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回 浑邪王率部属降汉 休屠太子日磾受赏|大汉雄风|通鉴演译

江都王刘建与他的父亲易王刘非宠爱的淖姬等人以及他的妹妹徵臣通奸。有一次,刘建在雷陂湖游玩,刮起了大风,刘建命两名郎官乘小船到湖中,小船翻了,二人落入水中,抓着船,在风浪中忽沉忽现。刘建看着他们大笑,下令不准援救,结果二人全被淹死。刘建经常做荒淫暴虐之事,共有三十五人无辜被他杀害。刘建自知罪孽深重,怕被诛杀,便和他的妻子成光让越族婢女请神下降,诅咒汉武帝。刘建听说了淮南王刘安、衡山王刘赐准备反叛的阴谋后,便也制造兵器,刻皇帝印玺,准备谋反。事情败露后,有关部门奏请汉武帝将其逮捕处决。刘建知道后自杀,他的妻子成光等都被当众斩首,江都国被除。

胶东王刘寄去世。

这年秋,匈奴浑邪王投降汉朝。当时,匈奴单于得知浑邪王、休屠王部被汉军斩杀俘虏了好几万人,想把他们召到王庭处死。浑邪王与休屠王很害怕,密谋投降汉朝,便先派人在边境拦截经过的汉人,让他们向武帝报告。此时,大行李息正在黄河边筑城,见到浑邪王使者后,派传车紧急报告朝廷。汉武帝听到这一消息,担心他们诈降而偷袭边塞,便命霍去病率兵前往迎接。后来,休屠王后悔了,浑邪王便将他杀了,吞并了他的部属。霍去病渡过黄河之后,与浑邪王部遥遥相望。浑邪王的部下见到汉军后,很多人不愿投降,纷纷逃走。霍去病率军驰入浑邪王大营,与他相见,斩杀了八千多企图逃跑的人,又安排把浑邪王用传车送到武帝所居之处,同时命浑邪王部属全部东渡黄河,投降的共四万余人,号称十万。浑邪王到长安后,汉武帝赏赐其金钱数十万,封其为漯阴侯,食邑一万户,封其部下小王呼毒尼等四人为列侯。朝廷加赐霍去病食邑一千七百户。

浑邪王归降时,朝廷征调二万车辆迎接其部属,但朝廷没钱,只得向民间赊购马匹。有的百姓将马藏起来,不卖给朝廷,结果马不够用。汉武帝大怒,要斩了长安县令,右内史汲黯说:“长安令没有罪,只有将我杀了,老百姓才肯交出马匹。再说,浑邪王背叛单于降汉,朝廷只须从容地一个县一个县地传送即可,何至于让百姓不安,使百姓疲劳贫困以优待异族啊!”汉武帝默言。等浑邪王等来到长安后,一些百姓因为和他们做买卖而犯死罪的有五百多人。汲黯请求汉武帝空闲时在未央宫高门殿接见他,奏道:“过去匈奴攻击我边疆要塞,断绝和亲,朝廷兴兵征讨,死伤不计其数,费用高达数百万。我原以为陛下得到匈奴人,一定会把他们作为奴婢,赏给牺牲在战场的将士之家,所缴获的财物,也一并赏赐,用以酬谢百姓所受的劳苦,抚慰百姓的心。如今纵然不能做到这些,也不能因为浑邪王率众来降,就用尽国库财富来赏赐他们,征调百姓服务他们,好像供奉娇子一般,百姓怎么会知道在长安城中做买卖,竟会被官吏以犯使财物非法出境的罪名受到惩罚啊!陛下既不能用匈奴的财物答谢天下,又凭法律中一项不重要的条文杀死百姓五百多人,这就是所谓的庇其叶而伤其枝了。我认为这样做是不对的。”汉武帝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说:“我很久没听到汲黯说话了,如今又在胡说八道!”

不久之后,汉武帝将浑邪王部属分别迁徙到沿边五郡的旧要塞之外,但都在黄河以南,保持他们原有的风俗习惯,设立五个属国。从此,金城河西岸沿南山直到盐泽一带,便没有匈奴了,只是偶尔能看到个别匈奴探马。

休屠王太子日磾和他的母亲阏氏、弟弟伦都被罚为官府奴隶,到黄门养马。一次,汉武帝在宫中宴饮后想看马,他的身边站满了后宫的美女,日磾等数十人牵马从殿下通过。这些养马的人都偷偷看皇帝和美女,而日磾牵马通过时,却不敢偷看。日磾身高八尺二寸,容貌端庄,所养的马匹肥壮,汉武帝感到惊奇,召他上前询问,日磾便将自己的身世奏告武帝。汉武帝很欣赏日磾,当天便赐他沐浴,赐给衣帽,任命为马监,后升为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马监就是管马的官员,就是孙悟空刚到天庭的角色,“弼马温”。日磾受到武帝宠信,他也从未有过过失,武帝赏赐累计达黄金千斤,出则陪乘,入则随侍。贵戚私下抱怨说:“皇上不知从哪儿找来个胡儿,这么器重他。”汉武帝听了,愈发厚待日磾。因为休屠王曾制造金人用来祭祀天神,所以汉武帝赐日磾姓金。

汉武帝元狩三年,公元前年120年,春季,东方出现异星;夏五月,大赦天下。

当初淮南王刘安密谋反叛时,胶东王刘寄听到了一些风声,便也暗中作战争准备。等到司法机关处置刘安谋叛,有人供出了刘寄的事。刘寄的母亲王夫人是皇太后的妹妹,与汉武关系很好。事发后,刘寄日夜害怕,得病而死,没敢指定继承人。汉武帝听说后很可怜他,立他的长子刘贤为胶东王,又封刘寄生前宠爱的小儿子刘庆为六安王,封地是原来衡山王的封地。

秋季,匈奴各以数万骑兵侵入右北平和定襄地区,杀掠千余人。

崤山以东发生了洪灾,百姓饥饿、因苦。汉武帝派出使臣,将各郡、县、封国仓库中的粮食全部拿出来赈济灾民,仍然不够,又征集富豪、官吏、百姓,凡借钱粮给贫苦灾民的,将其姓名上报朝廷,但还是不能解除灾情。汉武帝于是将七十多万贫苦灾民迁到函谷关以西及朔方郡以南的新秦中地区,所需衣服、食物全部由官府供给,生产资料由官府提供。朝廷派使者分区管理,使者的车一辆接一辆。费用以亿计,不可胜数。

汉朝得到匈奴浑邪王原来的属地后,陇西、北地、上郡一带的外族入侵日益减少,汉武帝为此下诏将上述三郡的屯戍部队裁减一半,以减轻百姓的徭役。

汉武帝准备征讨昆明地区,因昆明有方圆三百里的滇池,所以在长安修了昆明池练习水战。此时,法令越发严苛,很多官吏被免职。由于战事频繁,百姓大多买五大夫爵以免除劳役,官府能够征调服役的人越来越少。于是,朝廷任命具有千夫、五大夫爵位的人为低级官吏,不想当的人必须向官府交纳马匹。官吏玩弄法令的,都被发配到上林苑去砍伐荆棘,或者挖昆明池。

这一年,在西北渥洼水中得到一匹神马。汉武帝正好设立乐府,便命司马相如等创作诗赋,任命宦官李延年为协律都尉,佩带二千石印信,将新作的诗赋按八音曲调配乐。但是,这些诗赋中多用深奥的文辞,仅通一经的人看不懂,得把五经专家召集起来研究诵读,才能全部了解它的含意。等到得到神马,汉武帝又命令创作诗赋并配乐。汲黯进谏说:“王者作乐,上赞祖先,下教人民。如今陛下得了一匹马,就要作诗配乐,在宗庙中演唱,先帝和老百姓怎么能知道唱的是什么呢?”汉武帝听了没说话,很不高兴。

汉武帝延揽士大夫的急切,就像怕人才不够用似的,但他性情又严厉刻薄,所宠信的大臣犯了小错,或者被发现有欺瞒行为,立即交有关部门处死,从不宽恕。汲黯进谏说:“陛下求贤十分辛苦,但还未发挥他们的才干,就把他们杀了。士有限而陛下杀无限,我怕天下的贤才将要丧尽,谁来辅佐陛下治理国家?”汲黯说这番话时带着怒气,汉武帝笑着解释说:“什么时候也不会没有人才,只怕人不能发现罢了。如果善于发现,何怕无人!夫所谓才者,犹有用之器也,有才而不肯尽用,与无才同,不杀何施?”所谓人才,就像有用的器物,有才干而不肯充分施展,与没有才干一样,不杀他还等什么!汲黯说:“我虽无法用言词说服陛下,但心里仍觉得陛下说得不对。希望陛下从今以后能够改正,不要认为我愚昧而不懂道理。”汉武帝对众臣说:“汲黯说他自己谄媚逢迎,当然不是这样的,但说他自己愚昧,难道不确实是这样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