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叶落尽寂无声(十七 没有硝烟的战争)

  杂志社和萤火传媒签订合作协议后,媒体重建进入了实施阶段,秋桐也更忙了。


  邵晓敏看着秋桐的改变,心里那深深的感情重又翻江倒海的冒了出来。由于合作关系,他们经常在一起工作,吃饭,谈天谈地。一切似乎都在往她最好的预期发展。


  “短暂的分离,终会慢慢的靠近。”她想起当时离开秋桐身边的原因,现在对此更加笃定。


  “秋哥,整天都看不到你人了。”小吴看到秋桐匆匆走进杂志社。


  “还不是为了杂志社,为了大家的明天。忙起来吧,骚年。”秋桐拍着小吴的肩膀,干劲十足,口里又嘟囔着,“恩,骚年,对,网络新词汇,骚年,没错。”


  赵筝趴在桌子上,看着手机,两手乱划着。


  “你又惹她了?”秋桐看到她的状态,笑着跟小吴低语。


  “我不被她欺负就烧高香了。”小吴连连摆手,显然没那个胆子。


  秋桐慢慢挪过去,斜坐在赵筝的桌角上。赵筝理也没理,依然低头玩着手机。


  “哎?我说你这小丫头又抽什么风了?谁欺负你了告诉我,你大爷我替你做主。”


  赵筝这才抬头斜眼看了秋桐一眼,又低下头去,咬牙切齿着:“画死你,画死你。哈哈,看吧,画死你了。”


  秋桐很是纳闷,趴身过去一瞅,手机上是一张处于编辑状态的照片,是两个人在凤凰岛的合影,有个人已经被粗粗的线条画的面目全非。照片上另外一个是赵筝自己。秋桐顿感不妙,转身想逃。


  “想走啊?”轻轻的一句话留住了想跑的脚步,秋桐转过身,面带笑容,重又挪过去。他知道,这轻柔的三个字里带着大风暴。


  “乐不思蜀了吧?”赵筝放下手机,看着他。


  秋桐连忙解释:“怎么可能,外面再好,还是家里好不是。我这不是回来看大家了。”


  赵筝听到“家里”两个字,顿时火气已经消了大半:“说吧,怎么赔罪?”


  秋桐站直身子,开始宣布:“周末了,我请大家吃饭。一解相思。”


  赵筝怒气烟消云散。


  晚上,小吴和赵筝兴奋的早早就到了餐厅。远远的看到秋桐带着个女人有说有笑,由远及近,到了面前。


  “给大家介绍啊,其实也不用介绍,都认识,邵晓敏。”秋桐表现绅士,“这,小吴,赵筝,也都认识哈。”


  “邵姐好。”小吴热情的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了,酒瓶底。”小敏笑着回答。


  秋桐拉开椅子,把邵晓敏让进里座,这才坐下。


  “点餐吧,同志们。别客气。”秋桐看着大家。他不知道正有一双眼睛从开始盯到现在。


  她就是赵筝。


  “邵姐和秋哥可是老搭档了。对了,你没来之前就是她在咱们杂志社做的记者,可厉害了。整个杂志社都是她在挑着,要不早玩完了。现在又联手了,我们的好日子也快来了吧。”小吴看着赵筝,滔滔不绝的给她讲起从前的故事。


  “奥。”赵筝盯着秋桐和邵晓敏交头接耳,应付的答了一句。


  “干杯!”赵筝举起杯,大喊一声。


  秋桐和小敏停下讲话,一愣。都笑了起来。举起杯子:“不谈工作,好好吃饭。”


  “干杯!”四人齐声碰杯。


  享受就享受,欢笑就欢笑。气氛逐渐融洽。


  “邵姐姐多大了?”赵筝突然问道。


  “哎,女人年龄怎么能随便问的。”秋桐笑着帮忙挡了下来。


  赵筝却不依不饶:“我22,刚毕业不久,邵姐姐以后多多关照。”


  一个女人总是在另一个女人面前谈年龄,无疑会让其中一个女人不爽,而且是男人无法理解的深深的刺痛。


  邵晓敏好像并没有不高兴,笑着说:“妹妹,那肯定要多照顾。”


  从一开始,赵筝的状态就没有逃过邵晓敏的眼睛,她可不像赵筝简单到一直死盯着一个人,情绪溢于言表。这方面她可成熟的多。她看得出,赵筝喜欢秋桐。


  其实她是相信秋桐的,可是这和男人没有关系,这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权利游戏。敏感的女人们,在她们的对视中,彼此都知道了目的,同时也看到了战争,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