Give me a song that weighs a ton,
为我唱首歌吧  一首深情万重的歌,
We have become alien,
可是我们已经变得如此陌生。



【08.】

“有时候,英雄不是拯救你的人,而是放弃你的人。”

“那个人,在我心口上刻下了一个字,从那之后,他就在我心底扎根,发芽,最终,开出了花。”

“花开很美不是吗?哪怕就只有那么一瞬间,曾经盛放过,拥有过就很好了。”

“我的英雄,还没有回来。”

“我想等他。”



“一望可相见,一步如重城。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所爱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

山有路可走  海有舟可渡

此爱翻山海  山海皆可平 ”


END.

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不要因身材的矮小 而俯视一个独特的存在 却要因内心的强大 去眺望远方别样的将来 不要因出身的卑微 而束缚无限可能的...
    诗箴传歌阅读 114评论 8 10
  • 今天我讲这个无论什么都用得上,能量是守恒的,还是从活动切入。今天是不是很多伙伴去回访客户了呢?然后回访之后,都没有...
    立早总助阅读 43评论 0 0
  • “我没有你想要的东西,你怎么还抓我,哇哇,我不想死不想死,不想面对淋漓的鲜血和惨淡的人生,呜呜……”可怜巴巴摔在影...
    菀彼青青阅读 76评论 0 6
  • 好的爱情,是“不费力”,不需刻意讨好、费心经营;真正的相爱,是接受真实的对方,我爱的就是这样的你;对的人,是你通过...
    逻理罗说阅读 1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